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6,大魔王的魔力
    “呼!呼……”

     归零扶着天桥的栏杆呼呼地喘着粗气,另一只手被现充大魔王抓着,她脸蛋微红不知道是一阵疾跑累的,还是因为激素分泌的结果。

     步迟靖松开了她的手,双手插在口袋中,气定神闲地站在一旁,笑着说了句:“你该增加些锻炼了。”

     “我、我哪有时间……”归零直起腰,口中喷出的气息,刚好落到了面前这人的脖颈上,下意识朝着后面退了一步。

     她小手一颤:“你离我这么近做什么!”

     “需要保持距离吗?”步迟靖笑着问,向着后面迈了一步。

     归零此时已经稍微恢复了些,不管是神智还是判断力,她扭头看了眼学校的方向,却是已经一口气跑过了两条街道。“他们不会有事吧?”

     “啊,我已经通知学校的老师们都过去了,应该不会有事。”

     “好吓人哦。”归零心有余悸,又看了眼步迟靖,气愤地道:“你就没有半点惹出事之后的觉悟吗!”

     “惹祸?”步迟靖似乎有些不明白。

     “还不都是因为你!”

     归零一阵磨牙,“你说什么表白,说什么男女朋友,我现在被全校女生都惦记上了!我!”她说着,忍不住跳向前,抓着马尾辫,朝着步迟靖砸了过去,“我灭了你这只现充大魔王!”

     马尾摔在身上,带着些少女的幽香和略微的汗水味道。

     步迟靖恍然大悟状:“你是想不公开这段恋情?那也不错。归零同学,我没有经历过这些,有什么不当的地方,请多多包涵!”

     “我包涵……我包涵什么!”

     双马尾恶狠狠地跺跺脚,“你明天就去说明白了!我跟你,没有半!毛!钱!关!系!”

     “可是这封信,”步迟靖在口袋中将折好的信封拿了出来。归零一把夺过,三下五除二将信撕了,小手对着天桥下面一撒。

     “什么都没生!”

     “唉,”步迟靖突然一叹,那眉目间的忧郁,让正得意的归零突然心中一纠。

     但随之,归零向后退了半步,暗道:这现充大魔王好强的魔力!自己绝对不能放松警惕!

     步迟靖道:“是因为压力的原因吗?”

     “其实,也不是啦……”归零小声说着,“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啦,而且,你看起来太单薄了些,我喜欢强壮一点的男生。”

     “强壮,”步迟靖的手指戳了戳自己的手臂,“我其实力量还可以。”

     归零被他这动作逗的一笑,尤其是配合他那一本正经,又略带忧郁的气质。

     “哎呀,给你说了你也不懂,反正就是,你不要多想就好了!唉,我好不容易做到了让所有人都无视的地步,这下惨了……我要不要转学、要不要转学。”

     步迟靖倚着天桥的栏杆,问:“你不喜欢被人注视吗?”

     “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很喜欢高调吗?”

     “我很高调?”步迟靖头一撇,“我其实并没有做过任何出风头的事。”

     “你长得就很出风头了!还是年级第一,还是体育全能,听说还会弹钢琴、吹竖笛、玩古筝、唱摇滚……你……”归零弱弱地问了句,“是不是没童年呀。”

     步迟靖一手扶额,“啊,你想的差不多,我确实没童年。”

     归零用一种看可怜人的目光注视着他,“我就说嘛,一个正常人的话,怎么会一点宅属性也没有。”

     “宅属性是什么意思?”步迟靖似乎是真不懂。

     “败给你啦,自己拿手机查去!”归零一甩马尾,看着学校,郁闷道:“糟了,我书包什么的都在那。”

     “我经常扔在那,不会丢的。”

     “作业什么的怎么办。”

     “那等明天没事了,可以回去拿,”步迟靖在口袋中抹了把钥匙出来,“班里的钥匙我也有一份。”

     归零眨眨眼:“我怎么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步迟靖却笑着说:“或许吧。那,接下来要去哪?我们是开始第一次约会,还是送你回家?我担心路上会有些不安全。”

     “跟你呆一起,俺才是真正的不安全!”

     归零翻翻白眼,一甩马尾走向了天桥的另一端,她哼道:“总之这件事你必须对学校的男生女生解释清楚,我完美的日常都被你打乱的稀碎!真是!果然跟现充有半点接触,都是一种灾难!”

     步迟靖摇头笑着,提步跟了上去,和她保持着两米的距离。

     他手指扶了扶左耳的耳洞,里面似乎塞着些东西。

     走下天桥,日暮西斜,两人的影子在人行道上越来越长。

     旁边就是郁郁葱葱的公园,而这个街道上平日里很少有过往的车辆,学校落址其实是有些偏僻的。

     归零家就在附近,她平日都是走路上下学。

     “你跟着我干嘛!”归零转身看了步迟靖一眼。

     步迟靖笑道:“送你回家不是男朋友应该做的吗?”

     “呵、呵呵……”归零嘴角明显在抽搐,她双手合十,对着步迟靖连连鞠躬:“大魔王大魔王,帮那些男生整你是我的不对,您老人家就不要消遣我这个小宅女了好不好。我长得不好看,成绩又差,又懒脾气又坏,还没半点兴趣特长。您老人家高抬贵手,大人不记小人过,我……”

     “我其实并没有开玩笑,”步迟靖的声音虽然有些淡,但说的很郑重,“你不要把自己说的一无是处,你也蛮可爱的。”

     归零脸蛋飘起两朵殷红,低头,两根手指在面前点啊点啊点,“不要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轻易被你欺骗了少女的纯情,我可是……”

     等等,自己在做什么!

     归零瞬间将手藏在了背后,面带骇然地看着眼前的步迟靖。

     现充大魔王的魔力好强!

     快跑,自己不能就此沦陷了!

     比起大魔王这种魔力,自己这初级御宅小宅女的防御力,简直就是战斗力只有零点五的残渣!

     她扭头就跑,双马尾一跳一跳的。

     步迟靖迈步跟上,不见他步幅多大、动作多迅,但却一直悠然跟在了她背后两米。

     如影随形……

     归零的内心,此时其实是崩溃的。

     这大魔王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难道真的被他看上了?可自己看不上他啊,那鬼面具英雄才是自己的菜!

     还好从这里到自己家没有什么没人的小巷,不然要是生了什么强迫事件,自己都可能被这个大魔王随口污蔑为实施强迫的犯人吧!

     自己能勉强抵挡大魔王的魔力,可从全校女生和男生之间爆的大战来看……其他人都不能抵挡……咦?莫非这大魔王是隐藏的抖m属性?

     啧啧,很有可能嘛。

     已经看到了自己家公寓楼的大门,归零顿住脚步,想扭头让他不要再跟着,免得让家人看见误会什么。

     但她转身……

     “咦?人呢?走了吗?”

     归零眨眨眼,随后跺跺脚:“不讲信用,说送回家的……哼!现充什么的果然靠不住!”

     一扭头,甩着那马尾辫,而后迈着大步、甩开胳膊,像是小学生走正步一样,一二一,走回自己避风的港湾。

     街角,步迟靖靠在墙边,身影藏在阴影中,忍不住轻笑了声。

     “还真是个单纯的妹子。”

     耳中传来了一个略带戏谑的女声,应该是那名不对外开放的医务室中的女医师:“是因为智商不在及格线的原因吗?”

     “对她客气点。”

     “是,步迟大人。”女医师低声应着。

     “确定了吗?”步迟靖问。

     “已经确定有e级微弱反应的次元生物的频率波动,”女医师快说着,“只是无法判定,该波动是存在于她身上,还是她经常接近的事物上。”

     “e级,危害不大,我之前只是感应到了有这股波动在,还让我担心了一场。”步迟靖看了眼自己的手,是拉着归零跑了一路的手,也是中午在楼顶,接到归零递过来的书信的右手。“计算出驱除程序,明天中午之前告诉我驱除的办法。”

     “是,步迟大人。”

     “有情况的话通知我,我回去睡觉了……”

     今天连续三次出任务,还真是有些疲惫。

     步迟靖在阴影中走了出来,朝着归零家相反的方向,悠然走着。

     他像是在追着自己夕阳下被越来越长的影子,直到头顶的路灯亮起。

     不小心就追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