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4,这展开绝对有问题
    多媒体放映室的屏幕上,有一幕被摄像机捕捉的画面,慢慢、循环播放着。[  (

     像是老旧电影的那种默片,还有一点被刮纱的痕迹。

     楼顶,突然闯入那片安静世界的双马尾女孩,和,原本坐在楼顶中央的长椅上、双腿优雅交叠而专注于书本的男生,面对面站在了一起。

     风吹过,白色的花瓣纯属路过;

     这画面的背景音,应该是远处的火车路过时的‘铛铛铛’;又或者,是夏日的蝉摩擦出来的‘知了、知了’。

     ‘请、请收下这个!’

     双马尾似乎是在说这个,将手中的信封递了过去。女生嘛,自然会有些紧张地低头,不敢去看被自己表白的男生。

     男生将信封收下。

     ‘介意我在这里就打开吗?’

     他优雅地笑着,离得远了只能看到他嘴角的弧线,是那么的柔和。

     女生紧张地快将头低到了胸口,‘嗯’了一声。

     ——这些对话,纯属根据画面意境脑补出来的,那群坑货男生的拍摄角度太远,收不到声音。

     男生的目光在信封上慢慢游走,很快就读完了。

     他表情依然那么平静,笑容微微收敛,然后又珍而重之地将信慢慢叠起来,塞回了信封中。像一个古板而传统的男人一样,微微对着面前的女孩鞠躬,将那信封放到了口袋中。

     ‘你想表达的,我已经接收到了,以后请多多关照。’

     他这么说着,对着双马尾的纤瘦身影,伸出了右手。

     牵、牵手吗?

     女孩肯定是心乱了,她抬头,表情像是很惊讶,然后愣了有几秒……然后出于害羞的本能般,捂着脸跑向了顶楼的铁门,很快消失不见。

     男生略有些不解地歪了下头,表情似乎有些失望,转过身,回到了自己长椅的位置,再次双腿交叠地坐在那,一只手掌控着书本,进入了之前的状态。

     但,他看着自己包裹着纱布的右手,也就是刚才对女孩放出去邀请的右手,似乎低声说了句。

     ‘邀请她的方式不对吗?’

     画面一阵抖动,咻的一声彻底变成了黑屏。

     啪啪!啪啪啪!

     多媒体室内的掌声,从无到有,从雨点到雷声。

     最前排的中央位置坐着的,那刚才在画面中出现的双马尾,掀翻桌子猛地站了起来。

     冲到讲台,拔下那读卡器,攥在了手中。那因为凶狠而竖起来的眼神,紧紧盯着下面那颤颤抖的同班男生们。

     咔!

     读卡器在她手中化作了未出厂的零件。

     “你们,都拍到了些什么这是!”双马尾的咆哮。

     正要给画面填充以上字幕的一名技术宅,愣愣地问了句:“诶?剧本不对吗?”

     “对什么对!你们是算计我的对不对!”

     归零瞬间暴走,双手蓬蓬地砸在讲台的方桌上,像是在擂鼓。“你们这些该死的现充、现充、现充!他为什么会接受、接受、接受!不是说是男生写的!”

     角落中的一名眼镜男,扶了下自己鼻梁上的镜框。“抱歉,我可能忘记最后署名。”

     “啊!”

     归零快前冲、漂亮的直勾拳辅佐跳动的双马尾进行攻击,一拳k.o.了眼镜男。

     “混蛋!混蛋!混蛋!你们把少女的纯情当做什么了!”

     某男生一本正经地说了句:“报复那装逼男的最强工具。”

     蓬!归零的拳头再次出击。

     半分钟后,多媒体室内的男生变得鼻青脸肿,一个个抱头蹲在角落。

     归零颓然趴在了课桌上,释放了一番情绪的她,满脸的生无可恋:“要是被那个现充误会我对他有意思……好想死,怎么办。”

     “可是、归零大人,这是……大胜利啊。”

     “嗯!嗯!大胜利!”一群男生用粗重的男低音整齐地出这种声响,以配合他们整齐点头的动作。

     “当时的情况,根本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的……”归零无力地叹了口气,扯着马尾辫,换了半边脸蛋帖着桌面,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当时……

     步迟靖接过了信封,打开信,读完,微微鞠躬表示感谢,并……

     好像确实是对自己出了邀请……

     他真的……喜欢我?天呢,自己贫乳平胸腿不长,也就脸蛋有点小荡漾,他怎么会!

     双马尾脸一红,但又不屑地冷哼了声:“不过是个现充。”

     叱——

     多媒体的门被人拉开,一群男生蹲在那,抬头看向了前门的位置,同时摆出了目瞪口呆的模样。

     步迟靖,带着周围路过的几个女生的视线,还有那明显比其他人物多投资了几倍经费的画风。他习惯性地插着口袋,站在了门边。

     “你在这,在做什么?”他微笑着问。

     “你找谁?”双马尾愣了下,指了指自己的下巴,“我?”

     “当然,我记得我们半个小时之前,不是已经成为男女朋友了?”

     “诶?诶——”

     ……

     咚!

     归零的额头亲吻着自己的课本,讲台上下午第一节课就是外语,按照平常来说,她肯定是在桌子上趴着睡觉才对。

     反正是差生嘛,老师也都不太去管的。

     可是……可是……

     今天怎么能睡得着!

     到处都是女生们的怨念,到处都是注视过来的视线……还有不时扭过头,对这边竖起大拇指的同班男!

     现充都是混蛋!

     混蛋混蛋大混蛋!

     朝着左边撇一眼,那正以标准坐姿坐着的,手中不断转动一只圆珠笔的现充大魔王,竟然还在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又是微微一笑……

     为什么会搞成这样!这是何等坑妹子的展开!

     校园喜剧?校园恋爱剧?校园狗血爱情动作欢喜后宫日常特级肉番?

     好想死……

     她肩膀一垮,彻底趴在了桌子上。

     好不容易让自己适应了没人过来打扰的高二生活,好不容易在一群现充中找到点存在的优越感,今天这是要闹那样……

     叮咚咚铛~

     英语老师:“好了同学们,今天我们不留作业,回去之后把新学的这篇课文朗读五遍,再将里面的特殊句式找出来,并抄写在随堂笔记上。下课吧。”

     一群高中生倒在面前的桌子上各种抱怨。

     “还是不留作业。”

     “还不如留作业。”

     “老师说不布置作业,就跟作者说不拖稿一样啊……”

     “快、快、快看……后面!”

     班里彻底安静了下来,一群人扭头看向了角落,各种目瞪口呆、张嘴吃惊、三观颠覆、世界崩坏……

     步迟靖坐在自己的桌子边,已经颇具规模的大长腿展露着完美的身体比例,声音也是同学们很少听到的,像是偶像剧男主角练习几百年都不可能达到的温柔境界。

     “给,你上课的时候应该没有做什么记录,作业比对着上面的写就好。”

     归零的身体轻颤,双马尾立刻灭了踪影,她双手捂着耳朵,死死地低头,绝对不抬起来。

     出现了,那惊人的怨气……

     谁来救救我,这么下去,肯定会被全校女生打死的……

     现充都去死吧!这剧本打开的方式,绝对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