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5,战争!战争!
    下午第一堂课的课后。

     班内的气氛有些凝重。

     前门和后门外,来自其他班的些许女生,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小声讨论着些什么,不时将目光偷到二年二班的后角落。

     那目光之中蕴含的丝丝杀气,当真是让目光汇聚的终端——某只双马尾一直紧紧闭着眼,娇躯偶尔乱颤一下。

     仔细看她正面……

     双目无神的鱼眼白,躺在那出气多进气少,人生第一次盼着上课铃声赶紧响起。

     双马尾也没了活力,好像乌黑上少了点光泽,她一直趴在桌子上,那句‘该死的现充’却找不到泄对象。

     现充大魔王跑去哪了?

     好像快下课的时候,手机一震动又出去了……

     现充大魔王……他是故意整自己的吧?这家伙是在反击自己平日里每天三句的人身攻击,才会故意这么干的!

     对!肯定是这样!

     这可恶的家伙!

     她一拍桌子就要站起来,但动作刚持续到了一半,气场还没完全开启,就如同爽打的茄子般蔫了下来。

     一股股摄人心魄的眼神袭来,给她一把火浇上了一盆冰水,她也只能歪歪扭扭地趴回了桌子上,面朝窗外,眼眶含泪。

     怎么办啊这。

     逃避,也只是逃避,不可能有解决的办法,该面对的总归是要面对。

     那现充大魔王不知跑去了那,现在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要和他面对面地说清楚,还要大声、让其他人能听见的,直接说清楚!

     ‘该死的现充,和本宅楚河汉界划清楚了!谁装跟谁熟呢!’

     不对,这样喊的话,还是不能解除眼前的危机,如果自己对那个现充大魔王吼,全校女生肯定会群起而攻之……

     一个人对自己扔几枚一块钱的硬币,自己岂不是财了……嘿嘿嘿……呃,不对,财之前肯定是被硬币砸死了!

     怎么办呀。

     她躺在那一阵泪流满面,默默地将课桌中的笔记本拿了出来,想看看自己的英雄——就是画在边角,掀动就会有自制动画的那个。

     但她看着自己抓出来的笔记本,稍微愣了下。

     这是,现充大魔王的随堂笔记?随手打开了几页,上面那一行行秀气的楷体小字,还有淡淡地香味……

     一个男孩子这么香是什么鬼?

     果然和咱最喜欢的轻小说作者说的一样:每个现充的内心中都住着一个喜欢碎花小洋裙的死变态!

     呃,这笔记排版了吧,怎么看起来比教科书还有阅读的**。

     仔细想想,如果他真的做自己男朋友的话,那考试的时候,岂不是就可以光明正大地瞅他的试卷,他还要将试卷对着自己这边挪一挪了!?

     啪!

     归零突然甩了自己一个耳光,咬牙切齿地将这份疼记在了步迟靖的账上。

     自己这个没见过世面的东西!怎么能被一个随堂笔记就轻易征服!那个现充大魔王肯定是在报复自己,顺带玩弄自己这青涩的身心!

     青涩……自己这么说自己真的好吗?

     她低头看了眼。

     啊嘞,每天喝牛奶,也没见它长太快呀……

     啪!

     左半边脸又被自己甩了个耳光。

     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功夫想这个!解决眼前的大危机再说吧!

     嗯,等他回来,就和他说清楚!

     一定要说清楚!

     她小手抓着那笔记本,将那平整的书页抓出了几道痕迹。

     步迟靖,你给我出来!

     叮咚咚铛……

     “同学们,放学啦!”化学老师看着一个个面色凝重的学生,略有些纳闷,每周的这节课自己说放学的时候,大家都会欢呼才对。

     毕竟今天是周五呀。

     今天怎么了。

     她又喊了遍——等等,为什么这个班的老师都是女的?嗯,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同学们,放学啦!”

     “老师你好。”

     “老师再见。”

     化学老师眨眨眼,抱着书本,被这诡异的气氛吓的有点不知所措。她可是一个不过一米五的娇小体型,抱着自己的教案,踢踏着小拖鞋,小碎步跑出了这教室。

     教室内,没有人生,只有渐渐粗重的呼吸,随之,就响起了一阵桌椅被拉动的声音。

     嗯?归零在迷糊中被惊醒,睁眼就看到了空荡荡的邻座,小嘴张开就合不上了。

     那家伙,下午就没回来!

     她猛地站了起来,像是睡懵了一样,而周围已经出现了一道道身影。

     这是……

     瞬间,归零看到了另一个世界,像是突然带上了VR头盔。

     教室还是那个教室,但光线阴暗了许多,墙壁上满是鲜血在流淌,黑板报上画着的是末日崩坏的景象。

     丧尸,女生们都成了丧尸!

     战神,男生们聚集在了自己课桌旁,化成了守护者!

     燃烧的战火一触既燃,归零听到了战士忠心的宣言:

     “归零大人!我们已经联络了全校的男生,愿意帮我们战斗的都已经开始集结!”副班长低声说着,“请放心,我们一定将大人护送出学校!”

     “将军!”一人在窗口紧急喊着:“全校女生开始在教学楼前聚集了!”

     “将军,班上的这些丧尸怎么清理!”

     “保护主公!杀出去!”

     “是!”男生们出了振奋人心的怒吼。归零感觉自己的手腕被人扯住,朝着后门急冲而去。

     十多个女生出现在了后门内外,一个个张开了手臂,裙摆和长都在飘扬。

     但男生们,一拥而上!

     砰!砰砰砰!

     “啊!”

     “拦住他们!你撞疼我们了!”女生在尖叫。

     “兄弟们!为了光明!”男生在咆哮!

     “杀!”

     轰的一声,木门直接被撞碎,二班的男生战阵护送着归零冲了出来!

     他们冲了出来!

     但走廊上也尽是鲜血,女生聚集!丧尸遍地!

     “跟我们冲!”副班长扶了扶眼镜,那消瘦的脸上满是刚毅的荣光!

     归零小口微张,还没等喊什么,就被副班长拽着,一群男生拥簇着,冲向了楼梯口。

     “大家不要为对手是女生就于心不忍,因为这是,战争啊!”

     “战争!”

     “将军!一楼楼梯口有人墙!”

     “冲过去!”

     人流滚滚,撞碎了人墙!

     “将军!大厅聚集的人太多了!”

     “大家,牺牲的时候到了!”副班长仰头怒吼,“抓!挠!拽!外面有接应!”

     这群男生对视一眼,眼中满是坚定,燃烧着战火,冲入了女生群之中。

     “啊!变态!”

     “再挠我要报警了!”

     “老师快来,男生们集体耍流氓啦!啊——”

     眼前的路迅被清理了出来,兵贵神、副班长拽着归零冲出了教学楼!身后,已经只剩下三名还是完全体的护卫!

     但面前,丧尸成海!

     成海的短裙在飘扬!但男生却都无心欣赏!

     呜——

     号角声!

     归零愣愣地看向了教学楼两侧,两股洪流冲杀向了女生群。

     那是……

     男生大军!

     “为了最后的一缕阳光!”

     “为了青春最后的机会!”

     “冲散他们!”

     战火中,一幕幕触目惊心的战斗中,副班长仅剩独自一人,但他成功护送着归零冲向了校门口。

     入目,那一场场惨烈的厮杀,女生们无声的反击,男生脸上惨惨的血痕。

     大家都是……为了什么……

     终于!他们冲到了校门口!

     但战术布置中,兵力不足的男生已经没了援军,可他们面前,竟然有二十多名男生,手拉手组成了最后的人墙。

     “你们!”副班长怒斥:“该死的变节者!”

     “我们没有变节!只是生错了性别!”

     “我们是爱着步迟君的!”

     “以爱为名!”

     “归零大人,”副班长扭头看了眼归零,慢慢松开了归零按已经被攥红的手腕,“我会冲上去阻拦他们,接下来的路,请多保重!”

     “为、为什么……”归零眼含热泪。

     副班长仰头看着天空,微微扶了扶眼镜,天空中飘洒着白色的花瓣,他额头留下了一丝红色的果酱。

     “因为你是征服步迟靖的唯一希望,只有征服了他,我们男生们的高中生活,才有恋爱的可能。”

     “可是……”

     “没有可是!这是你必须去做的!”

     副班长目光之中燃烧着死志,急前冲,那张开的嘴中,喊着来自青春的怒吼:“啊——老子是学校橄榄球队的!”

     人墙溃散了!副班长一个人压住了十多个人!用他单薄的体型!

     归零咬着嘴唇,从校门口直接冲了出去。

     大家!

     谢谢!

     我不会让你们失望……诶?

     她站在校门口愣了下,好像这展开越来越荒诞了怎么。

     还在愣神,感觉自己的小手被人拉住,身影一晃,就被扯着朝着路边奔跑。

     愣愣地抬头去看。

     并不算宽广的背却是笔挺的,那有些普通的型微微晃动,那熟悉的学校制服外套,还有那虽然拉着自己,但却感觉不到任何拉扯疼痛的温柔手掌,这和之前被人攥着手腕,是完全不一样的两种感觉……

     咚!

     她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小嘴张开,却没喊出那声:

     步迟靖。

     这个中午的放学颇不平静,但马尾辫却在她奔跑中,微微飘扬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