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摄魂
    洪书没有办法在耽误下去了,他也闻见了尸臭味,这说明恶鬼对于张大壮的身体的操控力越来越差了。

     再不行动,眼前的恶鬼可能随时变成一具快速腐烂的尸体,他们什么线索也得不到!

     洪书扶着张大壮的身体,将他朝着自己的方向放好,保持他打坐的姿态。接着洪书坐到了张大壮对面盘膝坐好。

     他掏出一根暗红色的红线,线的两头各系着一枚铜钱。

     铜钱看起来很是古旧,应该是真货!

     这有什么说道?

     洪书将自己的右手中指和张大壮的左手中指绑在了一起,嘴里快速的念诵着:“一根红线通阴阳,我入你梦懂你殇。铜钱内里藏阳气,保我不入鬼门廊!”

     叶警官在一边听着洪书阴阳顿挫的语气,感觉洪书的样子就像是小学的语文老师。可惜这个时候并不适合调侃,否则他真的想开口挤兑两句了。

     内容听起来也不像咒语,更像是……打油诗!

     忽然叶警官看见洪书的身上白光一闪,就算他什么都不懂,也猜到洪书开始他说的摄魂术了。

     好神奇!

     那白光是人的灵魂吗?

     叶警官身体僵直的站在那里,身体一阵阵的觉得发紧。他的手里紧紧的攥着洪书给的符咒。

     他紧张的不行,手心早就冒汗了,黏糊糊的十分不舒服。

     他不时地将手中的符咒拿起来换个位置,生怕自己弄湿了会失效。

     叶警官答应了洪书要保住他的命,自己不可以失言!

     就在叶警官不断自我催眠的时候,他头顶的白炽灯闪了两闪,像是电力不稳定的样子。

     随着屋内光线的忽明忽暗,空气里面似乎也灌满了阴谋的味道!

     叶警官额间的汗直接沁了出来,这种场面他在电影里看过不是一次两次了!这是鬼要出现前的征兆!

     不知道是不是心里原因,叶警官觉得空气都开始变得寒冷了起来,带着地狱一般的阴寒气息,扑面而来!

     叶警官忽然眼见着一缕白烟顺着门缝飘了起来,他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听见自己的喉咙发出咕噜一声。

     那白烟像是长了眼睛,直直的朝着洪书飘了过去。

     叶警官吓坏了,他完全不知道这种情况算不算是恶鬼的袭击,不过出于谨慎,他还是一下子跳了过去,符咒只是轻轻地向前伸出,还来不及念动咒语,白烟已经消散了。

     叶警官的心情激动了起来,这说明这符咒的威力还是十足的。

     他一下子自信心爆棚,围着洪书轻轻的走动着。此时此刻,他觉得自己一举手一投足,都带着一些大侠的风范,出手即可置人死地。

     叶警官完全没有发现,危险正一点一点的朝着他靠近过来,一双无形的手就慢慢的伸向他的脖颈处。

     他看不见那双手的主人,甚至叶警官的手在自己的脖子前挥动着,却没有任何的阻碍。但是鼻腔中隐隐的,可以闻到血腥的味道。

     那味道越来越浓重,让他有很想要呕吐的冲动。但是因为脖子被掐住,一时间呕吐物在食道内上不来下不去,憋的实在是难受至极。

     叶警官忽然发现,刚才如有神助的符咒好像失去了作用,任它怎么挥动那双手仍然死死地卡在他的脖子上,不曾离开。

     一阵急促的呼吸声传到了叶警官耳中,在床上盘坐的洪书好像也遇到了跟他一样的遭遇!

     叶警官有些急了,他忽然想起洪书好像告诉过他,要说急急如律令才能生效。

     他的手用力向上抬起,抬到与他的脖子齐平的位置,因为他现在已经发不出声音了,只能用嘴默念急急如律令。

     “啊……!”

     满含着愤恨和痛苦的吼叫声在叶警官耳边喊出,刺耳的声音让叶警官有一种失聪的错觉。

     他的身体已经恢复了自由,用力的呼吸着,他的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着,想吐又吐不出来。

     叶警官来不及顾及自己的身体了,他一下子蹿到了洪书身边,将他上上下下的仔细的打量了好几遍,看他平安无事心里才算是安定了下来。

     这时候他忽然发现,一张符咒已经完全变成了焦黑的状态,用手轻轻一碰,就化成了飞灰不见了。

     叶警官心里有很多疑惑想问,但是他现在就像是孤军奋战的英雄,自己一个人必须时刻鼓励着自己,不让自己崩溃下来。

     洪书明明告诉过自己,牛眼泪可以坚持一个时辰的效果,但是他刚刚看了时间也就是四十分钟左右,怎么他完全没有看到刚才的鬼怪呢!

     这时候绝对不可以再掉以轻心了!

     叶警官不断的看着自己腕上的手表,他觉得身体随着汗液的流出,有一种脱力的感觉。今天的压力实在是有点大,主要是太颠覆三观了。

     此时头顶的白炽灯更显得耀眼了,叶警官甚至杯弓蛇影的以为自己的影子已经出现了异常,怎么看都怎么不像自己的。

     这个叶警官觉得如果再这样下去他一定会崩溃的时候,一个全身笼罩在诡异的黑衣服里的男人,直接穿过了大门走了进来。

     他直接走到了叶警官面前,阴冷着嗓子说道:“你要帮他吗?你要帮他跟我作对吗?”

     叶警官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了,不过他还是十分坚定的站在了洪书的身前,用行动直接表明了他的态度。

     “你会后悔的。”

     男人说完话,只是很随意的用手朝着叶警官一挥,叶警官的身体不受控制的直接砸向了对面的墙壁。

     他受重力的影响,直接摔在了地板上,他觉得喉头一甜,直接吐出了一口鲜血。

     叶警官想也不想的直接爬了起来,朝着男人再次扑了过去。

     男人根本没有动,只是朝着他很阴冷的笑着,下一秒叶警官已经直接砸在了地面上,那男人就像是一团空气一般,直接被叶警官穿了过去。

     “居然让一个普通人来帮他,会输也变得正常了。”

     男人的话里话外,完全就是在嫌弃叶警官,叶警官何时受过如此屈辱?

     他愤怒地大吼一声,拿着符咒朝着男人大喊:“急急如律令。”

     预想中的符咒金光大盛,没有出现,男人也毫发无损地继续站在那里,脸上全是狭促的笑容:“怎么样?没有别的招了?”

     叶警官直接愣住了,他目瞪口呆的看着这男人,喃喃自语的说道:“怎么会呢?怎么会不管用的?”

     男人的眼中寒光一闪,他的手臂重重地挥动,叶警官再一次砸在了墙面上,然后跌落在地面,发出巨大的砰的一声。

     “我就让你死的明白些,因为我还没有死,我是人。”

     叶警官迷迷糊糊听完这句话,他就已经晕了过去。男人很轻蔑的扫了一眼,挥起手掌朝着洪书的头就要打下去。

     除了他的手离洪书的身上还有十公分的时候,洪书的身体忽然一阵金光大盛,直接将男人的躯体弹飞了出去。

     男人的身体变得虚弱不堪,就像是要消失一般闪烁着。

     他十分愤恨的瞪了洪书一眼,他勉强撑起自己的身体,顺着门缝离开了。

     房间里的白炽灯还是安静的照耀着这一切,它的身体虽然不断的发着热,但是却发出惨白的冷光,让人感觉不出一点的温度。

     不知道多久后洪书醒了过来,他看起来很虚弱,脸上竟然没有一丝血色!原本还算是白皙英俊的小脸,现在看起来萎靡的不行,嘴唇都干裂起皮了。

     洪书勉强的站了起来,他四下打量了一圈,居然在墙角处看到了昏迷的叶警官!

     他赶紧凑过去看他,只见叶警官嘴角挂着血迹,脸色虽然有些难看,但是呼吸还算是平稳。

     洪书不敢耽搁,赶紧走到门口用力的敲着铁门。

     巨大的响声吸引来了一个看起来很年轻的警察,应该是刚毕业的大学生,一脸的稚气。

     “你是洪书顾问吧?您怎么……又进去了?”

     洪书见来人认识自己松了一口气,也算是省得自己解释了。

     “快点,叶警官晕过去了……”

     洪书的话还没说完,自己也是头一晕直接摔倒在了地面上。

     小警察被吓坏了,急忙跑出去叫来了同事帮忙。

     大家一起将洪书和叶警官送去了医院,一个警员看着渐行渐远的救护车不禁喃喃自语道:“最近是怎么了?怎么感觉这么背的?总是有人受伤的?”

     “流年不利呗。咱们有时间去求个护身符吧,也算是有个心理安慰了。”

     几个小警察叽叽喳喳的聊着天,他们完全没有发现,警察局门外的阴暗处,一个男人看着他们的背影笑呵呵的说道:“未来的事情会越来越多的,你们就等着忙活吧!”

     如果叶警官在这里,一定可以认出来,这就是刚才的男人!

     但是不同的是,他现在有影子。

     “放心吧,你很快就会有身体的。”

     男人说着没头没尾的话,就像是在和一个莫须有的人聊着天。

     男人转身离开了,他刚才站立的地方旁边,有一个很浅很浅的脚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