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噩梦
    叶警官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他觉得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疼。

     他一下坐起了身体,动作过猛又是一阵眩晕。叶警官茫然的看着雪白的墙壁,闻着带着消毒水味的空气可是感觉自己像是失忆症患者一般,好像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老大你醒了啊?你现在感觉好一点了没有?”

     叶警官循声望去,原来是周倩听说自己受了伤,赶过来照顾自己了。

     叶警官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感觉自己像是忘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洪书呢,他在哪里?我怎么会在医院的……”

     周倩明显不太开心,用力的将手里的水果扔的咚咚响。好在她考虑着老大现在精神状态不好,没敢直接抱怨。

     “那小子在隔壁睡着呢,你们两个也真是的,局长不是不让人去碰那个要犯?”

     叶警官听说洪书没事跟着松了一口气,伸手接过周倩递过来的苹果用力咬了一口,满嘴的血腥气让他一阵干呕。

     就在周倩手忙脚乱的帮着叶警官顺气的时候,门外传来一阵嘈杂的吵闹声。叶警官示意周倩去看一看,周倩明显想要留下来照顾他,一脸的担心。

     “快去看看,我就是晕倒了胃口还没恢复,又不是怀孕,吐吐就得照顾!”

     周倩去了很久一直没有回来,叶警官强撑着身体去卫生间洗漱了下,发现走廊里的人格外的少。

     他一个人穿着病号服孤零零的走在走廊里,病区昏暗的灯光让人觉得有些不安,他总是觉得不远处的尽头站了一个人影,可是当他仔细看过去,又没人……

     叶警官摇晃了一下自己的头,让自己尽量的清醒一点。他告诉自己不要庸人自扰,自己是人民警察,怎么能捕风捉影的自己吓唬自己?

     忽然杂乱的脚步声不断的冲击着叶警官的耳膜,他四下里望了望,没有人!可是耳朵里听见的声音还在不断的传来,这什么情况?

     叶警官可以感觉到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可是视线范围内什么都没有!忽然一只手搭在了叶警官的肩膀上,白皙细嫩,没有血色。

     叶警官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他的身体僵直着不敢动了。

     “老大,你干嘛呢,干嘛在这里发呆?”

     是周倩的声音!

     叶警官放松下来的同时心里一阵恼怒,他转过头去骂道:“你怎么回事啊?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周倩苍白的脸吓了叶警官一跳,他的声音一下子软了下来,有些担心的说道:“你怎么了,让你去看看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脸色这么差,事情很严重?”

     周倩完全没有表情,跟她平日里的泼辣完全是两个样子。叶警官看着她毫无波澜的眼睛,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对。

     “鬼门被打开了……找人,修复他!”

     周倩的嘴唇微微蠕动着,说出的话像是锥子一般一下下的刺进叶警官的大脑中,让他不由得捂住了自己的头!

     “一定要记好,否则死!”

     周倩说完话身体如潮水一般褪去,逐渐消失在了空中……

     叶警官的心都要停跳了,他的世界观已经承受不住这么大的冲击了!怎么会这样,又见鬼了?

     所以当另一只手扶在他肩头的时候,叶警官直接晕了过去……

     洪书看着满头黑雾的叶警官有些无奈,这小子也太倒霉了一点吧?自己只不过给他用了一点的牛眼泪,可以持续见鬼这么久的?

     不过洪书的眼里有着隐隐的担忧,要知道若不是自己起床去上个厕所,叶警官还不知道会遇到什么呢!

     他当时实在没有力气,只好叫来了一个护士,帮着一起把晕倒的叶警官搬回了病房里。病房里空无一人,原本在照顾他的周倩呢?

     窗外的天色浓的像墨,映的洪书的心也跟着粘稠了起来。事情一件接着一件,有点接近失控的感觉。

     叶警官这时候再次苏醒了过来,他看着床边的洪书重重的呼出一口气,“你可不知道,刚才真是吓死我了,我做了一个特别恐怖的梦。”

     洪书觉得有一种正中下怀的感觉,正好省了自己还要解释的功夫!

     “说说看,你梦见了什么?”

     叶警官努力的回忆着:“有个鬼变成了周倩的样子,他告诉我鬼门开了……”

     “你再说一遍?鬼门开了?”

     叶警官被洪书狰狞的样子吓到了,他现在精神比较敏感,大脑直接变得一片空白,“你容我在仔细想想,我再跟你说具体的……”

     洪书点点头,起身帮着叶警官倒了杯水,顺便将房间的灯调的暗了一些,“你先喝点水休息休息,是我太急躁了。”

     叶警官真的渴了,一杯水下肚像是打开了封印,他一把抓住了洪书的手,“我他娘的刚想起来,你还没告诉我张大壮的事怎么样了呢!”

     洪书没有说话,摄魂时候看见的事情他不知道应不应该说出来。他现在甚至开始后悔了,也许自己并不应该这么冲动,知道这些只会让事情更加复杂。

     叶警官可不管洪书现在的脸色有多难看,自己可是差点丢了小命的,这小子居然想要瞒着自己?这比过河拆桥还要过分呢!

     “你得告诉我,好歹咱们也是合作关系是不是?要不然你也别想打听我这边的!”

     洪书叹息一声,叶警官眼明手快的递上去一支烟,两个男人在病房猛吸起来。心里都像是堵了大石头,说不出话来。

     “我看见了那个男人的死法,太惨了……想一想我都觉得难受。”

     洪书的话让叶警官有些惊讶,要知道洪书也算是驱魔人,怎么可能因为这点事情就觉得难受了?

     那必然是见过很多大风大浪大场面的人,哪个鬼怪杀人不是满屋鲜血的?平平静静的真的是少。

     叶警官掏出烟给洪书递了一根,想着多少帮他放松一下。

     “杀人犯确实是第五个人。”

     洪书说了一句让人有些莫名其妙的话,叶警官却听懂了,他紧张地抓住他的衣襟:“真的?他怎么杀的?”

     叶警官说完开始自言自语,他不敢相信第五个人是杀人犯这个事实,毕竟现场勘查报告上写的很清楚,第五个人是用乱刀捅死的。

     “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的报告上面一定说,刀子捅入身体的角度深度相差无几,虽然法医推断是他杀,依据也仅是人对疼痛的一种反抗。”

     洪书像是什么都知道,噎得叶警官说不上来话。可是他总觉得怪怪的,这第五个人是谁?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叶警官更是着急了,这洪书说话只是说一半,真的是急死人了!自己真的很迫切想要知道,那个案子和这一次的几个人相继被害又有什么关系?

     洪书很耐心的给叶警官做了解释,“这个世界讲究的是没有因就没有果,因果轮回报应不爽。也许这几个被害人,被杀是非常无辜的,但是如果他们不闯到这里来,也不会遇到这样的事情。这里的屋主已经变成了厉鬼,他已经没有理智了,杀人是他唯一的想法。”

     “还会再死人吗?”叶警官把自己心里最深的话说了出来,还会在死人吗?

     洪书和叶警官对视一眼,他们都觉得事情不会这么容易解决的。他们这种没有目的性的杀人,基本上属于防不胜防。

     叶警官看了看洪书皱紧的眉头,叹了口气说道:“我记得梦里的那个人变成了周倩的样子,他跟我说鬼门开了,让我找人修复它,还跟我说,做不到就是死。”

     “你有没有答应他什么?”洪书的手死死的掐着叶警官的手臂,疼的他直叫唤。

     洪书连续确定了好几遍,得到叶警官确定的答复,没有答应猛鬼任何要求的时候才安下心来,“如果鬼门真的被打开,就不断的会有阴魂在阳世间飘荡,出事的人会越来越多,我们必须想办法,查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一件事情洪书没有说出来,自己并没有发现这里的鬼魂增多,那就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他们有组织有纪律性的藏了起来。二是……他们已经被抓走了!

     第一种是不太可能的,鬼没有人的智商,做不出来这种事。

     若是第二种那就是有些麻烦了,肯定是有邪修在利用灵魂修炼,所以他们需要大量的鬼!

     事情说不出的诡异,那鬼魂为什么不直接去阴间报告,反而跑上来缠着一个小警察?

     洪书觉得一阵头疼,事情越来越复杂了。若是背后真有高人,那这人可真有意思,偏偏等自己的师傅走了,才一下子爆发出来。

     他害怕老不死的?

     洪书再次打量起眼前的叶警官,虽然他之前跟自己说话难听,还经常对着干,但是他身上的正气骗不了人。他不相信叶警官会有问题。

     再说他们不久前刚刚患过难,共过生死,这样怀疑人家不合适吧?

     难道是局长吗?他身上阳气那么虚弱,总该有原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