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五行换命术
    叶警官在几个小时之后亲自来到看押室将洪书放了出来,惹得洪书有些大奇,尖酸的说道:“我真的是没有想到,我们的公安机关也有办事这么迅猛的时候,这么快就给我洗脱了嫌疑。”

     叶警官的脸色有些难看,自顾自的往前走,一言不发。

     洪书皱了皱眉,情绪这么不好,莫非……有什么事态严重的事发生?

     “他还活着,血是热的,而且有呼吸,但是检测不到心率。”叶警官的声音很低沉,“经过检查,他的胸腔是空的。”

     “这代表什么?”

     “很明显,张大壮没有心脏!”

     洪书快速的朝着楼下奔去:“走,我们去医院!”

     洪书看着病床上安静睡着的王涛,心里有些难过。他刚刚用天眼看过了,王涛的头顶灯也熄灭了,肩头火也是越来越虚弱,随时有熄灭的可能。

     王涛的命魂丢了,怪不得他会昏迷不醒。

     洪书觉得这个案子越来越复杂了,他不是个爱抱怨的人,却忍不住在心里把老不死的骂了好几遍。

     他是不是知道这个案件会特别复杂才故意躲出去的?

     洪书用力的掐了一下自己的手心,赶走那些扰人心绪的负能量。

     洪书很难不抑郁,因为那天晚上他已经偷偷溜进了病房,替王涛招了一次魂,但是失败了。

     洪书用了老不死留下来的招魂幡和招魂阵,当王涛的心头血滴入幡内时,血液瞬间被吸收,不见了。

     原本软塌塌垂在一边的招魂幡一下子直立了起来,像是大风中飞扬的旗帜。洪书脸上一喜,找到魂魄了!

     就在洪书念动口诀准备把魂魄招入幡中时,一股巨力从幡内传来,洪书险些拿不住招魂幡了。他直接咬破了自己的中指,把精血滴入,试图赶走阻碍的招魂的力量。

     他是驱魔人,精血中包含了巨大的阳气,若是一般的鬼,早就应该魂飞魄散了。

     可是洪书明显感觉那边的力量一下子暴增,甚至在他周围形成了一股阴风,将招魂阵阵眼的蜡烛吹熄了,直接打断了他的招魂仪式。

     人若是少了一魄,可能的后果是痴呆,运气差,精力不好。

     人若是少了一魂,昏迷只是开始,魂飞魄散是结局!

     所以现在必须去调查一下那恶鬼的背景,将王涛的魂抢回来!

     叶警官忧心忡忡的看着自己昏睡的手下,带着恳求的望着洪书,现在只有这个人能救他了。

     洪书从床头柜的果篮里挑出了一个苹果,用力的咬了一口:“走吧,去……张大壮家。”

     叶警官伸手拦住了他,快速的说道:“他家孩子也昏迷了,就在这个医院里。”

     洪书认真的翻看着案发现场那栋鬼屋的卷宗,这是一宗至今未破获的悬案,上面轻轻楚楚的写着:案发时间是一九八九年的元旦。

     洪书推算过,那是个难得的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大凶呐!

     档案室里的台灯发出黄色的暖光,洪书望过去的时候不自觉的眯起了眼睛。他从不相信什么巧合,这是有人故意为之!

     鬼屋的原主人叫吕振鸿,是个厨师。他在世的时候因为手艺好,方圆几里地的红白事都被他承接了下来,也算是家道殷实了。

     吕振鸿的老婆是邻村的人,叫做苏凤红。两个人是在村里媒婆的介绍下,十八岁就嫁给了吕振鸿,第一年就生了个大胖小子。

     一年后,老二也出生了。真的是人丁两旺,小日子过得和和美美,羡煞旁人。

     出事那一年,吕振鸿三十三岁,苏凤红三十一岁。大儿子十三岁,小儿子十一岁。

     洪书觉得一阵深深地头疼,全是不吉利的数字啊。这犯案的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做了一个这么大的局?

     不对啊,不是说死了五个人吗?

     洪书赶紧翻找到第五个人的资料仔细看了起来:死者体表完整,是被尖刀剜心致死。尖刀只存有被害人一人指纹,从切入角度判断,断定为自杀。

     死者身份不明,为本案第一顺序嫌疑人。血样已冷冻保存,编号:310XXXXXX.

     心脏?

     洪书的心剧烈的跳动起来,他好像有点眉目了。如果这是真的,老不死的就没有骗自己,那个传说是真的!

     洪书叫醒了叶警官,让他善后资料,自己开着车直接回到了家里。他从沙发的夹缝里小心的拉出来一个布包,露出里面包裹的很小心的一本书册,里面满满是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看起来是本手记。

     洪书直接翻到了最后一页,上面寥寥数行:五行换命术,驱魔人弃徒根据茅山道术自创,企图瞒过天道轮回,跳出三界轮回法则,永世存活。

     五行换命术中最重要的一环,名为噬魂。传闻中恶魂会在三九之年找到源头之人,吞噬其心,成为器灵。

     五灵齐聚,生灵涂炭。我辈正道,人人得而诛之。

     洪书抱着手记发呆,老不死的消失前那夜的一幕幕不断地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洪书忽然想起自己临睡着前,老不死的好像说过一句话:这是你的命,你要还啊!你救不了他们的命,就尽量去救他们的魂!

     洪书有些颓然的缩在沙发里,这里只有他一个人,表现的懦弱一点也没有人会知道。洪书不是死要面子的人,但是他内心的伤早就习惯自己一个人舔舐了。

     他从十八岁开始被老不死的逼着独立做驱魔人,他一个人去接任务做任务,曾经在郊区的旷野被厉鬼追的慌不择路。也曾经被打的重伤昏迷,差点跟厉鬼同归于尽。这些他都不曾委屈颓废过。

     但是为什么今天他会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觉得这些事都和他有关?

     联想到张大壮说的挖心,自己今年刚刚过完二十七岁生日……自己就是那个源头吗?

     所以老不死的要自己积德行善,帮人抓了恶鬼也只是收十块二十块,还不断告诉自己要做福荫百姓的事情,替自己攒一些大公德。

     莫以善小而不为。

     这是老不死的经常挂在嘴边的话。

     洪书的双手紧紧地捂在自己的脸上,他做好事还有用吗?如果自己的猜想是真的,那么源头去做好事不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吗?

     洪书仿佛听到心里有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只有你死了,这一切才会结束。

     洪书的眼睛不受控制的看向身前的茶几,果盘里安静的放着一把水果刀,尖刃的一端闪着寒光。

     洪书的眼睛显得有些呆滞,他缓缓地朝着水果刀伸出手,他现在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拿起刀,从胸口刺进去!

     尤其诡异的是,灯下洪书的影子,竟然比他快了一步,先行拿起了水果刀。接着洪书的身体有样学样,拿着水果刀朝着自己的胸口用力刺下!

     “嗡嘛呢叭咪吽!”洪书的嘴里不由自主的迸出了六字大明咒,清醒过来的他看着离胸口近在咫尺的水果刀,头上不由得沁出了冷汗。

     “天清清,地明明,驱走邪煞身清净,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洪书觉得身体一阵轻盈,缠上自己的怨气被化解了。

     他先是一阵庆幸,幸好老不死的曾经带他在藏区受过活佛的灌顶,所以每次危急时刻这六字大明咒都能救了他的命。

     可是洪书心里又隐隐的觉得不安,总觉得自己遗漏了什么关键点。比如说这时候是不是应该想一想,自己怎么会染上怨气的?

     什么样的怨气才可以让一个驱魔人陷入这样的境地?

     一阵刺耳的声音毫无预兆地传进了洪书的耳膜,他条件反射的直接接起,没好气的说道:“谁啊你,这个时候打什么电话!”

     叶警官的声音随即在电话那头响起:“张大壮醒过来了,想要见你。”

     洪书没有回答直接挂断了电话,他拿起外套直接冲出了家门,自己心里的一些疑惑和猜测,还需要这个张大壮来帮着解答一下。

     洪书到达医院的时候,发现病房门外站了不少警察在这里看守着。他耸耸肩,实在是司空见惯了,这些当官的啊,为了自己的前途真是煞费苦心啊。

     单独的羁押病房,门外至少四名警察值守,门里的情况估计也是不遑多让。

     果不其然,洪书打开门走进去的时候,发现连局长大人都已经到了。

     张大壮安静的躺在病床上,眼睛直直的望着洪书,虹膜的浑浊更严重了,今天看起来有些发灰。

     “你果然来了,我会杀了你的。”张大壮的嘴唇翕动着,声音像是自带信号,直接清晰的传到了洪书的耳中。

     洪书的态度看起来有些嚣张,他并不说话,直接走到张大壮的床头柜上挑起水果来。

     他好像对苹果有特殊的偏好,挑来挑去还是拿起一个红富士在身上蹭了两下,用力的一口咬下,发出清脆的咀嚼声。

     洪书是故意的,他就是故意摆出一副我会活得好好的样子来,要让这附在张大壮身上的恶鬼分身生气,他要激怒这恶鬼!

     “我看你就是找死!”恶鬼一下子就上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