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附身
    洪书抬腕看了看时间,他略微思索了一下,找到叶警官要了他的车钥匙,准备先行离开回家准备晚上唤灵仪式的所需物品。

     “洪书,有兴趣去看看解剖吗?”陈怡川发出了邀请,一双鹿眼透着纯洁和善良,让人无法拒绝。

     但是当洪书眼睁睁的看着陈怡川用尖细的解剖刀划开死者的胸膛时,他开始后悔了。他确实见惯了诡异血腥的场面,但是这样一点点将人分开,心肝脾肺肾还要取出一部分去化验的场面,让他有些反胃。

     人的心情不好的时候,看什么都会不爽。

     洪书现在深刻的理解了这句话。

     解剖室的白炽灯惨白又耀眼,差评;满鼻子的腥臭味道说明这里的通风系统不够完善,差评;自己和叶警官在这里只能站着观瞧,十分不利于思考,差评……

     洪书有心堵上耳朵,以此来隔绝不断涌入耳膜内的刺啦刺啦的划破皮肤的声音。他有些无奈的扫了一眼身旁的叶警官,难道他就没有鸡皮疙瘩掉一地的感觉?

     就在这一晃神的功夫里,声音戛然而止。随之而来的,是让人更加毛骨悚然的咀嚼声!

     是陈怡川!

     此时他正躬身趴伏在尸体的脖颈处啃咬着,吸溜吸溜的吮吸声夹杂着咀嚼声不断传出。

     洪书小心翼翼的往陈怡川身边走去,只见他只用脚尖轻点地面,完全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洪书想要出其不意控制住陈怡川,谁知陈怡川似有所感的抬起了头,朝着他们的方向看了过来。

     他,竟然没有瞳孔!

     突兀的眼白直愣愣的,明明没有焦点却让你感觉他就在紧紧盯着你!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了,洪书和叶警官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动不动。

     然而他们对面的陈怡川却仿佛不受影响一般,嘴角的弧度越扯越大,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

     叶警官再也无法保持镇静了,他的牙关不自觉的打起颤来。忽的,他的喉咙里发出“呃呃”的呓语,如同被一个隐身人扼住了脖子,身体也一点点被抬离了地面!

     叶警官像是脱离了地球引力,悬在了半空中。

     洪书却在这时候动了。

     只见他快速的窜到了叶警官身前,以手指作剑指在叶警官额头轻轻一划,口中轻喝:“天清清,地明明,驱走魍魉耳清净,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叶警官只觉得眼前金光拂过,那看不见的,掐住他脖子的手已经消失了,只在耳边留下了一声痛苦的呻吟。

     叶警官一下子跌坐在地面上,发出巨大的响声。他用右手勉强支撑住自己的身体,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像是被扔在陆地上的金鱼。

     叶警官眼前逐渐恢复了视觉,扰人的金星慢慢遁去。他清楚地看见洪书已经跑到了陈怡川的身前,和他打斗在了一处。

     在叶警官心里,陈怡川只是个年轻的书呆子。他可是亲眼看见好几次这小子取个快递就累的气喘吁吁的。

     但是此刻叶警官也是亲眼所见,一个速度迅捷,力大无穷的“陈怡川”!

     “陈怡川”低吼着,配合他此刻的全白眼睛,俨然一副美国丧尸片的既视感。

     洪书的身手极佳,辗转腾挪之间也没有落了下风。他的嘴角上仍然擎着玩世不恭的微笑,但是叶警官知道他此刻并不像他看起来那样的轻松。

     肢体的碰撞声不绝于耳,可见二人拼斗的速度了。

     “陈怡川”的每一下攻击都像是带着巨大的仇恨,手中的手术刀每一刀都刺向洪书的要害,却被洪书一一化解。

     这一次,“陈怡川”似乎是要破釜沉舟,直直的朝着洪书奔了过去,想要将手术刀刺进洪书的胸膛!

     洪书下意识的向后急退两步,“嗵”的一声金属脆响,撞到解剖床了!洪书瞬间想起上面摆着软塌塌的麻花尸体,他已经无处可避了!

     现在的情形下洪书只有两种选择,冲过去和“陈怡川”来个徒手夺刀,或者越过解剖台躲过去。

     洪书很冷静,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分析着敌我的情况。他知道自己绝对不能选择硬碰硬,“陈怡川”现在是一种附身的状态,硬碰硬的下场就是两败俱伤。反倒是趁了那恶鬼的心意了。

     洪书知道没时间让自己犹豫了,他身体向后一仰,后背上传来的软黏黏又带着点硬块的感觉让他有点恶心,“陈怡川”持刀的手已经悬在半空,洪书用尽全力往侧后方一翻,却因为身下的尸体骨骼尽碎,就像是在肉泥中打滚。

     洪书的身体一个打滑,失去平衡直接摔倒在地面上。

     洪书摔倒的声音被巨大的金属摩擦声所掩盖,叶警官眼睁睁的看着“陈怡川”,硬生生的用手术刀将不锈钢的解剖台刺穿了!

     金属碰撞发出的尖锐声音刺激着叶警官的脑部神经,有一瞬间他甚至有了失禁的感觉!

     叶警官强忍住尿意,麻利的窜到洪书身边,用一种紧紧夹着腿的古怪姿势将洪书扶了起来,拽着他退到一边。

     “陈怡川”此时废了好大力气才将手术刀从解剖床的破洞中拔出,手术的刃已经卷了起来。

     “陈怡川”忽然变得古怪了起来,他的头部在微微晃动着,像风扇一样一点点的朝着他们的方向转了过来,僵硬且别扭,好像保持这样的姿势需要巨大的力量一般。

     原本挂在他嘴角处的血滴随着晃动蜿蜒而下,滴落在了地面上。

     洪书看到“陈怡川”的样子反倒是松了一口气,看来这恶鬼能力受限制,他已经有点控制不住陈怡川了。

     洪书舔了舔嘴巴,贱兮兮的笑着,说话的声音透着自信满满,又带着一点讽刺:“哟,累了吧?这就撑不下去了?看来你的力量也不怎么强啊?”

     “陈怡川”没有瞳孔的眼睛忽然眨了眨,身体做了一个前冲的动作却忽然停止,看起来有些站立不稳的样子!

     好机会!

     一支烟出现在了洪书的指间,纤长的手指,修剪的平滑的指甲都在为这双手默默加分。

     咔哒一声轻响,一簇飘忽不定的绿色火苗跳跃在众人眼前,洪书漫不经心的点燃了烟,他用力的深吸一口,接着用前吐出阵阵白烟。

     那白烟很神奇,像是找了眼睛耳朵的小精灵,在洪书的吹动下,朝着“陈怡川”飘去。

     “啊!你该死!”

     无论“陈怡川”怎么躲闪,那缕白烟仍然能追上它,并且毫不客气地钻进了“陈怡川”的耳朵里,令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随后,一个阴惨惨的声音在解剖室里响起,绝不是陈怡川原本的声音!

     “再多管闲事,我要你死!”

     话音未落,对面的“陈怡川”已经摔倒在地。

     “终于走了!”

     洪书松了一口气,赶紧走过去将他扶了起来,对着还在发愣的叶警官吩咐道:“老叶啊,你能不能有点眼力劲儿?给我搬个椅子放一下这个小子啊!”

     叶警官这才如大梦初醒一般,浑浑噩噩的拉了把转椅到洪书身边,帮着他将陈怡川放好后结结巴巴的开了口:“刚才……那是怎么回事?”

     洪书并没有直接开口回答,而是将刚才的香烟在手心上按灭后,小心的塞回了裤兜里。

     “我一会儿出门就给你买大中华去,您就别这么抠抠搜搜的了成吗?一根烟抽不完还收起来……”叶警官有些无奈,抚着脑门说道。

     洪书斜着眼倪了叶警官一眼,懒洋洋的说道:“要不是这根烟,你以为它能这么轻易的离开?”

     叶警官怀疑的打量了一下洪书,看他的神色并不似做戏干脆蹲下了身子,捏起一小撮烟灰闻了闻。

     似乎有种青草夹着中药的味道?

     忽然叶警官看见转椅轻轻一晃,陈怡川歪着头站起身来,表情有些痛苦,而且眼睛明显没有平时有神,叶警官下意识的做了一个防守的姿势,死死的盯着陈怡川的一举一动,生怕他在突然发难。

     洪书扫了一眼陈怡川,若无其事的走向解剖室的门口,招呼叶警官:“走了老叶,准备准备该去看看王涛了。”

     陈怡川奇怪地目送着二人离开,一只手轻轻地揉着胸口,自己的身上怎么这么疼?而且这解剖室里发生了什么,怎么乱七八糟就像刚刚被打劫过一样?

     刚才,发生了什么?

     陈怡川满是疑惑,眼睛落在了刚刚的烟灰上,貌似,叶警官曾经研究过?而且他恍惚听见洪书说,这烟救了他们?

     难道有歹徒闯进了解剖室?

     陈怡川打量了一下周围,只见现场很多东西散落在地上,似乎是打斗造成的。他有点不明白,自己怎么突然间就晕过去了,什么都想不起来。

     好怪异啊?

     陈怡川的目光落在了解剖台上的尸体上,突然毫无来由地打了个寒颤。

     “咦,这是……艾草?”

     “烟叶加艾草,非主流组合?”

     想不通到底怎么回事,所以陈怡川选择摇摇头不去想了,他的注意力又回到了烟草上,好奇地研究了一番,然后小心的将剩下的烟灰拨进了手里,拿着它走进了旁边的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