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尸源确定
    不知道多久后洪书才从痛苦的回忆中退了出来,他此时的面目表情显得很是狰狞,头部的剧烈疼痛让他在不知不觉之间变得暴躁了起来。

     洪书晃晃悠悠的站起身子,用手大力的在太阳穴上揉了揉,有些踉跄的走过去捡起了手机,强挣扎着给局长拨了过去。

     局长的语气十分急躁,但是由于摄魂术是对人的灵魂直接下了指令的缘故,局长的态度简直可以算得上是和蔼可亲,“王涛在你们开会的会议室昏迷了,快回来局里!”

     局长说完已经单方面挂断了电话,洪书眯缝着眼睛在思索着,手里捏着的手机随意的翻转着。这王涛不是被叶警官派去调查知情人去了吗?怎么会昏迷在会议室里?

     洪书回头望了一眼黢黑破败的鬼屋大门,叹了口气,已经掐出剑指的手慢慢松了开来,他终于还是没有勇气去面对那梦里的怪脸。

     洪书掏出裤兜里的车钥匙开了锁,拉开车门后头也不回的嘱咐着门口的两个值班警察:“不要走进那个大门,尤其是晚上。”

     身后没有任何回应,洪书也不在意,直接坐进车子发动起来,朝着公安局的方向疾驰而去。

     “狐假虎威,什么玩意儿啊!”守在大门边的一个警察嘟囔着,语气十分的不屑。

     另一个警察直接递了一支烟塞在他手里,安慰道:“这种事儿咱们见得还少啊?他们这一个个的都觉得自己跟钦差大臣似的!还想着往鼻孔插大葱装蒜呢,也不想想自己是个什么玩意儿!”

     “可不是咋的!”

     洪书赶到会议室的时候,会议室的大门正敞开着,王涛应该是已经被送去了医院。局长和调查组的成员都默默的坐在会议桌前,没有人说话。气氛显得极为压抑。

     洪书的嘴角再次扬起他标志性的坏笑,只见他轻轻抬抬手敲了敲门,和局长点头示意后拉开一把椅子大喇喇的坐下,坐姿垮垮的完全是一副痞子相,还不断地抖着腿。

     坐在对面的周倩直接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儿,这个洪书可真够没有眼力劲儿的,知道自己讨厌他还偏偏挑了自己正对面的位置,真是恶心人。

     为了表达自己的不满,周倩用力将自己跟前的文件摔的拍拍响,惹得会议室里的人齐齐怒目而视!

     周倩吐了吐舌头,接着恨恨的看向了洪书,都是这个人害的!

     局长突然站起了身体,身后的椅子和地板发出喀拉的摩擦噪音,惊得众人都是一愣。

     局长有些恼怒的看着如同惊弓之鸟一般的手下,这像什么样子?!

     “说说你们的调查结果吧。”局长用手指在实木桌面上用力的敲了敲,沉声说道。

     周倩率先站了起来,清了清嗓子说道:“我们在案发现场附近的村庄共找到了两个目击证人,一个是案发的张家村的村民,他说他昨晚从镇上喝完酒回家,隐约看见两个孩子进了鬼屋,他跟过去看了看,看见大门上的锁好好的挂着,他觉得是里面的恶鬼出来勾人呢,就赶紧离开了。”

     局长沉思了片刻之后,沉声问道:“他怎么确定那大锁好好的?那黑灯瞎火的,他眼睛视力这么好?”

     干警们面面相觑,没想到局长思索的这么细致,都不禁为周倩捏了一把冷汗。

     洪书也饶有兴致的抬头瞄向了周倩,刚好看见周倩朝着局长投递了一个得意洋洋的飞眼儿!而我们严肃的局长眼睛里……似乎也有情意?洪书嘴角的微笑更深了,没想到他们俩还有故事啊?

     “我问过那个村民了,他说他经常走夜路,所以兜里从来不会少了手电。而他之所以肯定,就是因为他打开手电仔细的看过了,还用手拽过那个大锁,绝对是锁的好好的。那个村民当时就从兜里掏出了一个迷你型手电,还像我们展示了他昨晚穿的外套,兜里同样也有手电的存在。”周倩快速的说道。

     周倩停顿了一两秒给大家消化的时间,接着补充道:“我们去取了锁上的指纹,现在还在对比中,等鉴证科那边出了报告就知道结果了。”

     “另外我们去了离案发现场最近的人家,那家住在东屋的老伯说昨晚一整晚都没有听到任何动静。那个老伯说他失眠很严重,睡眠极轻。我们也试验了一下,如果有人在鬼屋里大叫,那老伯的屋子里面可以听得清清楚楚的。”周倩继续汇报着她今天的收获。

     局长很是满意的点点头,脸色也不像开始时那样难看了:“好很好,小周调查的很仔细,大家都要向她学习。另一组不是去调查尸源了吗?结果怎么样?”

     叶警官指着坐在洪书旁边的小个子警员说道:“任同,王涛不在,你来说一下吧。”

     任同不禁个子长的小,胆子也和他的身高成正比。这可是在局长面前好好表现的大好机会,这任同却明显有些接不住这个馅饼,结结巴巴的开了口:“我们调查到了……那个……那个死者是二张村的张大鹏和张晓鹏,两个人确实是亲兄弟,我们带着他们的母亲回来了,通过死者的衣服……确定是她的两个孩子。”

     “死者……的母亲叫做李桂花,父亲叫做张明辉。张明辉的……父母很早就去世了,张明辉平时都在外面打工,是李桂花自己在家独立带着两个孩子。”

     “据李桂花……说,她昨天去帮着邻居套嫁妆被子,哥哥张大鹏说带着弟弟出去玩儿,二人一直没有回来……”

     局长听着任同的汇报不由得心里升腾起一股焦躁之火,十分不耐烦的说道:“就通过衣服?这不是儿戏吗!简直就是胡闹!你们都是这么办案子的吗?”

     叶警官见自己的手下被骂,赶紧站起来解释道:“是这样的局长,因为考虑到死者的死法实在是……过于诡异,考虑到家属的情绪我们才不得已先辨认一下衣物在进行DNA的检测。您也知道咱们局的经费紧张,我们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

     局长点点头,他们只是一个县级公安局,分管的地区也没有什么纳税大户,每年的经费都少得可怜。手下的这些人也是能省则省,确实有些为难他们了。

     局长想到此处,轻叹一声,“命案必破,这是我们的使命!大家都打起精神来,破了案我请大家好好搓一顿!你们还是要继续去排查,调查细节,这个案子的情节十分严重,这简直就是一桩令人发指的严重刑事案件!”

     “王涛那边我会派人去照顾着,你们安心在这里查案。等尸源确定了,你们就打起精神来好好调查下。”局长说到这里已经站起了身,往门外走去。

     局长的一只脚已经踏出了会议室,又退将回来说道:“洪书……是我请来的顾问,我希望你们大家可以和睦共处,好好合作将案子给破了!”

     “还有洪书……你这个坐姿也得改改,你现在好歹也是代表我们公安干警的形象,你这样像什么样子?”局长皱着眉头对洪书说道,他实在是忍不住了。

     局长说完已经走了出去,会议室的人才开始放松下来。

     任同起身走到了叶警官身边,面红耳赤的说道:“老大……我……”

     “没事,我要是不解释清楚了,我自己也会有责任。你小子这胆子还是要练练,否则以后怎么在这公安队伍里混?行了去给我倒杯水。”叶警官说的很随意,但是可以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关心手下。

     洪书挑了挑眉头,看来这个叶警官也是个挺义气的人。若真是怕担责任,怎么可能那时候站起来帮他说话?事后也是完全不在意,很是轻描淡写的带过,就凭这点,洪书开始有点欣赏叶警官这个人了。

     “叶警官,王涛是怎么晕倒过去的,你知道吗?”洪书开始跟叶警官打听起细节来,毕竟这刑警可是年年有体检的,真是身体有问题能做刑警?所以说这王涛晕倒的实在是很诡异。

     叶警官看起来还是不太想要理会洪书,不过还是摇摇了头说道:“我们也不知道,是他自己走过来,然后莫名其妙的就在这里晕倒了。要不是来清洁的大婶发现了,真的是……后果难以想象。”

     洪书看着叶警官一脸心有余悸的样子,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吧,吉人自有天相!我也确实不相信这好好的一个男青年会这么诡异的昏倒过去,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问题。一定是哪个我们还没有发现的点,隐藏着什么关键的细节!”

     “确实!”叶警官头一次肯定了洪书的说法,话一出口,他自己也有点惊讶。叶警官看着这个看起来吊儿郎当的“洪青天”,竟然发现他有一双很干净的眼睛!

     这种干净就是一种黑白分明,黑眼球带着闪亮般的感觉!

     “嗵!”

     会议室的大门被撞开了,一个干警惊慌的喊道:“不好了!那个李桂花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