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可怕的凶杀案
    “哥哥!你为什么用刀扎自己?”

     狭窄的空间里,仅剩的一点烛火在微微颤抖,照亮了一个小男孩恐惧的双眼。而在他的对面,一个面无表情的少年,正用那种地摊上几块钱一把的弹簧刀缓慢而有节奏地扎向自己的大腿,对于小男孩的询问,少年似乎没有一点反应,仍然机械式地维持着自残的行为,场面非常诡异。

     两人之间,有一个破旧的小木桌,桌子上有一张标识了十二个时辰及怪异符号的宣纸,即将熔化的蜡烛正位于宣纸的中间,就像一个中心点,而那些诡异的符号则连接着它,就像一个禁忌的仪式。

     呼哧!呼哧!咯!

     突然间,“哥哥”的喉咙里发出了奇怪的声音,脑袋也以一种夸张的弧度扭动着,这一幕吓得小男孩浑身颤抖,赶紧闭上了眼睛,嚎啕大哭,可怕的是,他的声音似乎被空气里的什么东西吃掉了一样,一点哭声都没有发出来。

     “你们,不该……打扰……我!”

     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控制住了,“哥哥”的嘴里发出嘶哑而沉重的低吼声,完全不是这个年轻的少年应该拥有的嗓音,更像一个五六十岁的怪脾气老男人。

     小男孩虽然发不出声音,但是却能听到他“哥哥”说的话,于是颤抖得更厉害了。他开始后悔,或许他真的不应该听哥哥的话,来到这个传说中死过很多人的废弃鬼屋,还动了那张桌子上的奇怪纸张。他的哥哥则是在点燃了蜡烛之后,突然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说着他听不懂的话,然后还抽出了原本用来自卫的弹簧刀,扎自己的大腿。

     “你们……都……要死!”

     “哈哈哈哈……”

     毕竟只是个小孩,在面临未知的恐怖威胁时,小男孩直接就吓瘫软了,根本没有勇气站起身来逃跑。或许,在他的心里,他的哥哥也许会突然醒来,然后告诉他,这只是个恶作剧。

     恶作剧吗?

     周围的空气似乎突然间安静下来,小男孩止住了抽泣,眼珠转了转,然后小心翼翼地透过指缝朝他哥哥瞄去。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极度腐烂且爬满蛆虫的脸。

     啊!!!

     ……

     “是这附近的住户报的案么?”

     叶警官点燃了一支烟,手指有些微微颤抖,他尽量将自己的视线落在房间里那些布满灰尘的家具上面,也不愿意看一眼自己脚下的东西。那是两个小孩子的尸体,一个年龄在十六七岁左右,一个大概只有七八岁,疑似兄弟。两个法医正在现场做着做基本的检测,一边在纸上记录着什么。

     叶警官深吸了一口气,做了这么多年的刑警了,死人见过不老少,小孩当然也见过,除了初出茅庐那会看到尸体会吐,之后再惨的死法,叶警官也没有害怕过。

     可是现在,叶警官却有着一种深入骨髓的寒意。

     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死法。

     那疑似哥哥的少年整个身体仿佛被巨型的卡车碾过一样,除了头颅之外,脖子以下全是破碎而拧结在一起的血肉,其间还有断裂的骨头凸出来。那种画面很难形容,还是负责拍照的一名警察说出了那种感觉:“就像食堂的阿姨早上买来猪肉,在砧板上剁成肉沫,然后将肉沫用力捏成一团,尽力拼凑出人的形状一样……”

     说完,几乎所有在场的警察都有反胃的症状。干呕声像是会传染,一时间大家耳朵里灌满了此起彼伏的干呕声音!

     叶警官是在场众人里唯一还能保持镇静的,但脸色也是非常惨白,但是弹烟灰的手指明显在微微颤抖着,显然他的内心并没有表面上显现得那么平静。

     而真正让叶警官感到害怕的并不是尸体的惨状,而是那小男孩的死法。

     小男孩,只剩下了半边脸,而另外半边,则是……被他的哥哥活生生地啃掉了!

     “你发现尸体的时候是几点?”

     案发现场外,一名身材高挑面容姣好的美女警官正在询问目击证人。目击证人是一名中年男子,看起来就是附近的庄稼汉,四十五岁上下,身材很结实。然而这么强壮的中年男人,此刻却像一只被猫爪撕裂喉咙的老鼠一样,眼神满是绝望和惊恐之色。美女警官并没有跟着叶警官进入尸体所在的房间,因为她只是一名实习警察,刚刚从警校毕业不到三个月。

     看到目击证人这副怂样,美女警官心里也是有些鄙夷,她实在想不通什么样东西能把一个大男人吓成这样。

     几番追问之下,那目击证人似乎回过神来,磨磨唧唧好一会才回答完美女警官的问题。

     美女警官叫周倩,脱下了警服,她就是一个街上打扮时髦容貌吸睛的女神。平日里,周倩最喜欢给自己的那帮胆小的闺蜜讲鬼故事,然后借着闺蜜们恐慌的劲儿将她们拽到怀里,挠她们痒痒。但实际上,周倩是个无神论者,她只相信自己的钱包和手里的枪。对于那帮怕鬼的闺蜜,周倩平时少不了嘲讽打趣。

     对周倩来说,鬼怪这种东西只存在于中二病晚期患者的臆想里,可她从来没有想到,会有一天,她在工作里面遇到“鬼故事”。

     愣愣地看着手里的询问笔录,周倩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笑。一支原子笔在周倩纤细的手指尖飞舞着,不知道这是她原本的习惯,还是发泄着心里的不耐烦。

     根据目击证人的说法,他是早起买菜时路过这里然后被这栋屋子里传来的说话声吸引,才会进去的,谁知道就在他一走进去后就发现了尸体,接着他连爬带跑地冲了出来,拨打了报警电话。至于他为什么听到有人说话就想进去看看,是因为这栋屋子荒废已经很久了,而且有不好的传说,平时经常有不懂事的年轻人跑进来“探险”,他当时听到对话声时下意识地以为是有人在里面捣乱,或者是外面来的什么大学生来探险寻找刺激的,就好心进来提醒。

     他的话里,最让周倩感兴趣的,是那个所谓“不好的传说”。

     “那栋屋子里面,有鬼啊……死了很多人了……都是被鬼害死的……”

     目击证人虽然不是很想说,但在周倩的眼神“威逼”之下,还是说了出来。

     “这里曾经发生过灭门惨案,之后就……总是有奇怪的声音从里面发出来,尤其到了晚上,运气不好的话,能透过月光看到里面有人影在晃动……”

     神经病么?

     编故事呢?

     周倩用怀疑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目击证人,却没有发现什么异状。

     目击证人继续说道:“一来二去,这屋子就有了鬼宅的称号,平时没有人敢进去。但是,总有不怕死的,最开始是一群大学生,不知道在这里面遭遇了什么,其中有人被吓疯了,之后来的人越来多,听说中间还死了两个人,警察来了说是两人有矛盾,互殴中不小心同时把对方的脖子扭断了……今天……又死了两个!”

     目击证人的描述让素来胆大的周倩也有点心惊肉跳,可同时也让她更想弄明白发生了什么。

     周倩轻咳一声,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是冷静,“那么你进入的时候可有看见什么人吗?是谁在那里说话?”

     目击证人的头摇的就像是个拨浪鼓,“我没有看见任何人!可是我真的听见了有人说话,而且是听得清清楚楚!”目击证人像是害怕周倩不相信他,“平时我的耳朵老好使了!谁家要是在窗台里面小声聊点什么我都能听见呢!”

     随后目击证人可能也觉得这个技能并不值得炫耀,反而有点听别人家窗户根儿的嫌疑,赶紧开口解释道:“不过我平日里是不轻易乱听的!今天就是巧了……而且我其实也是一心想做点好事的!”

     这时,一个年轻的警察从周倩的身边走过,周倩拦住了他:“小矮子,快,把这栋房屋的相关资料,业主都给我调出来,我想看看这里是不是真的发生过灭门案……”

     被称为“小矮子”的警察无奈地停了下来,然后摆弄了一阵手里的笔记本电脑,递给了周倩:“他说的没错,这里确实发生过凶杀案,案件性质还是特别恶劣的那种,死了……五个人!男主人、女主人,他们的两个孩子,一个不明身份的人……案件最后没有查出真凶,暂时怀疑为寻仇,那个不明身份的人被认为是最有可能的凶手,只可惜他已经死了,没办法说出真相……”

     “嗯,查不出他的身份吗?”周倩问道。

     小矮子摇了摇头:“查不出来,因为……他的脸已经被砍成了烂泥,除了证明是个男人,别的什么也证明不了。没有证件,失踪人口比对记录也没有。”

     “DNA数据库查询呢?”

     “也没有记录,很奇怪,但是毫无线索。”

     “好了,我知道了,老大呢?”

     “还在里面呢……得,说曹操曹操到,老大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