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自首的证人
    周倩已经在犹豫是不是要退出这件案子了。

     命案必破,是公安部对公安机关提出的破案要求。所以现在基本上只要是有这种恶性案件的发生,都会成立专门的小组,争取在黄金四十八小时内调查出真凶。

     尤其这次还有两名民警因公殉职了,事态更显得严重。

     这是什么?

     这是在挑衅公安部门的颜面!

     周倩并不是害怕案件破不了对她将来的职业发展,也就是升迁之路有什么影响,毕竟她对于这份职业是有热爱的,是甘愿奉献青春甘洒热血的。

     最大的原因还是在于洪书。

     老大也不知道怎么了,竟然开始跟他厮混在一起了?竟然还带着他去看解剖!自己哪里比那个洪书差了?

     她就是不甘心。

     周倩将案卷卷宗整理好,在桌子上敲得震天响,以此来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

     任同虽然嘴笨,他的脑子还是灵光的。任同好歹也比周倩早来了一年,这里面的事情他多多少少还是了解一些的。

     不过他也没傻到过去安慰,这周倩的脾气出了名的不好,听说她和局长的关系也是匪浅,自己还是不要趟这波浑水了。

     可正当他们做着自己工作的时候,隔壁的小张却神神秘秘地跑进来报告刚听到的惊人消息。

     有人来自首了!

     小张平日里就和任同的关系比较好,一把揽住了他的肩膀:“小子这次你算是露了脸了,到时候可要请我吃饭啊。”

     任同有些惊讶的看了周倩一眼,看到周倩的脸上也是难以置信,又带着极大的惊喜。

     不管怎么说,这件案子算是有着落了。

     接到有人自首的电话时,着实吓到了正在开车的叶警官。他下意识的踩下了刹车,车子在柏油马路上发出巨大的尖鸣。

     “嘭嘭嘭!”

     一个男人的脸伴随着车窗的敲击声出现在窗外!

     臃肿,双目无神,但是死死地盯着他!

     叶警官的脸更白了,这青天白日的,是……鬼吗?

     车窗外的男人脸上写满了愤怒,大声咒骂起来:“你个小赤佬会不会开车的啊?你这样开车会死人的你晓得伐?在大马路中间你来个急刹车?!”

     他们是在主干道上,停下来的车子越来越多,一时间喇叭声,催促声此起彼伏。

     叶警官对自己刚才的软弱表现有些厌恶,他烦躁的点上一支烟,轻点油门朝着公安局疾驰而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叶警官的心里也开始认定这是一起恶鬼杀人案了。

     难道这鬼也会来自首?

     叶警官一脸的忧虑,这案子真的能这么结案吗?

     张大壮。

     洪书看着笔录紧紧的皱着眉头。

     “带我去见见他。”

     张大壮给洪书的第一感觉完全没有一点犯罪分子应有的样貌,反而长得方口阔耳,虽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面相,但是也算得上衣食无忧。

     唯一有些古怪的,就是这个张大壮给人一种干枯的感觉。

     他现在的样子看上去,就像是一颗几近枯死的树。

     洪书想要开启天眼看一看这张大壮身上是否有古怪,又碍于审讯室里现在还坐着的两个干警。这么光明正大的使用这些术数,对于普通人的三观来说是个不小的冲击,所以更多的时候,洪书选择装骗子。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等叶警官到来,他们私下去问一问。

     毕竟审讯室里,有录像。

     叶警官开着车到达警局的时候,他收到了一条信息:我想要单独见见张大壮,能不能给我想想办法?

     叶警官的嘴角浮起一丝神秘的笑容,将手机揣回兜里,信步走进了公安局的大门。

     叶警官到达审讯室的时候,他瞥了一眼正在参与审讯的洪书,对着身后的周倩和任同说道:“你们还傻愣着干什么?把这个诈骗了老阿姨的人给我抓起来!”

     洪书有一瞬间的愣神,随即恢复了正常。他没有任何反抗,任由周倩给他戴上了手铐,一脸的无所谓。

     叶警官一副冷面判官的样子,当着众人的面开始数落起洪书的不是来:“人家老阿姨二十块钱你也要骗?人家都告到我这里来了,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是不能长记性的,这次我们就要秉公执法。”

     话一出口别说洪书傻眼了,连一直记恨洪书的周倩都觉得这理由实在是有点牵强了。

     周倩甚至想要开口替洪书求个情,被她身后的任同拉住了,轻轻的对着她摇了摇头。

     叶警官顺手拿起审讯桌上的记录看了看,很随意的说道:“既然他已经自首了,直接也关进去吧。让他好好犯罪细节,对不上我们也不好做人。哦对了,就和这洪书关在一起吧。”

     周倩这时才有机会看清自首之人的脸,这……这不是那天案发现场的目击证人吗?

     人是他杀的?

     叶警官站在关押室外面对着洪书微不可查的眨眨眼睛,带着周倩他们离开了,正好撞见了局长。

     “你这怎么回事啊老叶,公报私仇?这点小事儿就把我找来的顾问给关起来了,这不是打我的脸吗?”局长的脸色有些难看。

     叶警官嘿嘿一笑,小声的回复道:“局长,咱们这案子都破了您还需要什么顾问啊?把他留在这里不是要跟我们抢功劳吗?”

     周倩的眼睛明显一亮,还是老大狠啊,这就叫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吧?

     哼,让你能!活该!

     洪书看着缩在床角的张大壮,念动口诀开启了天眼。

     精光一闪,洪书发现了张大壮的秘密!

     他头顶的阳火灭了,双肩火焰竟然是诡异的绿色!

     洪书缓缓闭上眼睛,嘴角扬起一抹神秘的微笑。果然有问题,我就说这张大壮不会莫名其妙的来自首。

     那种罪案现场,会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

     现在是时候想一想,用什么方法逼出这小子的实话了!

     洪书仔细的观察着眼前的男人。双目无神,是那种类似于死鱼一般的眼睛。眼睛里的虹膜都是浑浊的。

     洪书见过很多双这样的眼睛,但那都是死人的!

     死人若是能说话能走动,那就是活尸了。但是活尸毕竟是个尸体,绝对不会有肩头火!

     “我丢了很重要的东西。”张大壮突然毫无征兆地开口说话,仿佛声音是来自遥不可及的地方。“我记得那东西对我很重要。”他轻声细语地重复,“帮帮我,把东西找回来!否则我就死定了!”

     洪书听得有点不知所以然,但是只要是肯开口就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你好好想一想是什么,我尽量帮你去找怎么样?”

     张大壮突然站了起来,伸手抓住洪书的手腕就往自己身上摸:“你快帮我看看,是我身体里面的什么东西丢了……他说只要我将那东西找回来补上,他不仅会放了我,还会放了我的孩子!”

     洪书想要挣脱张大壮的手,但是触手冰凉的感觉让他惊呆。这哪里是正常人的温度?

     “我知道了,你根本不是想帮我,你是那个贱人派来抢孩子的。”张大壮忽然松开了手,细声细气的说着,像是呢喃自语。

     洪书皱着眉凝视着他,身体不由自主的往门的方向挪了挪。

     张大壮突然大叫起来,抽出随身携带的一把尖刀拼命刺了过来:“王八蛋,我宰了你,让你来抢我的孩子!我砍死你!”

     因为洪书早有防备,所以稳稳地避开了这致命的一刺。张大壮锲而不舍的追了过来,又是一刀划过。洪书瞅准机会跳将起来,脚尖用力正好踢在他的手腕上,尖刀应声落地,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洪书听着张大壮的话有些一头雾水,此时他看见张大壮正痴呆的看着自己空空如也的手心,决定先下手为强将他制服。

     张大壮应对洪书袭击的反应只能用一个词来形容: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张大壮的力气大得惊人,洪书根本制不服他。反而被张大壮甩了出去,也给了他捡起匕首的时间!

     “我想起来了!我要挖出你的心,有了你的心我的孩子就有救了……”张大壮的神情忽然不再疯狂,转而变成了一种说不出的阴森。

     洪书知道是时候出手了,这张大壮的症状实在是太诡异了!

     就在洪书口中念动口诀,以手作剑指在张大壮额头拍下去的时候,一声大喝传来:“你在干什么!快停下来!”

     是一个二十多岁满脸稚气的男生,身上的警服熨的笔挺,皮鞋擦得锃亮,洪书感觉快要闪出刺眼的光了。

     没有人察觉到,张大壮的眼睛诡异的眨了一下,右手用力的在洪书的影子上按了一下,不动了。

     这名看起来刚毕业没有多久的警察在铁门外惊呼起来,有警察闻讯赶来将大门打开,冲进来将躺在地上的张大壮扶了起来,用力的掐着人中。

     张大壮毫无反应。

     “哼,这可是特大要案的嫌疑人,居然被你打的昏迷不醒了。你等着吧!”警察抱起了张大壮,临出门前还不忘恨恨的瞪了洪书一眼。

     叶警官很快收到了消息赶了过来。

     洪书赤着脚吊儿郎当的坐在床铺上,像是正在享受度假。他隔着铁闸门看着叶警官,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话。

     “去张大壮家,看看他孩子是不是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