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血红的眼睛
    陈怡川忽然发起了小孩子脾气,一张脸拉得老长,死活不愿意在继续讲解了。他清清嗓子让大家自己看,如果有什么疑问他再来解答。会议室里面的人除了洪书之外都是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看来这种情形不是第一次了。

     好任性的小法医哦!

     洪书饶有兴趣的用手指敲了敲桌面,清脆的响动成功吸引了有些垂头丧气的陈怡川的注意力:“兄弟,你不是说你在猪肉上做了实验吗?把照片给我翻出来看看啊?”

     陈怡川的脸上一下子写满了惊喜,他没有立刻调出照片,而是仔细的端详着洪书的表情。以前其他的干警偶尔也会这么和他说话,只是最后都是为了在他心上在来个致命一击罢了。

     然后看着陈怡川不解痛苦失望的眼神哈哈大笑,仿佛得到了莫大的快乐感。

     陈怡川的眼睛里映出洪书的脸,只见他的嘴角上挂着漫不经心的笑容,整个人的姿势看起来垮垮的,但是眼睛里的认真和真诚是赤裸裸毫不回避的。

     陈怡川直接用投影仪将一张猪肉照片放了出来,他相信这个叫做洪书的男人会是不同的:“你看,这是我用不同型号的水果刀扎出的伤口对比图,你们看一下就知道了。”

     洪书看似不在意的两相对比着,果然,不论是伤口的形状外形都很相似。

     “但是现场我们发现的是一把弹簧刀,可不是什么水果刀哦,陈大法医!”周倩有些阴阳怪气的说道,顺便用手将耳边的乱发往耳后拢了拢,这样的妩媚姿态完全不似大案要案的调查组组员,更像是大上海里风云涌动下的交际花,一脸的从容不迫气质,更是让男人欲罢不能。

     “不行您就在跟局里申请一下,再去进修一下痕迹学吧。您这样每次都推断错误还乐此不疲的,很容易犯错误哦。”

     周倩说的十分轻描淡写,但是语气里却满满都是不屑和讽刺。

     洪书坐在会议桌对面的位置,安静的看着眼前正漫不经心看着自己红色指甲油上是否有破损的周倩,和默默无声但是脸上咬肌一鼓一鼓的陈怡川,完全没有了坐山观虎斗的闲情逸致。

     洪书直接开口道:“周警官一看就是警界精英,要不然您代替了陈怡川上台给我们讲两句吧,多少也帮着分析分析案情,也让我们见见世面嘛。”

     周倩觉得一噎,双手附在桌边想要站起身体和洪书好好舌战一番,却被身边一只大手拉住了!周倩扭过头一看,是叶警官。

     叶警官随即站直身体,对着会议室内的一干警察说道:“现在我们分配一下任务,王涛你带着几个人去调查一下尸源。这两个孩子身上都没有什么东西,应该是住在这附近的孩子。周倩孟伟,你们也带几个人去周边调查走访一下,看看还有没有知情人。”

     一时间房间里的人都被分配了任务,除了洪书。

     洪书大喇喇的站了起来,将脸凑到叶警官身前,绽放出一个他自以为最完美的灿烂笑容,看起来十分的谄媚:“我说叶警官,您看别人都有任务了,就我在这里不合适吧?要不您也给我找点事情做做呗?”

     洪书说着挺着胸膛跟叶警官表着态,“您放心,我绝对是以您马首是瞻,您说什么是什么!您才是我心里最大的领导!”

     叶警官听了洪书的话一皱眉,嘴唇紧紧抿着,却在心里对着洪书一通咒骂:你这小子真缺德啊,我要是给你分配了任务,那我不是成了自以为是,觉得自己比局长还厉害的人了?真孙子啊,这是给我下套呢吧?哼哼,我才不会中你的计呢!你呀,就爱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叶警官想到这里微微一笑,眼角的褶皱里面写满了这个男人的故事,只见他用十分客气的语气说道:“洪书啊,你毕竟是局长亲自请过来的,我又怎么好安排任务呢?这样吧,你就自由活动吧,到时候我们开碰头会的时候,我会提前通知你。”

     洪书这么一个人精又怎么会不懂叶警官的意图?

     他之所以任由叶警官甩下自己,就是希望有个光明正大的理由再回到现场去看上一看。两条这么年轻的生命就这样离开了这个世界,洪书不是神,不能翻转时间,但是他眼里闪过的坚定无不在表明着,他要给他们查出一个公道来!

     洪书没有马上离开,他看见还在会议室里站着不动的陈怡川有些好奇:“兄弟,你不走还有事儿啊?”

     “我是看你一个人被撂在这儿了,你人不错,我陪你一会儿吧。”陈怡川胡噜着脑后的碎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洪书看着陈怡川憨厚的样子,再加上他本就暖洋洋的嗓音搭配上这暖心的词,将真心掩埋的很深的洪书也被暖到了。

     洪书跳起来窜到陈怡川身边,用自己粗壮的手臂把陈怡川一把揽了过来:“兄弟,临出门前我在提点一下子,这刀出了水果刀弹簧刀之外,还有一种方便携带而且功能强大的,叫瑞士军刀。”

     陈怡川还在消化着洪书的话,下一秒他觉得手心一凉,一个冰凉的硬邦邦的东西被洪书一把塞进了他的掌心里。洪书一边往门外走一边丢下一句:“这是哥哥我送你的见面礼,希望你以后可以推论的越来越厉害,加油哦!”

     陈怡川站在原地,缓缓地摊开了手心,一把瑞士军刀安静的躺在那里。这刀身上的磨损痕迹显示出他被用了很多年,但是光洁如新,没有一丝灰尘。

     陈怡川用自己修长的手指熟练的拉出一把平口刀,果然,形状和水果刀的刀刃没什么区别。只是洪书的这一把,看起来更加锋利一些。

     陈怡川傻乎乎的用手指肚去试了一下,没觉得疼,却有丝丝点点的小血滴慢慢渗出皮肤,发出鲜艳的红色光泽,甚至有点可爱。

     整间屋子里只有陈怡川一个人,他的眼神迷恋的看着血滴,情不自禁处,只见他轻轻缓缓的伸出舌尖,一点点慢条斯理的舔干净了血液,像是在品尝着人间极品美味一般。

     下一刻的陈怡川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他将瑞士军刀小心的收进了自己的裤兜里,哼着莫名的小调走了出去。调皮的阳光从窗棂照射进来,直接打在了会议桌上,和飘扬在空气里的灰尘嬉戏着。

     忽然,放在会议桌上的记号笔像是被人推动着,直接滚落到了地面上,发出啪的一声脆响。空气里隐约有个女孩的轻笑声音响起,可是寂静的房间里,什么都没有!

     洪书接到局长电话的时候,他正在案发现场的破屋子里一寸一寸的搜索着。这里的环境让他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窒息压迫感,但是他在进入之前就已经打开阴眼查看过了,没有什么异常。

     空气中充满了浓郁的血腥味道,周围的空气仿佛也开始黏腻了起来,洪书觉得自己的每一口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就像是在狭小的夹缝中呼吸着仅存的一点新鲜氧气!

     洪书的眼睛不知不觉的开始变得发红充血了,他强忍着难受在地面上寻找着可能存在的线索。就在这时候洪书的手机不期然的响了起来,他下意识的起身走到了门外,一道红色光幕在洪书的身后直接合并在了一起!

     只差一秒的功夫洪书就会被禁锢在破屋之中!门内传出一声不甘心的嘶吼,洪书急忙转回身去查看,满眼的红色海洋仿佛要将洪书吞没,一双满含愤恨的眼睛直愣愣的看着洪书,一秒后,全都消失不见了!

     洪书的手机已经滑脱掉落在了地上,他平日里都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如今他像是一个鸵鸟一般的姿势龟缩在角落里,他紧紧地环抱住自己的双腿,试图让自己可以缩的更小一点。

     洪书不受控制的想起了一个噩梦,一个他小时候不断在重复着的噩梦!一张只看得清一双血色眼睛的脸,朝着他撕心裂肺的大吼道:“我要杀了你!!!”

     洪书记得那个梦里的脸离他越来越近,终于在一天将他拉入了血海之中!那沸腾滚烫的血水如硫酸一般腐蚀着洪书的皮肤,他疼的大叫,可不成想一张嘴的功夫,那血液直接灌进了他的腹内!

     一时间疼痛叫洪书直接昏了过去,那最后时刻他觉得自己一定是死定了!自己的内脏一定是被消融的七七八八了……

     等洪书再次醒来的时候,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平凡无奇还带着点猥琐气息的老头儿!也就是洪书的师父,一个老牌驱魔人。

     师父被没有过多询问洪书关于梦境的事情,他只是不断地告诉洪书,欠了的债总是要还的。所以你现在开始就要好好积攒功德,日后好用来还债。

     洪书就是这么懵懵懂懂的,被哄骗着成了驱魔人。

     但是他永远忘不了,他梦中出现的,就是刚才那双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