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废物
    “钟离你好,我就是那个最近倒霉被你保护的目标――尚山。”尚山笑道。

     “检察长真会开玩笑。”钟离笑了,但是那个笑容怎么看都不像是在笑,有一种冷冰冰的感觉,脸皮扯动,让人不由得毛骨悚然。看到秦思远和尚山,一副见鬼了的表情,钟离脸上破天荒地出现一股无奈的神色,摊了摊手道:“我也不想做出这副冷冰冰的样子,可是我也很无奈啊!我特么十岁就患了面瘫了啊!”

     “噗!”正端起杯子喝茶的秦思远一口喷了。紧接着,尚山也是一愣,随即捂着肚子在沙发上哈哈大笑起来。

     “唔……”

     等了好一会儿,二人才停了下来,秦思远看着钟离的脸,强忍着笑意说道:“那么,面瘫同志,你就给我们讲一下你的能力吧,不然,我可不放心把我们的检察长交给你呀!”

     钟离:“……”

     钟离无奈的瞪了秦思远一眼,他实在也是没有想到堂堂的副国级实权领导,竟然也有这么搞笑的一面。但同时也开始说道:“我五岁开始学习中华武术,苦练武术23年,28岁进入特勤反应局,现年三十岁,成为特勤反应局第五行动组组长。曾经在俄罗斯执行任务期间,战败俄罗斯五大跆拳道黑带九段格斗宗师。按照特勤反应局的等级划分,我处在第三等级梯队,也就是你以一敌五百。”

     “咕噜。”房间里面吞唾沫的声音极其明显。就连常年也有大内高手保护的秦思远也没有想到,这个外表看起来清瘦清瘦的面瘫家伙,竟然有如此恐怖的战斗力!

     “你是说,你一个人,可以把五百个人打趴下?”尚山还是有些不敢相信,结结巴巴地开口问道。

     “唔……你们可以这么理解吧。”钟离道。

     “非人啊!”尚山惨叫一声,立即转过身对秦思远说道:“老大,这一次的任务可不可以不去啊?我突然想起我家里还有些急事……”

     尚山虽然看起来满脸横肉,像个没脑子的,但是比谁都要精,中央这一次居然派这么厉害的人保护他,用屁股想都知道这次的任务有多危险啊!

     “现在想跑了,晚了!”秦思远气极反笑,淡淡的瞥了尚山一眼道。

     “老大啊,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待哺婴儿。你不能让我就这样去送死吧!搞不好哪天明天晚上我就被一颗子弹穿透了脑袋啊!”尚山惨嚎,完全没有一个正部级高官的样子。

     “放心,你如果要是死了,中央一定会善待你的老母妻儿。一定会追封你为烈士的,你想想,那是多么的光荣啊!”秦思远揶揄道。

     “而且……”就在这个时候,钟离的声音也同时响起:“我可以听到子弹划破空气的轨迹声音,只要你不离开我十步范围内,我保证你不会被打死。”

     秦思远:“哈哈哈哈……”

     尚山:“…………”

     另外一边,四岩市,也就是蜀都。

     刚刚陪同沙瑞金等中央巡视组人员吃过饭,做专车返回家的叶浅正在给萧镜寒打电话。如果有官场老甲鱼在旁边一定会惊讶的发现,这位铁娘子的眼神深处有一抹隐藏的不是很好的焦虑和担忧。

     多少年了?叶浅自己都已经记不清有多少年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感觉了。

     “喂,妈,怎么了?”萧镜寒的声音传来。

     “镜寒,你和苏舟外出旅游结婚的事情,商量的怎么样了?”叶浅问道。

     “哦,三天之后出发,由于省委和纪委突然发了一个什么禁止出境的文件,所以我们决定去海南。怎么了?”萧镜寒。

     “不行,你沙叔叔来了,明天还会到咱们家里来吃饭,吃饭的饭桌上,你就给他说这件事情,说完之后,明天下午你和苏舟立马去海南。”叶浅语气坚定,斩钉截铁的说道。

     “干嘛呀,怎么这么急?沙叔叔来了不是好事情吗?叶浅同志,不是干了什么违背党性党章的事情吧!”萧镜寒狐疑的问道。

     “胡说,你这死丫头,还敢怀疑起你亲娘来了?”叶浅笑骂一声,紧接着沉声说道:“凭借我多年的官场直觉,恐怕蜀省即将要掀起一场滔天巨浪了。我是想让你和苏舟远离斗争中心,我和你老爸都还好,要是你们牵扯进来,尤其是苏舟,职位还低,恐怕会中了别人的局。”

     “好!”听见老妈这么说,萧镜寒立刻答应了下来。她也是分得清轻重缓急的强人,自然也是知道现在不是耍性子的时候。

     “明天你把公司的事情交代一下,国资委和省办公厅那边,我都会提前打好招呼。你提交一下婚假请假报告就可以了。”

     “嗯,明天在饭桌上我也会和沙叔叔提起这件事情的。”萧镜寒道。

     “苏舟那边你要做好思想工作,另外,你们到了海南之后也不要张扬。不要住政府招待所,自己选酒店。”叶浅沉声道。

     “知道了。妈,你和爸……你也要小心。”萧镜寒担忧地说道。

     “放心,我和你爸是什么人你还不清楚吗?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你放心。”叶浅听到这句话,眼神中深深的疑虑和担忧稍稍缓解,笑道。

     挂了电话,叶浅看向窗外不断闪亮过的灯红酒绿,这个中国西部最大的城市,拥有两千多年历史的城市,即将要迎来一场巨大的风雨了啊。

     晚上我回到家,家里的气氛明显有些压抑,爸妈都已经睡了。张妈给我热了一份饭菜,放在房间桌子上,萧镜寒坐在一边玩着的手机。

     “怎么样啊?和那个陈小姐交流的怎么样啊?”萧镜寒不阴不阳的问道。

     “你还好意思说,说起这个我就一肚子火。”我不由得有些火气,说道:“今天那场事情是你故意安排的,对不对?”

     “对,没错。”萧镜寒点头。

     “你明明知道我和陈媛媛的关系的,对不对?”

     “对,没错。”萧镜寒点头。

     “那你还这么做?!”我低着头,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乐意!”萧镜寒瞪着眼睛,毫不客气地回应我说道:“要不然你给我解释一下,什么叫你到了我萧家,就叫糟蹋?”

     “那有不是我说的!”

     “所以呀,我也没有惩罚你呀,如果你心里没有鬼见个面又怎么了?”萧镜寒摊了摊手道。

     “萧镜寒!”我怒了:“咱们俩是什么关系你自己心里清楚。新婚到现在碰都不让我碰一下!不要说我和他真的没有什么,就算有什么,你凭什么管我?!就许你出去旅游结婚的时候带上辛蕊,就不许我在公司见一个老朋友吗?!”

     “你!”萧镜寒也彻底的怒了,如同一只发飙的母狮子,站起身来与我对视,一字一句的说道:“苏舟!你不要忘了现在你的身份,说好听点,你是上门女婿,说难听点你就是倒插门!你想要碰我?可以啊,等到什么时候你成了我的上司,你要我跪着给你吹都可以!”

     “你欺人太甚!”

     “就是要欺负你!”萧镜寒冷笑:“况且我找的是一个女的,有本事你也去找个男的去?废物!”

     说完之后,萧镜寒一拉被子,就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去了,再也不理我。而我只是傻傻的站在原地半天才回过神来。然后一步一步的走到了阳台外面。缓缓地吸了一口气,又深深的吐了一口气。

     废物么?

     等着吧,萧镜寒,总有一天,这个废物会让你跪在他的脚底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