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出什么事情啦?”我皱着眉头,看着刚刚挂电话的萧镜寒一脸不爽,不由得疑惑的问道。

     “不知道省委班子抽什么风,刚刚省委和纪委突然联合发了什么禁令,说是在中央巡视组巡查期间,任何厅局级以上干部,不得出境。”萧镜寒皱着眉头道。

     “不会吧,这么严重?难道……”我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要问什么?但是,应该不可能啊。省委和纪委这么做就不怕引起‘官愤’吗?看来这蜀省的天,要变了。”萧镜寒沉声道。

     “你想一想,有没有可能,是省委和纪委在博弈的过程中才导致了这个结果呢?”我突然开口道。

     萧镜寒听见我这话,先是下意识的一愣,随即笑道:“行啊,没有想到我们的苏经理还有这个超前的政治意识啊?”

     “嘿嘿,萧总过奖了。不过我想问,这件事情不会波及到……”

     我的话直接被萧镜寒打断了,斩钉截铁的说道:“这个你放心,我的父母我最明白。我告诉你,我之所以能这么年轻就爬到这个位置,跟我父母一点关系都没有,全部都是能力使然,为了这个事情,我的父母还专门到省委汇报过。”

     听出萧镜寒语气里面饱含的高傲与骄傲,我不由得哑然失笑。没有想到这个女强人还有如此小女人和傲娇的一面。

     “笑什么笑,还不快去工作?!”看着我这个样子,萧镜寒立马又冷下脸,阴沉的说道。

     真的是翻脸比翻书还快。

     “好好好,你是老大,你是老大!不过我想问一句关于咱们旅游的事情……”

     “唔……”萧镜寒捂着光洁的额头,有些头疼的样子。过了一会儿才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那就海南吧。”

     “嗯。”我点了点头,退了出去。

     我想象之中的风暴并没有来到,反而相反,蜀省官场政治出奇的平静。其实从小我就对政治这个东西特别感兴趣,也许是出生于孤儿院的原因,从小我就特别想做大官,也许说起来很可笑,但是我想这也是大多数挣扎在底层人民的想法。

     只有当了官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才能改变别人的命运。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选择加入国企,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当萧镜寒跟我提出这个条件的时候,我才那么容易就答应。

     直到现在我的心里,都还有一个目标和梦想。那就是,等我做了大官,我就把我们的孤儿院重新改造一遍,把当年那些压榨剥削我们孤儿院救济款的那些贪官们,一个个全部的抓进去。

     我现在都还记得,我六岁的那个晚上,面黄肌瘦的老院长把一块块干瘪瘪的面包塞到我和孤儿院其他孩子的手里。

     浑浊的眼光里满是慈爱。

     尽管多年之后,我依然忘不了。

     那天以后的三天之后,老院长的尸体被发现在屋子里。法医的诊断结果是长期的营养不良和过度劳动。

     那个时候我们才知道,原来每天老院长还在顶着七十多岁身体去夜黑市扛水泥包。然后用自己那么微薄的补贴和工资给我买来那干瘪瘪的面包。

     所以我才那么的想要努力的往上爬!总有一天,我要将这社会所有的黑暗踩在脚下!从那一年开始,我开始到处求学,我开始学习政治,开始学会尔虞我诈,尽管一直没有机会能够把它付诸于实践,但这些一直都深深地藏在我的心中。

     也许有的人会觉得这很荒唐。一个七八岁的孩子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可是这就是现实!穷人孩娃早当家,寒门难再出贵子!

     这都是被逼的!也只有这样,我才能最终的改变我自己,改变我的命运,改变我的人生。才能胜天半子!

     “咚咚咚!”

     就在沉思的时候,一阵敲门声突然打破了我的沉思。我不动声色地抹掉了眼角溢出的泪痕,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平静而不沙哑,说道:“请进!”

     进来的是前台秘书小文。

     “是小文啊,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的苏经理,前台突然来了一个人说要见您,而且嘱托我一定要把这些东西交到您手上,您看到东西之后一定会见她。”小文把一个信封放到了我桌子上。

     “好了,我知道了,你出去吧。”我笑道。

     “是。”

     看见门关上了,我才慢慢的取过信封。看见上面娟秀的字迹,我不由得神情一震,这个字迹,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苏君亲启。”

     我嘴角掀起一抹苦涩的笑容。果不其然,打开信封,空空荡荡。

     叹了一口气,我站起身,向下面的前台走去。

     那里正有一道倩影坐着等我。我不由得伸出手,整理了整理脸上的笑容,大步走到那个女子的面前,大大方方的伸出手笑道:

     “陈小姐,好久不见。”

     女子一如既往的熟悉和陌生,一身古风和现代风结合的装束,略施粉黛,光洁的鹅蛋脸上左右两颗对称小痣显得极为可爱。

     这副打扮和面貌显得落落大方而又不失体面。

     “苏先生。好久不见。”陈媛媛似乎并没有因为这个称呼而感到丝毫惊讶,伸出手握手笑道,一触即离。

     “坐吧。”我请道。坐下之后,我扭过头说道:“小文,泡茶。”

     “是,苏经理。”

     扭过头,我开门见山的直接问道:“不知道,陈小姐这次来有何贵干啊?”

     “哦,没什么。”陈媛媛微微一笑,格外灿烂却刺的我心口发疼,道:“刚好跟着我们公司考察团过来你们公司考察,在领导职务一栏里面看到你的照片,开始还不敢相信,于是就找前台要了张信封,没有想到真的是你。”

     “呵呵。”我略带自嘲地笑了笑道:“我还以为陈小姐有什么东西落我这里了呢。”

     陈媛媛的手微不可查的一滞,呼吸有些急促的说:“苏舟,咱们就不能好好的说一次话吗?”

     “可以啊。”

     “我当初也是没有办法,你能理解我一下吗?”陈媛媛问道。

     “可以啊。这么多年我一直很理解你呀。”我认真的点了点头,随后我直接站起了身,转过身,用行动表明了我的态度。

     “那你为什么要这样的糟蹋自己?我知道你是一个多么高傲的人,为什么你要这么做?”陈媛媛也是站起了身,对着我的背影有些急促的说道。

     我沉默不语,抬起步子就要离开。

     “我已经问过你们公司的人了。”陈媛媛顿了顿道:“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去做上门女婿,你就是这么报复我的吗?这样换来的故作风光与报复,你觉得有意思吗?”

     “没意思。”我头也不回地说了三个字,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陈媛媛站在原地,好久之后才慢慢平复了呼吸,恢复了脸色,随后若有若无的眼神瞟了右上角屋顶一眼,咬了咬银牙,转过身也快步离开了。

     回到办公室,一路上,我面带微笑,看不出任何喜悲,就算是回到办公室之后,也是一样。因为我始终记得我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过这样一句话:把自己的喜悲写在自己脸上的人,永远都不会有多大的出息。

     然后我不知道的是此时此刻,就在萧镜寒的办公室里面。萧镜寒正一脸玩味的看着电脑屏幕,如果我在这里一定会很惊讶,这正是前台大厅的监控录像,而且正是我和陈媛媛对话的那一段。

     “呵呵……真有意思,糟蹋……”萧镜寒眼神中异样神色一闪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