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带上秘书
    “就是啊,黄部长,不要激动,这件事和你又没有关系。”四岩市市委书记,省委常委,钟良云同志说道。

     “曾省长,随后我会将这件事情做成一份详细的报告,回头亲自向您做检查。”黄文政不理会钟良云,沉声道。

     “好,黄部长你也不要太担心,我们党,我们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是不会冤枉任何一位好同志的,这件事情我将亲自督办。”曾北望道。

     “是,谢谢曾省长。”

     这一场省委常委会,召开的惊天动地,但又不动声色。为什么呢?因为,所有的人都是一脸笑意,但是,就在这一脸笑意当中却决定了,十几位厅局级干部的去向和政治生命死亡,其中甚至不乏各地级市的党政一把手。

     散会的常委们都在想,曾北望这是想要干什么?是要向中央表决心吗?但是,这里可是蜀省,他曾北望苦心经营了十几年的蜀省啊!他不怕拔出萝卜带起泥吗?

     省委大院的花园之中,曾北望正在和省纪委书记元业散步。

     “老元啊,你说我这次这个事情办的怎么样?”曾北望先开口。

     “我只有四个字来形容,无懈可击。”元业哈哈大笑道:“现在外面恐怕都在传了,为什么曾省长这次敢下那么大的决心打破蜀省的政治生态平衡?这是在向中央表决心啊!”

     “是啊,我不仅是在向中央表决心,也是在向即将到来的省委书记表决心啊。”曾北望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盛开的正灿烂着的牡丹,沉声道。

     “消息可靠吗?”元业惊讶的问道。

     “当然是可靠的。不然中央不会在这个关键的时候派中央巡视组来。你知道这次中央巡视组组长是谁吗?”曾北望抚摸着牡丹问道。

     “听说是因为雪藏了很久的干部。”

     “何止是雪藏啊,简直是冰冻。一条曾经冻僵了的毒蛇啊!”曾北望突然摘下了一片花瓣。

     “省长……这,应该……”

     “元书记!”曾北望的语气突然变得严厉和冰冷了起来:“你在怕什么?!身为纪委书记的你在怕什么?难道你有问题不成?!”

     “省长,这……你可真会开玩笑。”元业一愣,连忙憨笑道:“我倒是不怕,我怕我们党内有些干部开始怕了呀!曾省长,我有一个建议。”

     “说来听听……”

     “我建议在中央巡视组巡查期间,省内所有厅局级以上干部及其家属一律不得出境,除非是早三个月以前安排的外事活动。此外,每个厅级以上单位,包括各地级市政府,市委严格打卡,每日打卡情况上报省委,省政府办公厅和秘书处核实。”元业沉声道。

     “嗯……”曾北望沉吟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若无其事的说道:“好,就这么办,那么,这件事情就以纪委的名义发布下去吧!”

     “这……省长,这样不好吧,这毕竟涉及到行政指令,还是以省委的名义比较好吧。”元业连忙道。

     “呵呵,那就省委和纪委联合署名吧。”曾北望呵呵笑道:“不过,召开各级干部重新学习中央八项规定六项禁令的事情,就以你们纪委的名义吧!”

     “省长,这件事情上我不同意你的意见。”元业一愣,直接说道:“中央巡视组一来咱们就学习中央八项规定六项禁令,这是不是有点作秀的成分在里面呢?还是在向外界表明说我们蜀省干部真的禁不住查呢?这传出去,政治影响可不是很好啊!”

     “哦?”曾北望惊咦一声,突然转过身拍着元业的肩膀哈哈大笑道:“哈哈,这一点是我疏忽了……不过啊,外人都说我咱们蜀省的纪检委书记为人憨厚老实,我看你这是张飞绣花,粗中有细呀,哈哈哈……”

     “呵呵,愚人千虑必有一得嘛。”元业憨厚的笑道。

     “我看你是大智若愚啊!”曾北望一边走一边哈哈大笑道。

     “那省长,没有其他的什么事情,我就先去落实配合中央巡视组巡查工作的事情了。”元业道。

     “好,去吧。”

     走出省委大院,元业抬头看着蜀省常年阴沉沉的天空。暗骂了一句:“老狐狸!”

     其实,到底谁才是真正的老狐狸呢?谁都说不清楚。元业知道,长相憨厚甚至看起来有些木讷的他,这一次中了曾北望的套了,这个“禁今”一出来,必定让蜀省的政坛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搞不好,还会引起“官愤”。

     本来他提出那个方案的原意,是为了让以省委的名义下发下去,可是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曾北望这个老狐狸识破,被反将了一军,最后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步,反被拖下了水。

     “唉……”

     一个小小的署名问题,有莫大的学问啊!

     …………

     天府集团大楼。

     我翘着二郎腿,旁边泡了一杯茶,玩着手机。这一刻,我感到了生活无比的惬意,然而下一刻,一个电话打了过来,打破了这种惬意。

     “苏舟,我回来了,到我办公室来一趟。”萧镜寒清冷的声音传来。

     “唉……”我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这日子恐怕要到头咯。

     来到萧镜寒的办公室,这一次,我有先见之明的敲了敲门,免得不小心又撞破什么好事儿,那这一次恐怕萧镜寒回去就得扒了我的皮了。

     “进来!”

     萧镜寒抬起精致的脸颊,看着我慢吞吞的走了进来,柳眉倒竖道:“你就不能走快点,看你那个样子,慢吞吞的,怎么我要吃了你啊!以前让你来见我的时候,可是跑得飞快,精神抖擞的。”

     “哎呀,人老珠黄,老夫老妻了嘛……”

     “你说什么?!苏舟!”萧镜寒咬牙切齿道。

     “没,没什么!”我连忙摆手道:“萧总,叫我来有什么事情吗?”

     “哼!”萧镜寒冷哼一声道:“没什么,就是找你来商量一下,出去旅游结婚的事情,初步定在三天之后,不知道你有什么意见,我们交换一下。”

     “没,我没有意见,你决定就好。”我无所谓的摆了摆手。

     “那地点呢?米国,东瀛,还是欧洲?”萧镜寒难得这么有耐心的征求了我的意见。

     “没问题,都可以,我没有意见。”我无奈的摆了摆手,说实话,长这么大,我连国都没有出过,我怎么知道哪里好玩,对我来说恐怕到哪里都好玩,免费旅游有什么不好?

     “嗯。我知道了。”萧镜寒眼睛里狡黠的神色一闪而过,我本能地突然闪过一抹不好的预感。

     “那么对于这一次我带一个秘书上,随身照顾我们的饮食起居,你应该也没有什么意见吧?”萧镜寒笑道。

     我:“……”

     看着萧镜寒的满脸笑容,我的心底突然涌出一抹悲伤:我说今儿个怎么这么好心,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征求我的意见,原来在这儿下的套等着我呢!

     “是辛蕊吧?”我问道。

     “嗯,对,真聪明。”萧镜寒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那爸妈那一关怎么办?”我试图垂死挣扎。

     “我会让辛蕊直接在机场等我们。”萧镜寒胸有成竹道:“至于地点嘛,就北欧吧,那里空气好,而且这段时间还可以看到极昼极光的。”

     “嗯,好。”我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萧镜寒办公桌上的一部电话突然响了起来,萧镜寒示意我嘘声,随后接起了电话,但是不知道是什么消息,萧镜寒的神色明显变得极为精彩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