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省委常委会
    这一夜,我彻夜难眠。当然,并不是因为隔着十几厘米的地方就是我曾经日思夜想的女神上司。而是因为……床太软,太舒服。说实话,这是这一辈子我睡过的,最舒服的床。

     我不由得想起一句话来:

     “十六岁时,我和你共用一张课桌,我们俩相距的距离不过十厘米。那个时候我眼角的余光全是你。

     26岁时,清晨我醒来,阳光洒到你的侧脸上,看着你,我想和你慢慢变老。大概这就是爱情吧!”

     可惜我和萧镜寒,并没有这样的感情,相反,我和她,大概可以算是真正的同床异梦吧!

     就这样,一夜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终于熬到了第二天大清早。

     “哟,苏舟这是怎么啦,昨天晚上没睡好?”一出门,丈母娘看见我的样子,一副吃惊的表情道。

     我刚要开口说些什么,旁边的岳父连忙拉了岳母一把,努了努嘴,紧接着,岳母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拍了拍脑袋道:“瞧我这脑子,年轻人嘛,可以理解。不过还是要注意身体,注意节制啊,张妈,一会中午煮两个羊腰子,给姑爷补一补……”

     我:“……”

     紧接着,萧镜寒的声音传了过来,一副慵懒的样子吆喝道:“小舟子,去把拖鞋给我拿过来,下不了床了……”

     看着岳父岳母一脸大有深意,坏坏的表情,我不由满脸黑线。这一家子……奇葩啊!

     “对了,张妈,中午再煮一碗乌鸡汤!滋阴!”

     我:“……”

     进屋,一把把门关了,我的胸口剧烈起伏着,冲到床前,低下头咬牙切齿的道:“萧镜寒,你够了!”

     “哼。你也知道够了吗?昨天晚上你怎么对付我的?还去旅游,我呸!”萧镜寒扬着光洁的下巴,高傲的如同一只小孔雀。

     “你!你这是报复……”

     “对,没错,就是报复。”我认真的点了点头。

     “你……混蛋!”

     “对,没错,我就是混蛋。”我再度认真的点点头。

     萧镜寒:“……”

     “好了,不和你扯了,我先出去洗漱吃东西了,不过友情提示一句,萧大小姐,以后早上起床的时候千万不要跟别人吵架,更不要在吵架的时候做什么大幅度的动作。因为……”我淡淡地瞥了一眼萧镜寒胸口那一抹深不见底的白皙,然后淡定的走开了。

     “你……!”萧镜寒一手扯起睡衣,捂住胸口,一手指着我的背影,气的手直发抖。

     “苏舟!你个王八蛋!”

     听着门后传来的咆哮,我不由得微微一笑,暗自得意道:“小样儿,跟我斗,你还嫩个多。”

     吃完早饭,岳父岳母都要去上班了,尽管中央八项规定,六项禁令已经出来了,但是二老身为副部级高官还是有专车和秘书的。而萧镜寒就没有办法了,何况是我,只有坐着私家车去公司了。

     天府广场一如既往的繁华,尽管才早上8点多钟,路上就已经人来人往,摩肩接踵了,车子的事多的一排一排的,宝马满地走,奔驰多如狗。幸好省政府家属区距离集团并不是太远,不然路上恐怕又得堵半天。

     “今天我恐怕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在公司,打过卡,查过岗之后我就会离开,你在公司,自己做自己的事情吧,帮我看着点儿。”在车上,萧镜寒一脸平淡的对我开口说道。

     “怎么了,有什么事吗?”听出来萧镜寒语气里面有点不对劲,我不由得开口问道。

     “没什么,就是中央来了一批巡视组人员,我需要陪父母一起接待一下。”

     “哦,我知道了。”

     …………

     与此同时,蜀省省政府办公大楼。蜀省代省长曾北望正在组织召开常委会议,讨论一批干部的处置问题。

     “同志们,这一次中央派第五巡视组人员巡查我省。我们一定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严格配合中央巡视组工作,做到有贪必惩,有腐必罚,以达到净化我们党的队伍和目的。”曾北望沉声道。

     说着,曾北望从面前一叠文件里面最后面抽出一张纸来。

     “这是今天早上,省高级人民法院萧建国院长和省高级检察院汪洋华院长交给我的一份名单。”

     然后准备曾北望的发现,在座的不少人神色都是一震,脸色有些不自然起来。

     “同志们,我希望,在中央巡视组正式开始巡查之前,我们能够自觉地处理一切贪腐分子!这个计划是我自从当上代省长的那一刻就决定了的,直到今天,终于要收网了!”曾北望神情凝重,他知道,恐怕在座的很多人都是禁不住查的,而且这份名单必然会引起蜀省政界大地震。

     可是他也没有办法,曾北望主政蜀省各地要务十几年了,先后任过三个地级市的一把手,后边又在省委常委的班子里面待了十几年,好不容易才五十多岁的最后关头,爬上了这个代省长的位置,在省委书记的人选还没有确定的情况下,现在他这个代省长,省委副书记就是蜀省的一把手,他必须要尽全力,把这个“代”,最快给去掉。

     “元书记,这个名单就由你来念吧!”曾北望把名单交给了坐在自己右边第一位的蜀省纪委书记――元业。

     “好的。”元业接过单子,简单的扫了一下,但紧接着,脸上又是一震,神色变得凝重了起来。

     这个情况被不少人看在眼里,心里面都是一突,身为堂堂的蜀省省委常委,身居副部级高位的他们心里面竟然有些惴惴不安起来。当然,一个人脸上都是神态自若,面带微笑,看不出喜悲。

     “经蜀省高级人民检察院,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由蜀省高级人民检察院反贪局核实。发现以下同志,身居要职,但贪赃枉法,生活作风不端,有损党性国形,严重违反党纪国法,现向蜀省省委汇报:

     中共石华市市委书记,雷空昆涉嫌巨额贪污,现已有实据证明其贪污公款4982万。

     蜀省省政府公安厅副厅长,黄石,涉嫌包庇犯罪嫌疑人,贪污受贿2700万。

     ……

     中共北谭市云方县县委书记,北谭市委常委,黄蒙,这些利用职务之便,提拔亲属,严重违反组织考核制度。

     ……

     洋洋洒洒,元业竟然念了十几个人的名字。元业的额头都不断有细密的汗水出现。不知道是因为名单还是因为炎热的天气。

     所有人都面不改色,但是心里面却是暗自着手,能够有资格提交到省委常委讨论决定的至少都是副厅级干部,这可是至少十几个厅级啊!

     所有的眼神同时也若有若无的瞟向了会议上的一位常委,此时此刻,这位常委脸上满是愤怒。

     他就是省委常委,蜀省组织部部长黄文政。

     “黄部长,怎么了,你似乎很不满啊。”曾北望瞥了黄文政一眼。

     “曾省长,我检讨,我向省委检讨,是我监察失职,用人不当,稍后,我会亲自向您和中央巡视组的同志做检讨。”黄文政严肃道,站起身,环视周围一圈,神色极为愤怒。

     “好了,黄部长,我相信这件事情你会给党和国家一个满意的交代。你先坐下吧。”曾北望微笑道。

     黄文政脸色这才稍稍好一点,坐了下来,自始至终,没有看坐在他斜对面的叶浅一眼。

     所有老狐狸心中也是冷笑:外人都传那黄石是你黄文政的私生子,现在好了,看来怎么收场。

     还有人用余光微不可查的扫了稳坐钓鱼台的叶浅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