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鹰司尚顺
    第二章鹰司尚顺

     “早安,尚顺。”

     “早安。”

     東京大学教育学部附属中等教育学校,三年二班,尚顺还没坐稳,一个长相略显老成的少年就凑了过来。尚顺也只好重新站起来和他互道早安。

     虽然以他们两个的关系,尚顺即使坐着也没问题,但对方都站着,如果他坐下,显得就不那么礼貌了。如果一般人的话,可能不会在意,但尚顺非常注意这些。看似随意的一举一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把人给得罪掉,而且他的性格也不会允许这些。

     尚顺,尚顺,希望真的能一帆风顺吧。

     尚顺默念着自己的名字,默默地祈祷着。这是他前生就保留的一个习惯,三十多年来只要有空,就必然会在心里默默地祈祷一番。这一世更是每年都会去镰仓鹤冈八幡宫和金阁寺、银阁寺上香求签,说是求个心理安慰也好,还是其他什么也罢,总之这些年从未间断过。因为尚顺相信,自己能来到这个世界上原本就是神的一个恩赐,当然,说恶作剧也不是不可以。更何况,他的身上还发生了其他的一些事……总之,因为这一下,他反而对神明越发的敬重了。

     尚顺之所以叫尚顺,是因为八十年代广场协定之后日本经济不振,这个时期在经济史上被称为“失落的十年”,普遍的经济不景气当然也影响了尚顺家,起名为顺也有希望小尚顺的降生能带着他们一家走出困境的期望。

     不过,对于这个名字,小尚顺自己最开始是有点反对的,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这个名字有点不吉利。

     历史上比较出名的一个尚顺就是室町时代的畠山尾张守尚顺了。此君的人生看成一部悲剧史也未尝不可。简单总结一下,明应政变之后畠山尚顺被同族的畠山义丰夺取了家督,自己只能狼狈逃亡,后来虽然夺回了家督之位,但晚年又被家臣集体流放,可谓悲惨。

     一想到自己跟这个人同名,尚顺就有点莫名的不爽。但一个婴儿连话都说不了,就算想反对也肯定没用,而且家人估计也想不到这一层,等到了三四岁,尚顺突然发现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居然莫名的觉得还不错,于是也就这么一直下来了。

     “早安,鹰司君。”

     随着跟他相熟的人纷纷过来打招呼,尚顺的心中还是有点小得意。这不仅仅是因为他人缘好,长得帅,他的姓氏就代表了很大的一股势力。

     鹰司家的起源要追溯到平安末期藤原北家的藤原忠通分化出近卫家和九条家,随后近卫家分化出鹰司家,九条家分化出一条家和二条家,此五家合称五摄家。自此关白和藤氏长者就长期被这五家轮流把持,除了关白曾被丰臣秀吉和丰臣秀次短暂窃取之外,直到明治维新废除关白和征夷大将军为止。明治维新后鹰司家因为家格处于公家的顶点,理所当然的被授予了公爵之位。

     而尚顺的爷爷就是鹰司家的第二十八代家主,伊势神宫大宫司,日本电气通信组织(日本電気通信システム)社长,鹰司尚武。

     虽然在二战之后被美国强迫开始的日本民主化改革导致这些传统华族失去了身份和部分势力,但一个存在了千年的家族本就底蕴极其深厚,在政界当然也不会少了关系。只不过这些都不是尚顺所能动用的罢了。除非有很正当的理由,不然他所能动用的绝大部分都只有他自己的个人努力所得。

     “松木君,我不在的这几天应该没出什么事吧。”尚顺一边应付着和他打招呼的人,一边抽空询问他前排的那个眼镜青年。

     “请您放心,鹰司殿,社团运转一切正常。”名为松木的眼镜男忙不迭的用尊敬语回答了尚顺的问题。

     “你非要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

     对视不到两秒,松木就首先败下阵来,耸了耸肩道:“你可是五摄家出身,而且家里就你这一根独苗,将来肯定是要继承家主的位置的。我可就惨咯,只有羽林家的家格不说,上面还有一个大哥,就算是家里的那些财产我都分不到多少。尚顺君,到时候你可要拉我一把啊。”

     “尚顺,社团活动没了你,总感觉怪怪的。”之前第一个和尚顺打招呼的少年也凑了过来。“老实交代,你都干嘛去了?是不是去和那个粉头发的可爱女孩子约会了?”

     “佐竹君,你既然这么有闲工夫,我给你们留的作业做完了没有?下午社团活动的时候我会好好检查一下你的。”尚顺扫了他一眼,淡淡的声音中总能让人觉得有点古怪。

     可如果细细去想,似乎又没什么不对。鹰司尚顺平时说话也是这种淡淡的口气,似乎这个学校里没有什么东西是能让他放在心上的。

     佐竹立刻强行转移了话题:“尚顺,你的小说怎么样了?就是那个《刀剑神域》。”

     尚顺隐蔽的翻了翻白眼,倒也没有追究,顺口答道:“还行吧,销量还不错,目前累计销售超过一百万册。也不枉我一番辛苦。今天我请客,放学以后想吃什么自己选。”

     “一……一百万册!每本抽成八十日元,那就是……”

     “八千万!”松本很快给出了一个答案,而且这个答案还是低吼出来的。

     “八千万很多么?别忘了我的资金绝大部分都在干嘛。”

     面对尚顺的补刀,二人果断给跪了。是啊,您这种大少爷当然觉得没什么了,毕竟您可是在两年前就敢在次贷危机的时候趁机做空的人物,我们这种凡人怎么可能比啊。

     不过,有个大人物的身份就是好,轻小说的抽CD比一般人高。我们这些普通人还在为了自己的未来而担忧的时候,你已经做到了这个地步,我该说,真不愧是天才么。二人暗暗吐槽了一句,终究还是没在说话,这个打击……有点大啊。

     PS:老实说,我非常的讨厌主角是少年,但为了剧情展开不得不这么写一下了。而且按照心理年龄来说,主角其实已经四十多甚至更老了。前世主角二十岁心理年龄至少三十岁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