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r id="UgcHrYyCaj"></abb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你带我来就是吃这玩意?
        阿豹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冷冰冰的态度,听到程妈的话,挑挑眉头,微微一笑,不知不善言辞还是不爱说话,没拒绝也没同意,招呼了一声小不点就离开了。

         “老程,我看还是算了吧,你瞧咱家的狗自从跟了他一天后就屁滚尿流地逃回来了,这不现在见到这一人一狗就吓成这幅狗样。”老王摇头道。

         “谁让你家的狗忒没出息了呢。”程妈笑着打趣道。

         老王话锋一转,叹息道:“这娃就是性格闷了些,不然咱村的姑娘早就扑上去了。”

         朱姐很不认同:“你可拉倒吧,前不久我好心帮他介绍过对象,哪成想这娃太不上道了,当着人家姑娘面直接就给拒绝了。”

         “哎,你们说他以前到底是做啥的,咋就突然来到我们这个鸟不拉屎的穷乡僻壤,一呆就是三年?”老王的八卦心开始起来了。

         “好了好了,别人的事咱就别瞎操心了,不管怎么说这娃来咱村后,确实帮了我们不少忙,这不今天幸亏有他在。”程妈看了一眼程曦。

         几人边走边聊,各回各家。

         宁安心不在焉的跟在程妈等人身后,脑子里全想着的都是刚才程妈说的练练?练啥?怎么练?当再听老王的话,看了一眼大黑,似乎明白了什么?这大黑估计被阿豹给练怕了?但也不至于让大黑怕成这个样子?

         一时想不通,索性懒得去想了,反正以后离这个人远一点就好,他不傻,从程妈等人字里行间对他的评论以及他在高山里亲眼所见,这个叫阿豹的男人很神秘,或许用危险来形容更加合适。

         一夜无话。次日宁安很早就醒了,程妈和程曦还在屋里睡着,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先去撒了一泡晨尿,撒完尿自觉的用泥土盖住,再到附近的河边喝了几口水,漱了漱口,用猫爪洗了把脸后,随之而来的就是一阵饥饿感。

         变成猫后,他的胃口比为人时更大,胃的消化能力实在太强,由于昨晚把半碗饭给了大黑,压根就没吃饱,一大早饿的也比平时快。

         回家后,程妈程曦她俩还在睡觉,看了一下墙上的挂钟,5点不到,还挺早,想吃上程妈的早饭估计还得等上一会,虽然墙角边还有半包猫粮,但他却没有任何有要吃这玩意的想法,在屋子里搜寻一番,只找到一小块巧克力,没任何顾虑的吃了起来。

         他的胃跟别的猫不同,反正什么都能吃。但是一小块巧克力依旧不能解决他的饥饿感,无奈的走出了屋子。

         正巧老王家的大黑站在门口,看样子老王的气应该消了,这二货终于恢复自由了。大黑看了他一眼,朝他狗吠了几声,没有了以往的恶意,多了几分亲近的意思,显然昨晚那半晚饭送的到位啊。

         宁安看了他一眼,算是跟它打了招呼,自顾自匍在门口,饥饿状态下连带着整个人都提不起劲,完全没心思跟着这二货闹,眯着眼,准备先睡一觉再说,可这二货不停地朝他轻声的狗吠着,身子朝着别处挪了挪,伸出狗爪子在他身上蹭了蹭。

         这货想干啥?让我跟它走?真烦人!

         宁安睁开了眼,完全没有想跟着它走的想法,但是实在架不住这二货的死缠乱打,他无奈的起了身跟在了大黑身后,倒想看看这二货想带自己去哪。

         大黑走路姿势自带喜感,摇头晃尾,扭动的幅度极大,东瞅瞅西望望,生怕别人不知道,时不时狗吠几声,很快……它的几只同伴就朝它这边跑过来了。

         别看这货在阿豹面前那副胆小畏惧,避之不及的样子,在这几只狗面前,大黑瞬间恢复了以往的神气和威风,这几只狗活蹦乱跳地围着大黑转着圈,有讨好的意思,看这样子大黑在它们心中的地位还不低。

         当这几只狗看到大黑身后还跟了只猫,顿时龇牙咧嘴朝着宁安一顿狗吠,意思很明白了让他赶紧滚呗,宁安直翻白眼,老子还懒得跟了,谁让你们老大非要我跟着它呢?

         这个时候就显示了大黑的地位,它朝着这几只狗狂吠一声,现场立刻安静了,然后朝着宁安走了过去,靠了靠他后,看向面前一群小跟班,仿佛在说这是我哥们!其他狗不傻,刚还嚣张跋扈的,转眼间就朝着他摇头晃尾起来了,以示友好之意。

         它们接纳他,可不代表宁安就愿意跟它们成为一伙,傲娇的愁了它们一眼,一群乌合之众!猫爷的智商都能碾压你们几百条街好吗!

         大黑在聚齐了小伙伴后,雄赳赳气昂昂地朝着前方走去,宁安始终跟它们保持一定的距离,他现在虽然是只猫,但无奈身体里住着一个人的思维,跟在这帮畜生身后,总感觉怪怪的。其实主要是不知道这群二货要去哪里,心里有些忐忑啊!

         越往前走空气中弥漫的臭味就越重。

         宁安皱了皱眉,怎么这么臭?

         反观大黑等狗,却是一脸兴奋,脚步越来越快,朝着不远处一个地方跑了过去。

         很快宁安跟着大黑来到了一个地方,大黑等一群狗不再往前,停在了原地。

         眼前有一块牌子,上面写了厕所二字。这是吴山村的公共厕所。

         宁安有些疑惑大黑它们来这干什么?突然身体一抖!

         它们不会……不会……过来吃屎吧?

         狗喜欢吃屎其实是一种母性行为,这个是他之前从一本书籍上看到过的,不过身在都市,倒是没有亲眼见过狗吃屎的场景,渐渐地就觉得写这本书的砖家全是在瞎掰扯蛋,毕竟他真的很难理解,那玩意有啥好吃的,吃啥不好非要吃屎啊!!!

         可是就在他猝不及防时,在大黑的带领下,这群二货竟然真的走进了厕所,好奇心驱使下,宁安跟了进去,但是……里面的场景真的让宁安有种瞬间倒胃的冲动啊,太特么恶心了啊,我次奥!竟然真的吃屎!真!的!吃!屎!啊!

         看他们这么熟门熟路的样子,估计还不是第一次……

         这玩意怎么咽得下去啊?

         吃的还特香!还这么津津有味!

         这画面让宁安不忍直视。

         宁安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回去以后一定要把那个饭碗给换掉!尼玛,猫爷的饭碗竟然被一个喜欢吃屎的狗碰过了!想到这里,宁安又一次想要呕吐……

         大黑边吃着,边看着宁安,显然是让他过来也一起吃,可香了!

         宁安:“……”你带我来就是吃这玩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