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r id="UgcHrYyCaj"></abb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真特么丢人
        最近几天一直阴雨绵绵,今天难得出晴,宁安缓缓走出了屋子,被程曦研究蹂躏了几天后,这丫头终于把注意力转移到别处去了,他也才有了难得的轻松自在。

         懒撒地匍匐在院子里晒着太阳,变成猫后,日常生活重复枯燥,吃饱了眯一会,醒来了溜一溜,没有人类该有的烦恼,日子过的越过越惬意,越来越没追求了。

         仓库里那只大老鼠被他杀死后,他再也没有嗅到其他老鼠的气息,没有最好,他确实不太擅长捉老鼠这事。

         上一次侥幸成功杀死老鼠,运气成分占了大部分,但是,下一次万一遇到一只更狡猾,更精明,更警惕的老鼠呢?做人得有后顾之忧,做猫也得未雨绸缪啊,他暗自打算找个机会学学这方面的技能,不用一直被动。

         杀了老鼠,程妈很满意,尤其看到自家这只猫从不到处随便拉屎撒尿,身上特干净,吃饭不挑食,喂啥吃啥,吃的还特干净,这让一向节省的程妈对他很是欣慰,看他的小眼神明显有了变化,也不在一口一个小花了,在程妈心中,他的地位显然有了上升。

         程曦从上午出去就一直没回来,不知道去哪疯了,她最近由于学校大面积重修施工,放假在家。

         程妈正在隔壁老王家,和老王以及一个宁安不熟悉的中年妇女磕着瓜子,不停唠着嗑,家长里短的琐碎小事在她们嘴里就像说了一场精彩无比的相声,你一言我一语的,噼里啪啦的讲得津津有味,估计还缺一个牌搭子,否则此刻应该正处于碰吃杠胡的节奏中。

         老王家有一只大黑狗嫣儿吧唧地被一根狗链拴在了院子的围栏上,别看它现在这幅要死不活的模样,两天前可威武了,他亲眼看见这货硬生生把一只体型比它大一圈的狗咬死了。

         宁安差点被这货憨厚老实的外表给欺骗了,有句话说的真不错,一个再如何憨厚老实的人,内心总有一股蠢蠢欲动,等待着爆发的小宇宙。动物也如此。

         听程妈说大黑咬死了另外一只狗,老王直接赔了狗主人两千大洋,气的老王差点一棒子把大黑打死。

         大黑命是保下了,但被饿到了现在,几天没吃,没有了以往的趾高气扬,这货估计是被饿坏了,这要放在以前当大黑注意到宁安的视线就是一顿狂吠,猫狗似乎本就不是一个道上的,不过现在这货学乖了,呜呜了几声,不敢再闹腾了,为了能吃上一顿饭,也怪难为这货了。

         隔壁院子里程妈等人还在唠着嗑,突然宁安的耳朵动了动,他听到了老王的话。

         “我准备找人过来给它阉割一下。”

         “嗯,确实有必要,阉割后性格相对温顺点,不然下次咬到人就不好了。”程妈附和道。

         “是啊,省的这货再给我惹事。”

         宁安下身一紧,同情的看了一眼被蒙在鼓里的大黑,这货正值壮年,狗生才刚开始,这么快就要面临太监的遭遇。

         傻大个大黑听到老王的声音,活跃了起来,还朝着老王摇头晃尾地示好着,宁安直摇头,还嘻嘻哈哈的呢,到时候命根子都没有咯。

         他怕程妈等人把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身上,他可不想成为一只太监猫,作为一个拥有人类思维的他来说,遭不了这罪,赶忙走进了屋子。

         但还是没逃过老王的眼睛,她看了一眼溜进屋子的宁安,笑着建议道:“你家那只猫要不要一起阉割咯?一起呗,我听小曦说是外面捡来的野猫,这种野猫很有野性的。”

         宁安差点摔在地上,吓得屁滚尿流,这该死的老王,够狠!

         “咱家的猫可懂事了。”

         程妈骄傲的看了一眼宁安,笑着摇摇头,拒绝了老王的建议。

         幸亏程妈有主见,宁安长舒一口气。

         没兴趣继续听他们没有任何营养的唠嗑,熟悉的走进了程曦卧室,警惕着外面的动静,跳到了电脑桌上,驾轻就熟地打开了电脑,输入了1到6这种简单粗暴的开机密码,自从上次瞄到了开机密码后,这已经是他第二次使用电脑了。

         从政治,科技,财经,娱乐到五花八门的新闻,宁安选择的浏览着自己感兴趣的新闻,熟悉着这个陌生的世界,第一次上网他就已经确定了不是自己以前那个熟悉的世界了,在自己身上发生这匪夷所思的事,宁安感慨万分,人倒霉,喝口水都能被噎死啊。

         时间一晃快到晚饭时间了,程妈也快回来烧饭了。

         宁安关上了电脑,有了上次偷吃被发现的经验,他现在很注意细节了,不敢疏忽,很有经验的把浏览历史等记录全部给清除的一干二净,又查看了一下电脑周围有无蛛丝马迹,没发现异常,这才放心的跳下了电脑桌。

         他不想第二次被人发现一只猫会识字,会打字,用电脑!那也真的太骇人听闻了。

         程妈烧好饭后,还不见程曦的身影,打了一个电话后,就先吃起来了,估计她一时半会还不会回来,吃好饭,程妈给宁安准备满满一大碗饭后,就急匆匆地关上大门,看着样子又去隔壁老王家了,这是程妈每晚必做的功课——搓麻将!

         正吃着饭,听到隔壁老王家的大黑在院子传来一阵可怜兮兮的呜呜声,看来悲催的大黑今晚又是没吃上晚饭啊,看来赔了两千大洋让老王怀恨在心,气的够呛。

         宁安犹豫了一下,叼着饭盆从窗子上跳了出去,朝着大黑走了过去,给它送去了暖心餐。

         考虑到以后怕是要在这常住,势必要先跟它搞好关系,不然下次等它吃饱恢复力气了,看见自己又回到之前那个嚣张跋扈的屌样。借着送餐的机会,笼络狗心,把它给收买了,也不知道这狗知不知道吃人嘴短拿人手软这个道理?

         当宁安靠近后,大黑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朝他这边扑腾着,狗链子都快被它给拉扯断了,硬是不敢大声的狗吠一声,大黑果然学聪明了,生怕惹怒了老王,但它显然不知道自己已经在老王那被判了断子绝孙的重刑。

         把饭碗叼到大黑附近,宁安怕大黑饥不择食的把自己也当成了食物,小心谨慎地用脚把饭碗朝着大黑那挪了挪,大黑的瞳孔猛的放大,那只大舌头都快脱离了它的口腔像外伸出,浓稠恶心的口水成线状形的从嘴角流出,不用招呼,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差点把饭碗都给吃进去了。

         宁安捂脸,真特么丢人。

         大黑吃完后,期待的看着他,意思很明显了,这货压根就没吃饱啊,宁安也懒得理它,用脚掌勾住饭碗挪到身边,叼住饭碗,准备打道回府,突然程妈急冲冲的跑出了老王家,对着电话那头的人急忙道:“好的好的,我马上来!”

         宁安瞳孔收缩,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