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r id="UgcHrYyCaj"></abb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真相只有一个
        宁安原本就害怕老鼠,当看见程曦妈比划着那只老鼠的体型,足足十几公分长,都快赶上自己了。他身体一缩,尼玛,这老鼠吃什么长成这幅样子?表情不太丰富的猫脸上真的快挤出一个囧字了。

         他完全不在乎程曦妈口中一句一个小花怎么好,小花比自己好看,比自己机灵,比自己优秀,跟他有毛个关系啊?一个拥有人类思维的他,才不愿意跟这群平凡的物种归纳为一类的群体,不屑对比!

         但捉老鼠这事他显然跑不了了,程曦妈轻拍了桌子,肯定道:“那就试试看吧,抓不住它,至少可以吓唬吓唬死耗子,让那畜生晚上少折腾点,再这样下去,存储的往年稻谷都要被败光了。”

         吓唬?怎么吓唬?到底谁吓唬谁啊?宁安的毛发像脱缰的野马瞬间炸了起来。

         程曦瞧着宁安,竖起大拇指:“有志气!晚上就抓住它,给我妈看看!”

         宁安:“……”被误解了!

         吃过饭,程曦本想回到房间学习一会,程曦妈怕她真成了书呆子,硬生生的把不情不愿的她撵出去玩了。

         这样的妈还真少见,在他为人时,见过太多家长为了子女的学习成绩,逼着学习,报了众多的补习班,特长班,除了学习还是学习,宁安曾经也深受其害过,好在他练就一身“铜墙铁壁,刀枪不入”,他爸他妈才放弃了他,任他自生自灭了。有此妈,这丫头真的生在福中不知福。

         程曦走后,程曦妈忙着收拾碗筷,至于宁安,已经没继续考虑晚上捉老鼠的事,因为他真的很饿,先得填饱肚子再说。吃不惯猫粮的他,更不愿意去寻找外面地上不干净的东西,把注意力转移到桌上的没有吃完的剩菜。

         变成了猫,居然还对人类的食物依旧念念不忘,估计也就宁安这只怪猫了!

         程曦妈还在厨房忙活,洗碗,擦桌,拖地,显然忘了还有一只猫等着吃饭呢,他只能等会借机行事,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过了好一会儿,程曦妈收拾完准备离开厨房,没走几步,忽然想到了什么,拿起菜罩子盖在了桌上,看了一眼宁安,带着命令的语气:“你给我老实点,别乱串乱跳,弄坏了家里东西,看我怎么收拾你。”

         喵!

         看见宁安老实乖巧的回应,程曦妈很满意的昂了昂头,放心离开了厨房。

         厨房只剩下宁安。

         他小心翼翼地看着程曦妈走远的背影,过来一会,见程曦妈没注意到他这边,这才心里坦实的走向餐桌。

         一跃而起,借助凳子的落点,跳到了餐桌上,用猫掌蹭了蹭菜罩子,舒展猫爪,勾在了菜罩子底部,偷瞄了程曦妈,程曦妈正在门外跟邻居唠嗑,赶忙把菜罩子抬了起来,架在了一处碗盆上,宁安心生感慨果然没有人类的手使得灵活啊。

         有鱼,有肉。

         宁安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巴,口水都快留下来了,不说了,先吃再说,边吃边谨慎的观察程曦妈。几分钟后,盘中剩菜,席卷一空,宁安极度发扬了光盘行动,满足的摸了摸有些圆嘟嘟的肚子,三天了啊,终于吃了一餐正常饭菜了!美中不足差了一碗香喷喷的白米饭。

         宁安决定了,以后就这么干。什么猫粮,去你奶奶爷爷的!猫爷就好这一口。

         干完坏事,宁安很理智的盖上了菜罩子,恢复了犯罪现场,摇晃着圆滚滚的身躯,走到门口,酒足饭饱,打个盹,做一只猫其实也没什么不好啊。

         一觉醒来,程曦已经从风风火火地外面回来了。

         看见她妈正和牌友在隔壁院子里正热火朝天的凑麻将!程曦大声叫唤了一声:“妈!我!饿!了!”

         “餐桌上有剩菜,自己热热去吃。别烦你老娘赢钱啊!”她妈没瞅她,应了一句,说话间,就听见程曦妈大喊道:“等等!杠!哈哈!杠开!来来来!给钱给钱!”

         赢了钱的程曦妈心情顿时舒坦,说话都热乎了,看向程曦,“好闺女,你自己动手热热哈,你妈赢钱了给你买新衣裳!”

         “切!又来这一套!”程曦嘟嘟囔囔的回到了屋内。当走到餐桌上,打开菜罩子,程曦愣了几秒钟,“菜呢!”

         谁干的?这吃的也太干净了吧?除了红烧鱼那盘剩了鱼刺,竟然连汤都不剩!?她可明明记得中午还有剩菜的啊。

         程曦瞥了瞥门口那只乖巧老实的大胖猫,目光闪烁,她在怀疑是不是这只臭猫干的?可一只猫能这么聪明的偷吃完东西,又把犯罪现场恢复原样,那也未必太逆天了吧?作为一名学霸,不光在学习上出色,其观察力,注意力,甚至大脑的活跃度同样比一般人出色,瞬间侦探柯南上身似的,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目光移动的审视着“犯罪现场”。

         从四周地面,到木凳,再到餐桌。

         许久过后,程曦嘴角忽然笑了笑。

         门口的宁安瞅见,一愣,要出事。

         程曦朝他走了过来,抚摸着他的后背,盯着他看了一会,又笑了笑,“是你干的好事吧?”

         宁安也不看她,继续装傻。

         她也不管眼前这只猫能否听得懂她的话,犹如侦探柯南上身,继续分析道:“虽然你很想极力掩饰你的罪行,但是你犯了几个错误,我在一张凳子前面发现了带着灰色污垢类似猫掌的模糊印记,如果一个人脚底有灰尘,踩在干燥的地面,当然看不见,那么如果地面没干,脚底有灰尘,踩上去肯定有印子,而我妈正好有这么个习惯,就是每次吃好饭,都喜欢用湿拖把拖一下厨房,我观察过了,凳子前的脚印正好从你之前躺过的那个位置过来的,那就说明你至少应该走过去吧?”

         宁安:“……“啧啧,这丫头厉害。

         “其次我在凳子上发现了一根很短的毛发,还是呈现浅浅的淡蓝色,这浅蓝色毛发,应该是你的吧?如此的话,就说明你曾跳上去过,对吧?”

         程曦伸出右手指:“诺,就这根一厘米长的毛发。”

         宁安:“……”他已经惊呆了,连这个都能被发现?

         “再则猫不是很爱干净的动物吗,但是为什么你嘴上还有一些像汤汁的残留物体呢?嘿嘿嘿……”

         程曦歪着头,笑意正浓。

         宁安:“……”这丫头不干刑侦,真可惜了!

         程曦站了起来,突然伸出右手,指向他,义正言辞般地揭露着真相:“所以……真相只有一个!你就是那个偷吃食物的猫!”

         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能有这番逻辑分析能力,真的难能可贵啊。

         宁安真心佩服,忍不住喵了一声。

         程曦忽然激动的追问道:“你能听懂我说话?如果能的话,你喵个两声看看?”

         她一直觉得这只猫能懂人的语言,就差验证了。

         生怕这猫有什么顾虑,挺着胸脯,伸出三根手指指着太阳穴,郑重道:“你放心,我对天发誓,不会让第二个人知道!”

         宁安是有这个顾虑,确实怕被人发现自己的与众不同,被拖去实验室开肠剖肚研究,但是转念一想,一只猫能听得懂人话,这本就是多么匪夷所思,骇人听闻的事情,想让人相信都难,现在既然有人愿意相信,多一个愿意跟自己说话的人,其实也挺好,或许没那么闷。

         宁安妥协的“喵喵”叫唤了两声。

         程曦像买彩票中了五百万似的,兴奋的摇头挥手,一把抱起宁安,睁大的双眼,像看到一个稀世珍宝,不禁颤抖了起来,这时她妈走了进来,应该输钱了,情绪有些低落,当看到闺女像个疯子似的,不免担心道:“闺女,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程曦眉欢眼笑着,背对着她妈,拉起宁安的猫掌,拉着勾,轻声道:“放心,这是我们的小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