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你就只配做床伴!
    浴池里面暖暖的,苏叶也的确被折腾的腰酸腿疼,她明知道她现在不认怂也不行,故而他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了。

     也因为这样乖乖听摆弄的行为似乎取悦了帝辛,他很高兴,又折腾了几遍,弄得池里的水都荡漾出去了大半,然后抱了苏叶走。

     路上苏叶听人和他说大夫来了,又折腾着给她看眼睛。

     苏叶已经放弃搏斗了,没人知道近视眼这么严重的人被拿走了眼镜是什么样的感觉……生无可恋。

     激光治疗都很麻烦的眼,怎么可能还治得好?

     一个头发看起来一半白色一半绿色的奇怪大夫给她看了眼睛,然后又用有着奇怪药味的棉布在眼睛上擦了擦,开口交代。

     “每天擦一次。”

     交代之后,盖上了药箱就走了……那是这个大夫说的唯一的一句话,就这么一句。

     苏叶还真没想过他会遵守诺言送自己回家,就在眼睛擦完药之后,也不知怎的就回家了,被放在了属于自己的床上,盖好了被。

     心里高兴了一阵,但苏叶的确是累极了,也没空和他掰扯,躺在床上就睡了。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是被客厅的电视声吵醒的,伸了个懒腰后,就下意识的去摸自己的眼镜,旋即却发现,眼镜不见了!

     对,是被个人渣给捏碎了!

     混蛋!那副眼镜四千块钱啊!!!

     苏叶咬牙切齿的坐起来,然后耳朵里就灌满了电视哇啦哇啦的声音!

     俗话说,上帝关上了谁的一扇窗,就会再开启一扇门,苏叶的眼睛不好使,但耳朵特好用,这听着电视声震耳欲聋的,想也知道是谁来了!

     就她那个耳朵有问题的闺蜜!

     徐话说,驴找驴虾找虾,癞蛤蟆不找大青蛙。

     她俩一个是不戴眼镜睁眼瞎,一个是不戴助听器耳朵聋,所以做朋友也没什么奇怪。

     “我说烦烦,你能不能把助听器带上再看电视!”苏叶顶着个鸡窝头走出屋,幸好是自己家,不至于走走路就摔了,但也是瞪眼看了好一会儿才找到了躺在沙发上的人。

     此时徐帆已经在沙发上睡得呼噜震天响,因为耳朵不好使的缘故,所以苏叶喊了什么她也没听见,继续睡觉。

     苏叶摸索着找遥控器就找了五分钟,最后也没找着,气愤的直接拔了电源,随后一脚揣在徐帆身上:“起来!”

     徐帆吓一跳,惊慌的坐起来:“干什么!”

     她因为耳朵不好使的缘故,所以说话声音也很大,坐起来就看到满眼迷茫的瞪着自己的苏叶,挥了挥手:“你眼镜呢?”

     “丢了!”苏叶不想说这恶心的事,一屁股坐在沙发上,问她:“你怎么来了?”

     “啊?”徐帆此时瞌睡虫才起来,在沙发上找到了自己的助听器:“你重问一遍。”

     “我问你你怎么来了!”

     “啊小点声我能听见……”徐帆捂了下耳朵,嘟嘴解释:“我给你打电话,听见是个男的接的,有点诧异,就来找你。”

     苏叶心一蹦:“然后呢?”

     “然后我来的时候见着个大帅哥!他说是你男人!哎哎,那是真好看啊,还高……你哪里挖来的!”

     或许因为明白苏叶大龄剩女之痛,一说起这事儿,徐帆嘴都快咧到耳根,苏叶没戴眼镜都看清了她的嘴脸,一把就把遥控器顺手扔了出去。

     “别跟我提他!就是个一夜情的玩伴,用了就丢不用管它!”

     “啊?一夜情?别那么无情啊……有没有发展一下的意思?没有的话便宜我一下也行啊!”徐帆说着,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他给了你一块东西,说你想他了就……”顺手指了指某个好像石头一样的东西。

     苏叶也不知道哪来的脾气,没等徐帆说完,就伸手抓到了那个玩意儿,和遥控器一样,顺手就狠狠丢了出去!

     不过这次不同的是,这东西貌似很沉,苏叶也没看往哪儿丢,又是哗啦一下,新买的液晶电视碎了个透彻,屏幕掉了一地。

     苏叶和徐帆全都愣住了。

     “你不至于吧?”徐帆张大嘴:“多大仇多大怨啊……”

     苏叶咬了咬牙,忍着一肚子的老血,硬是没说出自己这是怎么回事。

     要说这帅哥的床,四千块钱上一次也不亏了!可不知怎的,她就是觉得闹心,有种……被背叛的恼火!

     苏叶越想越觉得闹心,丢下徐帆就独自进了屋,哐的一下摔了门,打电话给之前配眼镜的人说要重配一副之后,就倒在床上又睡了!

     二十四年才初经人事,到底是撑不住有点累。

     长期的宅生活,让她的体质变得特别差,动不动就腰酸腿疼,苏叶常常嘲笑自己,哪里像个二十多岁的大姑娘,分明是老太太。

     可她自卑,不想出门也是事实。

     就带着这种闹心的情绪,苏叶睡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醒来的时候,是凌晨一点。

     大半夜的没什么意思,苏叶就掏出手机来玩游戏,刚打开就收到了战队好友的邀请,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苏叶诚惶诚恐的接受了。

     这次的游戏很乖,没有跳出什么小窗口来,倒是苏叶因为眼神不好一直拖后腿失败,排位一路就掉到了白银渣!

     “尼玛!我刚上的黄金!早知道我应该配好了眼镜再玩!”

     战队里面有个叫‘大杀四方’的,许是被输气了,苏叶点开好友消息,全是他带着屏蔽词的恶毒叫骂。

     苏叶心里难过,咬咬牙没忍住,还是呜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或许是哭自己存了二十多年的贞操给了个混蛋,也哭自己命不好,又不是个认真学习的博士硕士,怎么把眼睛废成这样!

     而苏叶之所以在游戏里这么努力,是因为她之前加入了一个战队,战队里面说,等上了钻石,就有机会去打什么比赛,能认识好多人。

     这是一个睁眼瞎宅女唯一能隔着屏幕,用一个正常的模式去结交朋友的方式。

     她也想过正常人的生活啊……

     哭了许久,她才发现游戏里自己因为送人头太多而被举报警告了……这真是个大灾难,她在配眼镜之前都不能玩了,不然一定被封号。

     这下没了游戏的苏叶,更不知道该做点什么,就那么对着晨起的太阳看,朦朦胧胧的,倒是不刺眼。

     直到身后出现了一点声音,她回头,虚幻中见到一个人拿着她的手机翻看。

     “你看什么!”

     苏叶自然一下就认出他是谁来,也不想管他怎么进来的,反正打从认识他开始他就一直来无影去无踪的,苏叶伸手就想抢回自己的手机,却被他拦住了。

     “我不能看么?”

     帝辛想要绕开苏叶自然是极其简单的,而且他只是手腕一转,就把苏叶拉在自己怀里,紧紧的禁锢住。

     苏叶扭着劲儿的拧了一会儿,发现自己挣扎不过他,渐渐软了下来。

     “你究竟要干什么……”

     “没什么。”帝辛的声音凉飕飕的,不轻不重的拉了几下苏叶后颈的头发,让她抬头看着自己:“只想问问你,什么叫一夜情的玩伴,用完就丢?”

     苏叶被问的一愣,瞬间就感觉骨头都犯了寒,可还是嘴硬:“不是这样么?难道你打算娶我?”

     帝辛答得很快:“若你想,明日大婚也无所谓。”

     “哈哈哈!结婚?”苏叶不知为什么,笑着发起火来:“你逗我也要有限度!我不知道世界怎么了,出现你这样个东西,不知是人还是鬼!”

     帝辛被说的一愣:“是人是鬼重要么?”

     “当然重要!”苏叶河东狮吼一般的发泄不满:“我想要人的男朋友!尊重我,爱护我,不会上了床之后就企图干涉我的生活方式!限制我的行为!所以你这种神神叨叨的家伙就只配做床伴!用过一次滚蛋就最好了!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