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貂蝉与露娜!
    苏叶很迷茫,她很想问问他别的事情,可是最终还是被女人心给占领,问了有关感情的事。

     “为什么要等我?”

     帝辛笑眯眯的答:“因为我爱你呀。”

     “爱我?从什么时候起?”

     “从……很久以前。”

     “很久是多久?我小时候么?”

     “好了宝贝。”帝辛不再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直接把她抱起,直到放到卧室的床上,手里变了个药瓶出来:“让我们先把你眼睛上的药敷了,再谈别的。”

     “……好。”

     苏叶也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正好也需要安静,就任由他敷药。

     屋里安静的很,徐帆还在客厅里躺着,苏叶闭着眼,尴尬的吞了口口水,恳求了一声:“能把我朋友放到沙发上去么?地上凉。”

     “嗯。”

     帝辛应了,之后出去,又回来坐好,然后二人再次陷入古怪的静谧之中。

     苏叶眼前一片漆黑,这药要敷一会儿,可她还想和帝辛说点话……想了许久,决定还是就着刚才的事件说。

     “刚才要带走我的,是什么人?”

     “如你所见。”帝辛很直白的解释:“我们都是你游戏里的人物,存在即有世界,孙膑为了救回田忌,扰乱了位面,我就见到了你,他们想要把位面调换回去,就必须抓住这个意外出现的你。”

     “所以,之前在游戏里和我小窗说话的是你?”

     “嗯。”

     “……”苏叶偷偷翻了个白眼,之后又很迷惘的看着他:“那他们要抓我有什么用?”

     “当时,时空之门大开,我发现了你,就扯着你一同回到了这个世界,以至于两个世界开始相通,不少人类世界的人进入王者峡谷,想复原就必须有你参与,而且……”他说到一半,停顿了一下:“还有更多,你就不必知道了。”

     苏叶这就像吃苹果吃出半个虫子似得难受:“为什么我不能知道!”

     “因为……”帝辛考虑了许久,才回复答案:“无论如何我都不会让他们用你去填时空之门。”

     “会死吗?”

     “可能。”

     苏叶眼睛上敷着药,所以看不太清楚帝辛是什么表情,便摸索着拉了拉他的手,有点微微冰凉。

     “我可以信你吗?”

     他毫不迟疑,并且反攥紧了苏叶的手:“当然。”

     “我是个没人爱的大龄剩女,眼睛还有缺陷,很自卑。”苏叶鼓起勇气,说出心底里想的:“所以你这么一直对我好,我可能不会管你是人是鬼,都会爱上你的。”

     “哈哈……”帝辛莫名的笑出声:“所以呢?你是想告诉我,你现在爱上我了?”

     苏叶刚想张嘴,就感觉有唇覆盖住了她的话,把所有要说的都堵在嘴里,苏叶眼睛上有药,自然睁不开看他,只能伸手搂住他的脖子,随后感觉他又肆无忌惮的骑了上来……

     “你不是吧?”

     “是呢?”

     一口长叹,苏叶无奈的掀了掀唇角:“真不丢你纣王的名,果然精力充沛。”

     “你也是,依然这么妩媚撩人,让我控制不住。”

     苏叶脸一红,当他说好话呢,自己什么模样自己最清楚了,所以也不吭声,咬着嘴唇任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

     倒是他还不满了,伸出拇指来捏开她的下唇:“宝贝……别咬着。”

     “嗯……”苏叶更是脸上一片赤红,到底是身子不如些平时运动的女孩好,没个几次,就死过去没了感知。

     等她再醒过来的时候,躺在床上,觉得自己的状况有些出格。

     左思右想,还是打开手机,搜索了一下王者荣耀的英雄故事。

     若说他是游戏人物,那么游戏设定的他,就应该是本性……苏叶现在不了解他,也就只能这样。

     但找来找去,也真就没有帝辛这个英雄,更没有纣王。

     不过苏叶无意中翻开了背景故事,却找到了这么一段话。

     【纣王爱上魔种少女。】

     【纣王在反对声中失去爱人。】

     【纣王用自己的心脏保存爱人的灵魂。】

     【老人创造了魔偶妲己。】

     【纣王把人偶当成了爱人。】

     【魔种少女的灵魂认为纣王背叛了自己,在嫉妒中发了狂。】

     【纣王的心脏破碎了,老人的阴谋得逞了!】

     苏叶惊呆了……只是个游戏而已,至于设定的这么悲催吗?

     原来,妲己说自己没有心是真的!

     她只是木偶是真的!

     纣王心脏破碎,但灵魂不死不灭,永远站在王者峡谷等待心爱的魔种少女,也是真的!

     苏叶的心脏砰砰的跳……可旋即又全身冷冽了起来。

     如果游戏设定纣王喜欢的是妲己,那自己算是什么?他怎么会突然喜欢上自己?

     苏叶思虑许久,未果。

     带着这种低迷的情绪,她离开房间,却一开门,就懵了。

     首先看到的,是帝辛这一米八多的大男人,系着苏叶的小花边围裙站在厨房刷洗,似乎在帮她料理平时因为眼神儿不好而被忽视的脏污死角。

     其次看到两个女人坐在她客厅里打扑克,贴了满脸满头的白纸条,显然已经玩了有一会儿了。

     苏叶甚至没有考虑自己为什么突然能够看清一点点,以至于能分辨出这俩人中的一个是貂蝉!

     那朵大花,还有那身妖娆的粉裙子,都是标志性物件儿!

     苏叶惊呼一声:“你是貂蝉!”

     “是啊。”貂蝉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她很淑女的盘着腿,然后丢出手里的牌:“三带一。”

     对面的女人很无奈,面无表情的挥挥手:“要不起。”

     苏叶站在她面前,也不好意思近距离去研究,就看着这女人带着把剑,穿着一身的紫。

     “你是?”

     她抬头看了看,又转过去,毫无语调的答:“露娜。”

     “哦……”苏叶小心脏扑通扑通的,抬起小蹄子一路溜到帝辛身边去,指着坐在客厅的两个人:“她……她……她们怎么来了?”

     帝辛发现她醒了,伸出还带着洗洁精沫沫的手搂住苏叶的脖子拉过来狠狠吻了一口,才挑眉反问:“你猜呢?”

     “你找来的?”

     帝辛给了个若有似无的回答:“嗯哼。”

     苏叶就算是傻也知道是咋回事了,昨天来的吕布和猴子,今天来的貂蝉和露娜,昨天那俩想把她抓走,而今天这俩明显是坐在这保驾护航!

     她很狐疑,如果按照游戏CP来分析,吕布和貂蝉是官配,吕布一直喜欢貂蝉,估计她说句话立马就能听。

     可悟空和露娜只是个时装配偶,这也有用?

     如果说这有用,那不如把达摩招来,念念紧箍咒,分分钟降伏。

     他狐疑的看着帝辛,帝辛也知道她在想什么,终于刷完了最后一个碗,擦干净手,放下围裙,搂过了她。

     “我们那个世界有个坏人,很坏很坏。”像逗小孩似得,帝辛笑着在她脸颊上咬了一口,继续解释:“他很善于迷惑人,吕布和孙悟空就是之一,她们俩实际上是来找他们回家的……等回了家,再慢慢调教。”

     “额……”

     因为对帝辛说的最后两个字音很轻,像是在强调,苏叶捂了一下脑袋,对于脑补的片段莫名脸红,可又有点纠结。

     “我不懂你们一群游戏人物为什么和我纠缠起来……我是人啊……”

     “嗯,是人。”帝辛不接这话,拿碗盛了饭端给苏叶,问:“饿不饿?”

     苏叶愣愣的看着他,还有他从柜子里不知道怎么变出来的两盘菜,诧异了。

     “你不是纣王么?做这种事真的好吗?”

     还有刚才那小花围裙,像‘君主’那种霸权主义的人,真的会往身上套?

     还是说,他不是真正的纣王所以不一样?

     “有什么的?”帝辛丝毫不以为意,给她摆好了筷子:“我觉得享受就行了,快吃,吃完补充好体力,好让我继续爱你。”

     苏叶接过筷子,一开始想,这理由还真是奇葩,后来听到他的下半句,愣了愣,看向他。

     帝辛满脸无辜的拉过她的手覆在自己腿间,苏叶差点又是一口老血喷出来。

     果然是荒淫无度的纣王啊,这精力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不仅说上脑就上脑,时时刻刻想着的就是那点事,而且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这?!

     呜……他不是游戏人物吧,他是泰迪精下凡来骗人的吧?!

     苏叶满脸苦逼的低头戳着大米饭,想着该怎么对付这个突然从游戏里冒出来,还精力非凡的男朋友……

     她才刚适应有男人的生活,哪能受得了这?

     过了大概两三分钟,突然感觉到那俩坐在地上打扑克的女人突然没了声,抬眼一看,露娜已经站起来,对貂蝉打了个手势。

     俩人扯掉脸上的白纸后一起躲在了帘子后面,随后苏叶家的门就被撬开了个口,一根棍子戳了进来,开始撬门。

     直到锁头受不了,嘎巴一下打开后,进来两个人,一个身穿黑战甲,另一个身上燃着火焰。

     “纣王,又见面了。”吕布脸上的笑容有些怪异,指了指门后:“看看我们请了谁来?”

     帝辛微笑着,挑眉示意他们看身后:“两位还是先看看我请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