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我还没玩够,怎能放你走?
    事情发生的就是这么快,苏叶不觉得奇怪。

     毕竟期待了很久,隔壁家的吴二胖子从小就追她,她都想着,如果再过几年还交不到男朋友,干脆和他凑合凑合得了。

     可现在平白捡了这么个好货,谁管他是人还是鬼,就算他这温柔是装出来的,要吸干自己的血,苏叶也认了!

     重点是他不嫌弃自己不戴眼镜睁眼瞎一样的眼睛,也不嫌弃自己戴上眼镜如酒瓶底一样扭曲眼睛的眼……她很知足。

     这是她一辈子都可望而不可即的……这双眼就好像残疾一样,让苏叶心痛,也自卑,不想与人交际,蹉跎到二十四岁了,还是个含苞待放的老姑娘。

     所幸,现在不是了,她也算是尝了回鲜。

     帝辛对她不错,不光想着自己,也让她高兴了几回,所以她觉得公平的很。

     不过事后,她想拿回自己的眼镜,帝辛也还是伸手拦下。

     一开始是怕她伸手是要跑,现在是下意识的阻拦。

     苏叶拍了一下他的手:“怎么,你想抢我的眼镜?”这可是全身上下最贵的东西,为了配这个高度眼镜,让视力下降的慢一点,苏叶可花了不少钱。

     帝辛搂着她嗯了一声:“我不喜欢你戴这个,看不见你的眼。”

     “我的眼。”苏叶摸了摸眼皮,苦笑:“有什么好看?”

     记得她小时候眼睛还挺好看的,晶亮有神,可是自从近视越发厉害之后,她的眼睛就越来越难看,裸眼甚至对不上焦。

     相较于苏叶的苦涩难堪,帝辛回答的倒是有趣,他说:“我喜欢看你失神的眼。”

     “是无神吧。”苏叶啧啧嘴,看向他,只有朦胧的一个轮廓……勉强分辨眼睛鼻子嘴,看不出好赖。

     帝辛抚摸了一下她的眉眼,用郑重其事的语气说了让人吐血的话:“很好看,眼神中没有心机和算计,最重要的是,每时每刻都好像**时的失神模样,让我心动。”

     “……”前半段说的苏叶还挺感动,后半段简直要吐血!

     要不要眼神这么海誓山盟,其实内容却是黄段子?!

     苏叶此时还没领略到帝辛隐藏的能量,只道是男人都爱开这样的玩笑,轻叱一声,便转头去拿自己的眼镜。

     对于这么不听话的行为,帝辛有些不悦,再次抬手按住她的手腕:“我最后说一次,我不喜欢你戴这个。”

     “那要怎样。”听到他突然强硬起来的语气,苏叶很是不爽:“我不戴这个就像个瞎子,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因她这一句话,帝辛不再言声,似乎考虑了一阵子,伸手拿过她的眼镜,咔吧一声就捏碎了。

     “你干什么?!”苏叶目不明但耳很聪,一听这个声就炸毛了:“我靠我攒了两个月的稿费才买得起这个的!啊啊啊啊……你这个混蛋……你给我赔!”

     苏叶的心在滴血,眼镜是她的心肝宝贝,天天呵护的好像老公似得,这一下被撅了……哦,心碎!!

     帝辛伸出手,在她脸颊边轻轻的揉捏了几下,似逗弄,又似撩拨,随后趁她不备,在她唇上辗转的吻了几下。

     这种春意盎然的动作自然是惹恼了苏叶,拜托,她在生气啊!要不要也配合一下生个气先!撅了她的心肝宝,这就没事儿人了?还亲?亲个屁!

     苏叶推开他,瞪大眼,使劲儿的瞪人,直到模糊的看到他突然笑了。

     “不戴这个挺好的。听话,适应一下。”

     “适应?你说的轻松,我这视力,没有眼镜床都下不去你让我适应?”

     “那就在床上,也挺好。”

     “……”苏叶哑口无言了,她觉得这人有点无理取闹,也就是发生了个一夜情吧,还没怎么样呢?这幸好不是结婚嫁了他,不然是不是一个不高兴连她的人也说掰岁就掰碎了?!

     他仍旧好脾气似得呢喃着问:“宝贝,饿了吗?想不想吃点什么?”

     苏叶赌气,看也不看他:“我不想吃,我想回家。”

     “不可以。”他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苏叶的想法。

     “你凭什么管我?”苏叶很生气,伸手就要推他,却因为眼花模糊,也不知怎的,啪的一声,好像打到了他的脸!

     苏叶愣住了……她动手了?!

     这还是第一次扇别人嘴巴,她有点害怕,缩了缩,想道个歉,却没有张开嘴。

     帝辛看了苏叶一眼,没说半句,转身穿衣下床,就离开了屋子。

     完了完了……他一定是想办法去找人把自己弄死了,苏叶挣扎着想下床,好不容易挪到床边,却找不到自己的鞋!

     “哪儿去了?”

     她晃晃悠悠的扒着床边找了半天,心里想的是,自己就算是幸运的找到了鞋,又怎么能出的去呢?

     外面四面环海,她可没那个本事踏浪而去……

     苏叶颓废的坐在地上……天啊……究竟是做了什么孽,她的生活怎么会变成这样!

     “你又坐在地上看什么呢?”

     帝辛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苏叶一听,下意识的就想往床底下钻,却没想到那床底是假床底,底下根本没有空余。

     睁眼瞎一样的苏叶看不清,所以哐的一声,脑袋实打实的磕在床底的木头上,当时就惨叫起来。

     看到这情景,帝辛毫不掩藏的笑出声,蹲下把苏叶‘捡’起来放在床上,笑着问她。

     “和床有仇?”

     “没有。”苏叶捂着头,觉得整个世界更花了……心中剧痛。

     可他仍旧不依不饶:“那撞它做什么呢?”

     “不用你管。”苏叶口中嘶嘶着,不高兴的拍床边:“送我回去!我今天的画还没画!等着交稿!”

     “不急。”帝辛不知道从哪摸出一个碗,递给她:“吃了再走。”

     “粥?”看里面白花花的一团,苏叶的确也是有点饿了,摸索着接过来自己拿着勺向嘴里喂,却吃到一嘴的糊,抿了抿,觉得很细腻香甜,于是奇怪的问:“你这给我吃的是什么?”

     “米粉。”

     “米粉???”她差点一口全喷他脸上,愤怒的叫嚣:“那都是给几个月的小孩和没牙老太太吃的,你给我吃这?!”

     “刚刚剧烈运动过,你必须吃好消化的东西。”

     “大哥……”苏叶欲哭无泪,也不知道他是抽哪门子风,就算好消化也不至于给她喝糊吧?这么大的人了,能顶饿吗?!

     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苏叶还是喝光了那碗米糊,如果她没猜错的话,可能还有点鸡蛋和肉搅碎了放在里面……有味,但吃不到实际的东西。

     真是要了命了,他当她这满口牙是长来闹着玩的?……

     苏叶吃光以后,交回了碗,继续冷着脸要求:“吃完了,我要回家。”

     “好。”帝辛接过碗勺放在一边,伸手一捞,便将她抱起,随后也不知走到哪儿去了,七拐八拐的。

     到处都差不多,苏叶也看不清,所幸也不看了,只期待自己别被卖了就好。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两个人的‘一夜情’来的太快,苏叶不觉得自己爱他,只觉得他身体条件不错,摸起来挺好,看起来也挺好,就顺水推舟收了个来历不明的床伴。

     真较真起来,她心里一点爱都没有。

     哪怕是对她闺蜜家的狗,她都能挤出点爱怜来,偏偏对他不能,只想着拒而远之。

     没多久,苏叶便觉得整个周围的热起来了,睁眼一看,好像是浴池一类的东西,一大池的水,上面还飘着好多颜色的东西……

     睁眼瞎顿时就炸毛了,瞪大了眼吵嚷:“你不是说带我回家吗!这是哪!?”

     “嘘。”帝辛抱着她,始终是微微笑着:“要想回去,也得洗干净了再回去……更何况……”说着,便缓缓踏入池中,又开始亲吻她的脖子:“我还没玩够,怎能放你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