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必须是我的!永远!
    “哈!”

     苏叶发出了不屑的一声,刚想回答,却突然反应过来……这和之前那个长得好像嬴政一样的男人说话声好像。

     于是她使劲儿的瞪大眼看了看他,近视眼还是近视眼,即使这么近,也还是模模糊糊的,但轮廓真的很像!

     苏叶很郁闷,他掐着她的手,不让她去碰眼镜,所以现在是怎么个情况?

     既然是昨天见过的那位,苏叶就不是很害怕了,好言好语的和他商量。

     “那好,我的男人,请你把手拿开,让我拿眼镜看清你好么?”

     “可以。”

     这货貌似很好说话,手拿开后,苏叶就顺利拿到了眼镜。

     镜片后的世界十分清晰,果然一眼就看到了他,还是那张熟悉的帅脸,苏叶很欣慰。

     苏叶认定自己是个饥渴的大龄剩女,她绝不是那种欲拒还迎的小清新,所以既然这个男人三番两次的滚上她的床,就有必要好好商量一下了。

     “来吧,现在我们来谈谈。”苏叶摆出一副丈母娘看女婿一般的审视面容:“你是鸭子还是讹钱的?如果你是鸭,我没嫖你所以不给钱。如果你是讹钱的,那更不好意思了,我稿费还没发,可能你只能讹走几袋泡面。”

     “泡面?”他很迷糊,似乎不懂苏叶在说什么。

     苏叶看着他的眼神,心道:难道真的不是讹诈?

     “你叫什么名字?”

     “帝辛。”

     “地心?是大名吗?”苏叶皱了皱眉,怎么会有人的父母给儿女起这么搞笑的名?比狗剩什么的更胜一筹。

     他看着苏叶,眼神极其认真:“我姓殷,大名叫殷子辛,不过我还是喜欢你叫我帝辛。”

     “哦,帝辛你好。”苏叶推了推眼镜,然后上下审视他:“你为什么总是不穿衣服在我床上?”

     “因为……”帝辛刚想回答,身上又是一阵电解的电流,随后他深呼吸了一下,缓缓伸手抱住苏叶:“闭眼。”

     “???”剧情跳转的太快,苏叶有点没反应过来。

     她没有闭眼,帝辛伸手盖住她的眼,许久之后,才道:“睁开眼,宝贝。”

     苏叶感觉到周围的情况有变,她稍稍的感觉到了一丝风……随后睁开的眼看到了一大片蔚蓝色的海!

     “我的天!”

     苏叶惊呼了一下,左右观看!

     “刚才我还在屋子里,这会儿是怎么了!我这是在哪?”

     她是真的害怕了,苏叶是个胆小的人,就算是被邻居家的狗追都会心跳二百下,更别提是忽然间大变活人直接到了海边去!

     要知道,她生活的城市离有海的地方远着呢!坐车都要辗转几小时!

     苏叶转身,看到帝辛笑盈盈的看着她,此时他不再是不穿衣服的模样,而是穿了套暗灰色镶银边的古风袍子,头发软软的垂着,和苏叶漫画中的温柔男二号有一拼!

     苏叶一直觉得,风骚霸气的才是撩人的,所以在她的漫画里,所有的男主都是霸气非凡的,却没想到,此时这温柔似海的笑意,倒是更能打动人的内心。

     她甩甩头,规避自己的想法,心中哭道:我这是中了什么邪?他不会是个男鬼吧?夜夜缠着我,还把我带到这莫名其妙的地方来了……

     啊!我该不会是死了吧?!

     苏叶惊恐的看着帝辛,真的很相信自己的这个猜测!

     帝辛则是按住她的肩,让她转过身,抬起手指向海内侧的一个小不点的地方,介绍:“那是我们的宫殿。我们的。”

     “宫殿?”最后三个字强调的音很重,苏叶不解的回头,却突然看到他的模样,指着他的脸:“你……你这是怎么了。”

     她看到他细长上挑的眼角有些微微发红,细一看好像有点血渗出来似得,更是吓得小心脏扑通扑通的。

     帝辛本来还不明白,但见她仔细的瞧着自个儿的眼睛,伸手摸了一下,发现自己从眼角摸到了一些血迹在手上。

     微微怔愣之后,他又笑了:“没事,你那边的磁场我受不住罢了,你要跟我回殿里吗?”

     苏叶的小心肝好像快颤废了,也不知该点头还是该摇头,只那么一瞬,就发现,帝辛没问她的想法,就将她拦腰抱起,随后脚步一跨,便踩在了水上!

     她就这么目瞪口呆的看着他抱着她在水面上轻轻点上一步就跳跃很远,仿佛武侠大片里面的特效。

     但特效就是特效,苏叶二十几年受的教育告诉她,这在现实世界中不可能!

     是了是了,他刚才也说什么‘你那边的磁场’来着,那他就真是鬼了?!

     苏叶很不相信自己碰到了一个鬼,可现实摆在眼前,让她不得不信……

     宫殿和一般的古代宫殿不一样,好像更古朴一些,看起来奢华归奢华,却有种沉稳在里面……就像电视剧里面的皇宫。

     帝辛仍旧抱着她,门前有很多站岗的盔甲人,见到他之后,纷纷低下头,把手中的刀剑收起,做出一副恭敬的模样。

     而帝辛仿佛见所未见,一边大踏步的向前走,一边对苏叶说话。

     “我知道你很接受不了,但我想说的是,希望你可以留下,留在这里陪我。”

     “不不不。”没等他说完,苏叶就摇头,抖颤着嘴唇,一副哀怨的模样祈求他:“我不想死。”

     “死?”帝辛还没考虑她怎么会觉得自己死了,便见着她的眼泪一串串的落下,好像真的吓坏了似得。

     苏叶一直哭,她虽然生活的清苦了点,但真的还没活够,怎么能这么年轻就死了呢?

     帝辛瞧见她哭,心里一拧,连忙在她脸颊边磨蹭了一下,轻轻的言语:“不会死,我不会再让你死。”

     苏叶愣住了,不为别的,就为他口中的话,抬起头来,正对上他的目光。

     又是那种深沉的,温柔的眼神,那漆黑的眸像没有星的夜,苏叶觉得自己要沉溺进去了……然而心里却有种奇怪的难过。

     她想起游戏里妲己的台词:为什么要伤心呢?一直微笑就好了。

     于是她笑了笑,想化解心中的这点不知从何而来的难过,却不知帝辛此时已抱着她踏入一间看起来十分空旷的卧房。

     这房间只有一个床,很大很大的淡粉色的床,上面铺满了金箔制成的花,还有许许多多的宝石点缀在床单上。

     宝石点缀在床单上?

     那怎么洗啊?会不会把洗衣机弄坏?

     苏叶有点脱线,第一反应是被这些金箔花和宝石惊呆了,所以此时自己被放在床上也没注意。

     直到身上的睡衣被剥离,她还没发现,而是去摸那些宝石,想探究一下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不急摸,那都是你的。”

     帝辛压在她身上,企图拉回她的目光却失败了,苏叶又摸向那些金箔花朵,还想试图咬咬看,帝辛无奈,于是伸手想摘掉她挡在眼前的透明薄片。

     他知道,没有这东西,她什么都看不见。

     惊奇的同时,又为找到她的死穴而欢欣。

     直到如命一般的眼镜快要被摘掉,苏叶才反应过来,连忙按住自己的眼镜。

     “你要干什么?”

     问完后,才惊觉身上有些微凉,心里一惊,迅速抱住自己的身子,惊羞的不知该如何是好。

     帝辛见她的表情,有些淡淡的笑意,一只手压住她的手腕,十指交扣,而另一只手手指在她手臂上划过,停在锁骨上,握紧她的肩后……有些凉凉的吻,缠绵而落。

     “苏叶,从今天起,我会抓紧你的手,永生永世,都不会再放开。”

     未及反应,眼镜就被摘下。

     一瞬间失去焦点,只见一个朦胧的人……略有轮廓,动作温柔,却又支撑有力。

     苏叶呆呆的,任由他折腾,最后关头,她眨眨眼,只问了句:“为什么是你?”

     “命中注定是我,生生世世,全都是我。”帝辛的手撑着她的身子,头也没抬的答,最后一瞬,他眯起眼,声线微变的宣称:“你,狐狸,必须是我的!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