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r id="UgcHrYyCaj"></abb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楚门
        世间万象,归于一象,既物也。物乃是万象之源。物生人,人以物造万象。人何以造万象?乃是意识,意识万象,借物以生万象。是矣,世间万象在于物,形成于意识。

         ---天相

         杀无赦,这是和尚该说的话吗?正当容谨迷迷糊糊满腹怒气委屈之时,和尚总算松开了脖子上的手,只单手抓着容谨的领子,一双凶狠的眼睛死死的看着他。

         容谨捂着胸口剧烈的咳嗽几声,不甘示弱的瞪回去,虽然早猜到和尚不是好人,但想起照顾他一晚,如今却被如此对待。

         容谨忍不住看回去怒道:“我救了你,你却要恩将仇报不成”

         和尚不为所动,和他四目相对,久久才见和尚偏过目光松开手,起身,然后跨过他向门外走去。

         这凶和尚,容谨暗骂一声,随即起身,转身看着和尚远去的背影,直到和尚彻底消失在林木之中,才回过神。

         和尚走了,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甚至连他的法号也不知道。

         这落寞的小院子恢复以往的平静,仿佛昨夜的事只是一场梦--噩梦。

         和尚走了,容谨的日子一如往日。守着孤立残破的小院,守着寂静枯败等待生机。

         自和尚去后第三天,往日安静的村子突然变得热闹起来,十多个带着刀剑武器的人住进了村里。

         那些人白日里拿着一张画像走访询问周围的村民,并立下重金奖赏提供消息的人。每日都可以看到村长的小院门前几个村民进进出出,出来大多带着一脸灿然的笑容。

         容谨暗暗猜测这些人来这的目的大概就是为了和尚,如今和尚已走,他们恐怕寻不到了。

         回到院子内,将院子内和尚留下的痕迹清理一番,然后一如既往写写画画,看看书,然后为院子里的杂草松松土。

         如预料一般,那群人终究是来了。

         彼时容谨正在除草,就听门外穿来几声敲门声。

         声音不急促不张扬,三扣一歇,连续两次。容谨才起身走过去打开门,就看到两个腰中挂剑的布衣男子。

         其中一个看起来颇为俊挺的青年,约二十多岁的模样,白衣蓝袍,看起来温文尔雅颇具风度。

         另一个微胖,面圆目善,穿着整齐的蓝衣,规规矩矩的站着,一脸严肃。

         两人见门打开,看过去,一个消瘦高挑的书生站在门内,肤色白皙,眉清目秀。身上穿着洗的发白的布衣,布衣上挂着几块补丁,整个人干净利索,与着残破的院落着实有些不搭。

         容谨见那两人打量他,轻咳两声道:“不知两位公子何事?”

         青年对着他双手抱拳沉声道:“在下楚门阳君玉,这是在下师弟宗意”

         微胖的青年宗意上前拱手道:“不知公子可曾见过什么陌生人?”

         容谨想到和尚,暗道,陌生人不就是和尚,只是如实说,就是自寻烦恼了。他淡定地回道:“不曾见过”

         宗意闻言眉头微蹙,暗道那魔头的踪迹到这个村落就消失不见。他们将整个村子彻底排查一遍,却没有查到魔头的丝毫线索。若非今日村长提起,只怕他们也不会关注到这个看起来残破的小院。

         阳君玉眼睛掠过容谨身后的院子,拉了拉旁边想要继续询问的宗意,对着容谨道:“打扰了,我等告辞”

         容谨点点头,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松了一口气。

         关上门,转身对着院中被清楚了七七八八的杂草露齿一笑。

         刚刚阳君玉的动作,他只是瞧在眼里,这里终究被那些人记上了。

         回了屋子,看着桌上的纸,提笔大大的写上了两字“楚门”

         楚门,江湖四大门派之一,纵然像他这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也听过楚门。

         说到楚门,就不得不说这江湖。

         如今江湖之中有四门,六派,还有一些小门小派。

         四门分为北楚门,南唐门,东天门,西颜门。

         而楚门位于四门之首,乃是中原最大的宗派,门内弟子上千人,里面人才济济。其中青俊榜上排名前二十的楚门就占了八人。

         唐门位于南方,多以机关算术,奇门遁甲,医毒之术冠称江湖,位列第二。

         天门位于东谷,为隐士之所,若非三十年前天门的三位弟子在江湖上掀起腥风血雨,正魔两道死伤无数,只怕天门还不为世人所知。直到后来天门内一位名叫天涯的弟子在思无涯创建了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魔教长生宫,天门也被打上了魔教的烙印。

         颜门位于西域,是最为神秘的门派,门内弟子人数不详,武功不详,但是却在江湖上人人川之色变,视为禁忌。

         六派,分别为昆仑派,平云门,九重宫,长相谷,鸣玉山庄,御剑阁。

         今日那两人说是楚门的弟子,那么和尚又是什么人,又怎么引来这些人?

         容谨拍了拍脑袋,呵呵一笑,他每日读书,闲了无事便去听书,饿了便去写书。满室书书相伴,他又何必计较呢。

         不过,江湖是什么样的地方?仗剑天涯无拘无束,这是寻常人对于它的概念。容谨写过这种武侠小说,其中也正是基于这种思想。但是书终究是写给人看的,而人最想看的便是侠最好的一面,所以容谨也随着大流写了那样的侠者。只是到后来觉得可笑,稿子刚定,就被他撕碎。

         江湖,三江五湖,山川大地,便是江湖之所。幼时他跟着父亲于江湖中人打过交道,那些人一样会生会死,有血有肉,会为了一碗饭低头屈膝,会为了利益不择手段,会为了权利机关算尽。

         他就问:“父亲,他们是江湖人吗?”

         父亲指着大好的河山告诉他,这就是江湖,而你我都在江湖之中,在江湖之中,谁又不是江湖中人呢?

         父亲那句话,他不知是说给他听,还是给父亲自己听的,只是后来没多久父亲就因病去世了。

         他少时也曾想过纵剑天涯,行侠仗义无拘无束,但是后来,越是长大,就越寻不到江湖的影子。

         到了他这番年龄心中就再也激不起当初的那种豪情万丈了。

         楚门,他低下头点了点纸上的字,微微一叹,放下笔。转身走入院子里继续除草大业。

         一天的时间悄然晃过去,看着干净利索的院落,容谨露齿一笑,将杂草堆放在一旁,今夜的柴火有了着落。

         简简单单弄了一晚野菜汤,掂量着空空的米缸,他苦笑一声。

         将野菜汤吃完,洗完锅,从缸里打出一锅水,然后认命的烧起水来。劳碌了一天,总得洗一洗。容谨打好水,搬到屋内,看着热气腾腾的水,心满意足。

         脱光衣服,坐入水中,任由热水漫过头顶。他闭着眼睛,心却比任何时候都要宁静,脑袋越加清醒。

         等到胸中气体渐少,他从水中抬起头。然后认认真真清洗了身体。

         屋内的水哗啦啦的响。

         屋外两个黑影跳进来,蹑手蹑脚的四处探查一番后,两人挥动手势,向着屋子的方向走去。

         其中一个胖一些的黑衣人不小心猜到一根树枝,发出咔嚓的声音。两人惊住,屋内的声音同时停止。

         那些人还真是不死心,容谨抬起手对着外面喝道:“哪里的夜猫,等我洗完澡再去抓你!”

         屋外的两人输了一口气。继续搜索一番,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无可奈何看着屋内正在洗澡的人。

         胖黑衣人小声道:“师兄,莫不是你猜错了,那魔头根本不在这?”

         这两人正是白日的阳君玉和宗意二人。

         阳君玉摇摇头,那个书生看起来颇为古怪,回去之后他问了村长,但村长却不知道他的来历,只说是三年前搬来这里,一直一个人整日写书过活。村里的人一开始对于这个读书人破有好感,但是日子久了,就发现这书生性格淡漠不喜与人说话,整日将自己关在破落的院子里,深居简出,一身阴冷的邪气。有人传言书生因为写了太多鬼神之书招了阴魂才导致他如今的模样。

         村里的人因着这个传言每每见了都躲得远远的,生怕沾染了脏东西。而书生似乎也察觉村人对他的排斥,比以前更加神秘古怪。

         阳君玉见村长那问不出什么,更加怀疑这书生的来历。只是那书生他今日见了,并不像是有武功之人,而且一身干净明朗,只是一双眼睛中的忧郁之色却是无法掩饰。

         所以今夜他们才准备夜探小院。只是从刚刚进来,脚下的土地松软,仿佛刚松过土。

         阳君玉正犹豫之时,屋内的容谨耳朵一动,感觉到两股吐息之声。还不走,他转过身,眯了眯眼睛,既然不走,那不如玩一玩。

         小说写多了,第一次和江湖人玩躲猫猫的游戏着实有趣。

         正当容谨准备起身之时,忽的一个黑影击到他的脑门之上。冷不丁被打了一下,他捂着脑袋反射般叫了一声。

         “哎呦”

         屋外的阳君玉两人闻言身子一顿,正当他们想要离开时,从屋顶上穿来几声响声,接着一个黑影越过墙头消失不见。

         阳君玉看着那黑影急道:“追”话未落,人已经冲了出去。

         宗意回神,紧随其后,追着黑影而去。

         这边阳君玉二人被那黑影引走。容谨连忙起身跳出浴桶,扯了衣服披在身上,急匆匆打开门,门外那里还有人。

         他摸了摸头,额头上的疼意还在,只是究竟是谁打了他。

         左右摸不着头脑,关上门,正准备转身,一个漆黑的影子瞬间覆盖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