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401终焉的对决,复苏的世界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即便是具现化勇者力量全开,黑王状态加身,此时的索尔,都无法感觉到半点胜算!明明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毁掉了那台机器才对!为什么会这样!?

     “所以说,你真的以为我和你一样,不被这个世界认可吗?”科尔布特站在宫殿的顶端,周围恶魔环绕,嘲讽地看着索尔,“告诉你吧,我早在七年前就来到了这里!那场魔族的动乱就是我干的,托你黑化状态的福,吸收机彻底成功了!”

     “这不可能!!别的不说,你怎么可能把神的光明一面都剥夺走!科尔布特!你究竟是什么人!!!”

     “哈哈哈哈哈,终于感到恐惧了?我当然是人类,但是,我是会超越神的人类,所有成就和光辉,都将被我超越!”科尔布特举起手,黑龙骑士塞尔西斯骑上魔龙,对着索尔等人飞扑过来!

     “可恶!”索尔等人无奈散开,没有办法接近那台机器了吗!?正想着,旁边的汉娜身子一抖,黑色的光芒从她的眼中溢出。

     “汉娜!!!!”索尔挡开黑龙骑士,但是已经晚了,那头秀发变为紫***化的汉娜失去了光明的一面,毫无感情地看着他,眼中只有杀意。

     “其实这台机器根本不需要充能哦,只是为了让你们把所有人都送过来方便感染罢了,现在神的力量也到手了,很快,这个世界就将被伟大所定义!”

     “怎么会,怎么会…..又是这样吗?大家!!!不要!!!”索尔的呼喊挽回不了悲剧,王都的天空堕成黑夜,周围所有熟悉的同伴,统统开始变得陌生。

     “青奕!!!!”那从一开始就在全力帮助自己的蓝发男人,握不住法杖吟唱不出魔法,白光从他的身上剥离,一切值得珍惜的过往尽皆失去。

     “刺猬大哥!!!”与自己不期而遇的雪原冰刺猬,一直帮助自己成长,教育自己的人,正在变成黑色的狰狞魔兽,记不起他珍惜的家人和雪原,成为只有嗜血和杀戮的空虚之物。

     “咳!!!”黑暗的魔力超越了一切,空中的冰魔力和光明魔力都变得难以补充,可怕的重压压下,索尔轰的一声被压在地上,周围是彻底失去了光明的伙伴,王都的黑夜越来越浓郁,随着科尔布特将那七彩的光芒投入那台机器,一声令人失聪的轰鸣,周围变得一片漆黑,全大陆永夜,全生灵魔化,完成了,索尔努力支撑起身体,周围只有那黑化魔物的呼吸声。

     “终于啊!这一天终于到来了!五年前失败的时候神眷顾了我,让我将机器彻底完成,现在,这一切终于达成了!!!”科尔布特落地,强大的魔力环绕在他身边,“悲哀的人啊,在原来世界的时候就被我夺去异能多好,现在,你又得看着你想保护的一切被我毁灭一次了。”

     “你休想!!!”空爆连闪最大程度爆发,冲击力逼开了周围的同伴与魔物,索尔将所有的魔力凝聚在圣剑附着的黑王冠冕上,全力杀向了科尔布特和那台机器!

     “轰!!!!”王都在巨大的冲击波下粉碎,索尔全力爆发的力量将周围的黑化存在全部推开,这里瞬间变成了一片废墟。

     “咳!”索尔已经遍体鳞伤,黑王状态和具现化全部解除,如果不是自身魔力已经达到了七座水准的话,早就泯灭在这恐怖的冲击中了,所有的威力已经尽可能用来瞄准科尔布特和他身后的机器了,似乎是毁掉了…..

     “是吗?”那个男人嘲讽的声音让一切希望瞬间破碎,黑龙骑士猛地一枪打碎了索尔的胸膛,烟雾散去,那台机器依旧完好无损,科尔布特前面挡着黑化的兰斯,虽然看起来十分狼狈,但是科尔布特却挡住了这一击。

     “别挣扎了,说到底,就你这穿越前的阅历,凭什么和我斗?就算一堆好处加身,也只能拖延时间罢了。”

     “看看这片天空,看看这永夜的大陆!现在全世界都是你的敌人!无论是之前帮助你保护你还是照顾你的人,现在全部都是我的子民!你告诉我,还想说什么一个普通人都比你强这种话吗?”科尔布特看着倒在地上咳血的索尔,按了一下按钮,身后机器电射出两道气息恐怖的光芒,圣剑和黑王冠冕瞬间粉碎。

     也就是这一刻,索尔凝聚了自身所有的魔力,一瞬间使用空爆连闪冲到了科尔布特面前,全身的强大魔力就像炸弹一样狂躁起来,眼看就要爆炸了!

     “所以说,你为什么还想着推开兰斯和塞尔西斯呢?不那么做,你或许还有点机会。”科尔布特手中亮起神的魔力领域,定住了索尔,他看着被抗拒光环弹开的兰斯和塞尔西斯,摇摇头,“还这么幼稚,你从一开始就没有战胜我的资格,闹剧应该到此结束了,杀了他,塞尔西斯。”

     黑龙骑士塞尔西斯手持毁灭之枪,一步一步走来,对奄奄一息的索尔举起了长枪,那剥夺生命之枪的枪尖闪着冰冷的光芒,下一刻,它在那个少年的胸口绽开了一朵血花。

     “噗呲!”黑色螺旋枪贯穿了索尔的胸膛,连同那颗不肯屈服的心脏一起破碎,死之力量瞬间毁掉了一切生机,索尔的瞳孔茫然地放大了,血一滴一滴滴在面无表情的塞尔西斯脸上。

     “砰!”科尔布特解除了禁锢,索尔残破的身体掉在地上,再无一点声息,那个保护了大陆,在绝望面前大声喊出自己不是英雄,而是英雄的守护者的少年,死在了成为废墟的王都,成为了这黑暗大陆上最后一出悲壮的绝响。

     “好了,现在神的力量也得到了,大陆上所有光明的意志也被吸走了,现在是时候打开异界之门,将那个看轻我的世界灭绝了。”

     科尔布特不再管地上死去的少年,一挥手带着那台机器和手下离开了这里,前往适合打开异界之门的地点。

     而索尔就那么静静躺着,苍凉的风从他身上吹过,他的样子就像睡着了一样,倒在废墟之中,这场战斗让这个世界失去了一切,这片废墟成为了战士们唯一可以永恒沉眠的地方。

     “终于,我回来了!”

     那个世界的天空电闪雷鸣,科尔布特带着遮天的永夜降临,看着地面那熟悉的车水马龙,他冷笑一声,这个世界,也将被他这新世界的创世神改变,再也没有人能阻止自己了!

     “那么,开始吧。”看着底下惊恐的人们,科尔布特冷笑一声,抬起了手,结束了,成为黑暗的一份子吧!

     “轰隆!!!”周围的黑化手下被打得七零八落,巨大的冲击甚至击退了机器,科尔布特一脸惊愕,这是怎么回事?!这里也有着异能者还是其他什么人!?

     “只要我还有一点残魂,就不会让你为所欲为的。”遥远的天空亮起了一点金光,那是一颗巨大的金色汾阳树,金色的叶子在空中微微飘动,散发出金色的光点,一点点融化了永夜的黑暗,金色的气泡包裹起被黑化的众人,离开了科尔布特。

     “你明明刚刚就死了,这不可能,这不可能!我有着神的力量,你若是没有死,怎么可能逃过我的感知!”科尔布特在空中倒退了两步,那个恢复了本来面貌的黑发少年从汾阳树的枝条上走来,没有任何异世界力量的气息,只有他身后的金色纹路,不断闪烁着。

     “我就是死了,看不出来吗?”索尔歪了歪头,说道,“但是,如果不是死了,就不能这么快赶回这里了,无论如何,魂归故里我都是办的到的。”

     “是嘛,原来是真的啊,我本来只是以为是个相似的异能罢了,原来你真的是那个啊。”科尔布特后退靠紧了机器,心中还抱着最后的幻想,那个应该不是人类,就算是传承的力量也应该没有那么强才对,没错,人类怎么可能持有那个完全的力量,不可能!

     “已死之人不能停留过久,就让我在这里解决你,把所有被你夺走的光明还给大家吧。”索尔从汾阳树的枝头走来,就那么缓缓的踏空而行,一步一步向着科尔布特和那台机器走来。

     “魔爆!魔血破损!永夜降临!魔神虚影!!!”科尔布特放出一大片招式,却全部被溶解在那金色的光芒中,索尔一步一步踏空而来,他身后巨大汾阳树的金光中,一个令人缅怀的虚影越来越清晰,看到那虚影的那一刻,科尔布特的脸白了,他转身想逃,但是却无法在那金光中移动分毫。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为什么,你的想法那么幼稚,对欲望的认知那么不成熟,准备也是小儿科而已,为什么你总是能翻盘?为什么!为什么!”

     “因为你从一开始就错了,你以为我做的是简单的事,而你觉得你所谓的置他人生死于不顾是正确的,是能快速高效达成目的的方法。”索尔停下脚步,看着疯狂嘶吼的科尔布特。

     “只想自己,和还要兼顾他人,哪个更难?用暴力抹杀与自己理念不同人,或者是不忍一个同样有着爱和羁绊的人死去,哪个更困难?你所谓的成熟,实际上只是一直在做简单的事情,比起那些为了不牵连无辜的人,根本没有任何优越,这就是为什么我能赢你!我背负的理由是大家的!比起你那一个人单薄的理由,怎么可能不赢!”

     索尔深吸一口气,平静地看着科尔布特,“到你死亡的时候了,科尔布特,接我空爆连闪!”

     “不!!!”科尔布特宛若绝境之中的疯狼,抬手想要毁掉吸收机中夺走的那些东西,但是索尔比他更快!那数不清的流光,将所有科尔布特所造成的伤痛都一拳一拳还给了他,魔神内甲被活活打碎,那些倾注了愤怒的拳头打碎了科尔布特身上的每一块骨头,也彻底粉碎了那台罪恶的机器。

     “归来吧!世界的光明!”索尔的怒吼带来了永夜的破碎,无论是这里还是异世界,黑暗都统统散去,温暖的艳阳,静谧的星空,都回来了。

     所有被黑化的人在那白光的照耀下开始恢复正常,科尔布特的最后一口气被索尔击穿胸口的拳头断绝,梦境结界彻底粉碎了他的灵魂和记忆,就算是他有可能藏匿的灵魂碎片也无法逃脱,金色的汾阳树开始化作光点消散了,索尔站在自己家乡的天空下,站在那温暖的阳光下,缓缓地闭上眼睛,笑了。

     “大家,我终于把世界守下来了,以后的日子也能继续了。”黑化的众人还在恢复中,但是索尔知道,一切都结束了,不会有人再受到来自科尔布特的伤害了,不会了!

     “谢谢你!”他对汾阳树后那个虚影重重鞠了一躬,“谢谢你给我力量,让我保护我想保护的一切!不,不用为我伤心,还不如说这灾难是我死都不能接受的事情,所以只要能阻止就没有问题了!”

     “然后…..我也到时间了啊。”索尔的身子也随着汾阳树的消失开始化作了光点,他不舍地看着自己的家乡,看着在异世界遇见的伙伴,可以的话真的很想活下去,和大家一起活下去,但是对不起,我得走了,你们一定要好好的啊。

     那奇迹般的金光缓缓消散了,点点雪花飘落下来,越来越大,顷刻间,莹莹的白雪就覆盖了整个城市,清醒过来的人们看着逃遁的黑暗,久久不语,一场灾难被那金色的奇迹之光阻止了,黑化解除的众人被送回了恢复正常的异世界,他们都在那金色气泡的护佑下睡着了,醒来后,就能迎接给这场战役画上句点的世界,只是,在那个小小村庄小小山路上坠落的少年,在那些魔物屠戮之时挺身而出的少年,在黑暗和阴谋面前奋力战斗的少年,在奇迹之光中拯救一切的少年,就那么化作了阳光下融化的雪花,永远的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