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r id="UgcHrYyCaj"></abb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离魂之密
        “好强的一股真气!”珮瑶赞叹道,感觉自己体内瞬间积蓄了无限力量。

         沐楚玉同样注视着石剑,体内真气涌动,顿感神清气爽,他抬起左手握成了拳头,有着一拳打出去的冲动。

         “莫非——这就是不老之道的秘密?”珮瑶指着剑,偏过头询问沐楚玉。

         沐楚玉坚定地点点头,推论道:“我也认为这把石剑就是不老之道的秘密!既然是一把剑,那为何不和其他六把神剑一起放在剑冢里,而偏偏放在此处?我想——它应该不是一把可以作为武器的剑,而是一块拥有剑形的神石!”

         珮瑶附和着点头:“佘老庄主失去了孤煞剑,却得来了一块神石,也不枉他燎原山一行!”

         佘老庄主?珮瑶失误的称呼让沐楚玉警醒,然而他却不动声色,就像自己并未听清一样,装作与珮瑶一起沉浸在这块石头的神秘之中。

         大开眼界的珮瑶完全没有在意到自己的口误,心中还在浮想联翩:虽说不老之道只是表象,可也在这云顶峰营造了一处天上人间的美景,这里真像一座世外桃源呀!

         为了验证神石的魔力,珮瑶心血来潮地掏出匕首,在自己雪白的左手背上划了一道,鲜红的血印立即清晰。

         沐楚玉心疼地握住她的手:“裳儿你这是干什么?”

         珮瑶定定地盯着伤口,果然不出她所料,还未及鲜血汩汩冒出,手背上的那条细长的血缝已经完全闭合,手背光滑如新生的皮肤。

         “太神奇了!”珮瑶加重了呼吸。

         “裳儿你傻的吗?”沐楚玉一面心疼地骂道,一面掏出金疮药洒在已经愈合的手背上,并用手帕包扎完好。

         “都已经好了?沐大哥你何必大费周章?”珮瑶举着被他包成兔子的手,眼睛弯成了月牙。

         可是沐楚玉的表情却并不像开玩笑,他严肃地提醒她:“你忘了这不老之道只是表象,等你出了名剑山庄,伤口就会重新出现了!”

         珮瑶这才恍然大悟,在心里咒骂自己的愚蠢。

         沐楚玉明白珮瑶担心的是什么,他又从怀里拿出了一瓶小小的青花瓷瓶递给珮瑶:“这是玉露百花丸,你现在吃一颗,一会儿出了名剑山庄再吃一颗,这样伤口就不会留疤了!”

         珮瑶感激地看着沐楚玉,听他的话倒出一颗药丸吃掉。

         两人知晓了名剑山庄不老之道的秘密之后,便动身往回走,害怕在这里逗留太久引起佘图欢不必要的怀疑,本来俩人只是因为好奇,别到时候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走在回去的甬道里,沐楚玉心里纠结万分,反复斟酌着要不要质问珮瑶她到底是什么人?混进名剑山庄又是什么企图?

         他的眉头紧皱,脚步迟疑。然而珮瑶却没有意识到沐楚玉的反常,仍然自顾自地走在他身后……

         突然,沐楚玉转身以风驰电掣的速度将其摁在石壁上,目光严厉地质问道:“裳儿,我知道你并不是佘图欢的表妹!你到底是谁?真名叫什么?混进名剑山庄又有什么目的?”

         珮瑶才被撞得瞳孔涣散,但很快脑子里便飞速运转,举起右手作发誓状:“我……我虽然不是佘图欢的表妹,可是我发誓我绝对没有害人之心!否则我就……”

         誓言还未开口,沐楚玉就轻轻掩住了她的唇,语气坚定却又不失怜爱:“别胡说!你放心!只要你告诉我你是谁,来名剑山庄有什么目的,我绝不会为难你!”

         沐楚玉目光炙热,就连握住珮瑶的那只手都有着暖意。莫非……他喜欢上了吕裳?珮瑶大胆猜测道。

         “沐大哥,我现在不方便告诉你我是谁!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你的姐姐是假的!而且我有办法让你的真姐姐回到她原本的身体里!”珮瑶将话题转到沐楚玉最应该关注的问题上。

         果然,沐楚玉神色惊疑,并迫切地询问:“你有何办法?”

         “今晚晚饭时即见分晓!”珮瑶露出自信地微笑。

         沐楚玉松开了珮瑶,不再为难她:“好吧——我暂且相信你!”

         为了沐杉杉,此时此刻,他没有选择!

         饭桌上的美味佳肴没法刺激沐楚玉的味蕾,即便桌上的肉再鲜美,也感觉如鲠在喉。

         佘图欢觉察到了饭桌上的诡秘气氛——沐杉杉不像以前那样话多殷勤,沐楚玉和珮瑶也只是默默吃饭,鲜有夹菜。

         “怎么?今晚的饭菜不合胃口?”他为了打破尴尬的氛围,干笑着开口道。

         沐杉杉第一个接话:“没有,今下午阿罗举止反常,刻意以下犯上,我一怒之下便把她赶出了山庄。所以现在——心情不是特别好!”说到此处,她故意瞅向了珮瑶。

         珮瑶心里“咯噔”一声,明白阿罗因为她已经遇害了。

         “表嫂,”珮瑶停下碗筷,装作毫不知情的无辜样子走到沐杉杉身旁坐下,“我喜欢你这手镯已经好久了,你借我看看呗?”说着珮瑶就抓住了沐杉杉拿筷子的右手手腕,那银色锁形串联手镯立刻发出悦耳的叮当声。

         “表妹要是喜欢,我可以再给你买一个呀!”说话间她欲抽回右手。

         但珮瑶加大了力道绝不放手,眼神凶狠地看着她。

         沐杉杉知道珮瑶已经洞悉了她的秘密,便轻哼一声,反手用竹筷向珮瑶的手腕处插去,珮瑶机警地起身绕到她的身后,尽管她依旧紧紧抓住沐杉杉的手腕不放,但是这种站位却让她不能轻易将她手上的离魂锁取下。

         二人在饭桌旁因为一只手镯纠缠不休,甚至踢翻了圆桌,碗盘摔了个稀巴烂,酒菜更是撒了一地。佘图欢和沐楚玉退到角落处,为二人的周旋腾开空间,目光却始终落在她们曼妙的武打动作上。

         珮瑶不敌沐杉杉,被她一掌推开。沐楚玉赶紧上前护着她,待珮瑶站稳之后,他又上前与沐杉杉厮打在一块。沐楚玉的出手让她彻底清楚自己的身份已经败露。

         她便趁着沐楚玉动作的空隙,滑过他的后背,溜出了房间,沐楚玉趁势追了上去,二人在外面的院落里打的不可开交。

         刚在小屋里时,沐楚玉的功夫施展不开,可现在在外面,他本应该三下五除二就将沐杉杉拿下,可是这个沐杉杉非常狡猾,知道他不会狠心伤了自己姐姐的身体,所以故意在打斗之时挑逗他,沐杉杉邪魅的笑容看得沐楚玉心里直痒痒。

         “沐大哥!你出剑呀!”珮瑶焦急地喊道。

         “不行!这样会伤了姐姐(杉杉)的身体!”与沐杉杉打得难解难分的沐楚玉和房檐下的佘图欢几乎同时出声。

         珮瑶先是愣了一下,感念沐杉杉如此幸福,光在这里就有两个男人爱着她。随后她又朝着沐楚玉大喊:“沐大哥,你只要摘下她手上的离魂锁,就是我刚刚看中的那只!那么庄主夫人的魂魄就可以马上回到自己的身体了!”

         沐楚玉明白之后,整个心思都放在了离魂锁上,可是沐杉杉的手形在他眼前千变万化,似乎有意在催眠他,他甚至有时会晃眼看到四只手……

         “小妖精!让你好好瞧瞧本姑娘的厉害!”珮瑶一面自言自语,一面从腕袖里射出了绵丝针,正中沐杉杉的左手腕。

         沐杉杉感到一阵刺痛,匆忙收回了手,沐楚玉趁此机会抓住她的右手,并迅速抽出了她手腕上的离魂锁。

         “啊啊啊——”沐杉杉发出了凄厉的尖叫,连着后退了数丈远。

         这是恼羞成怒的叫声,珮瑶相信自己的绵丝针在没有迷心铃的配合下是不会这么厉害的,顶多在血液里乱窜,扰乱其真气罢了。

         珮瑶与佘图欢跑过去和沐楚玉站在一起,众人定定地看着沐杉杉,想知道后面还会发生些什么。只见沐杉杉远远地站着不动,眼神由凶恶慢慢转为了温柔,然后整个身体像是被掏空一样,软软地倒了下去。一股白烟从她的身体里冒出,越飞越高,越飞越远……

         佘图欢第一个冲着沐杉杉的身体跑过去,沐楚玉本也想跟着过去,但珮瑶的心思却在那股白烟上,她无意识地拍了下沐楚玉的胸膛:“我们快追!”

         沐楚玉霎时感到心里麻麻的,腿脚不听使唤地跟着珮瑶一起追了上去。

         在二人的穷追不舍之下,白烟总算停了下来,出现了人形的轮廓,虽然没有眼睛,但是珮瑶似乎感受得到它正狠狠地瞪着他们。

         此刻,他们已经出了名剑山庄,珮瑶的左手已经隐隐作痛,她泰然自若地从腰间拿出药瓶,倒了一颗玉露百花丸吞下。

         “你累了!”沐楚玉盯着那股白烟道,“我听见了你喘息的声音!”

         耳朵这么灵?珮瑶偏过头吃惊地望向他的侧脸,月光勾勒的弧度恰到好处!

         “离魂锁已经被你们抢走了!你们还想怎样?”这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不过有些粗鲁。

         这个东西没脸没皮,身形也一点也看不出是一个女人呀!珮瑶皱眉撇嘴,百思不得其解:“哼!当然是要问你到底是谁?来名剑山庄又有什么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