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r id="UgcHrYyCaj"></abb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不老之道
        沐楚玉见珮瑶眉间皱作一团,便知她可能不大了解名剑山庄的历史,而对曾经江湖上闹得沸沸扬扬的“不老之道”更是一知半解。

         沐楚玉携着她的手臂,来到了一整块凉石处并肩坐下,开始了对名剑山庄不老之道的侃侃而谈:“不知吕姑娘可曾听闻过海棠阁?”

         珮瑶一怔,小心翼翼地答道:“听说过——只是不甚了解!”

         “海棠阁可以说是江湖上最神秘的组织,除了海棠阁弟子,几乎没人知道那个组织位于何处……现在有关海棠阁津津乐道的传闻大多都是海棠夫人,以及那三位堂主……想必吕姑娘也听说过!他们分别是白海棠堂主沈箫寻,红海棠堂主段离羚以及垂丝棠堂主珮瑶!”

         珮瑶一面听着一面应和着点头,既不敢多说话,也不敢多显露情绪。

         沐楚玉以为自己是在和一个“无知”的姑娘聊天,便也毫不顾忌地讲着他所知道的一切:“然而,有关海棠阁的阁主沐海棠以及三位长老沉闻新、陆见裴、扬子津则鲜为人知!”

         珮瑶专心致志地听着他讲那些对于她来说有些古老的故事,感念沐楚玉对海棠阁的了解竟比自己还多……还不快趁机会多知道些秘密,万一以后用得上呢!

         “二十多年前,他们本是燎原山星火派的弟子,却因偷走了镇派之宝神木香而招到了星火派弟子的追杀!星火派在江湖上的行事作风心狠手辣、残忍至极,早就为名门正派所不齿。所以沐海棠等人脱离星火派也受到了一些仁人义士的协助,其中最知名的人物便是名剑山庄当时的庄主佘君麒!”

         “据说,当时星火派为夺回神木香,愿意不惜一切代价。曾有一次,星火派的人不知从哪儿得知沐海棠等人躲在幽远村,竟大开杀戒,残杀了近三百名村民,然而他们却并没有找到沐海棠等人,最后更是毁尸灭迹,一把火将村庄烧了干净!这座村庄只是星火派为夺取神木香滥杀无辜的冰山一角,为避免再次生灵涂炭,佘君麒带领了其余八大门派的掌门人在燎原山下找到星火派掌门花紫焰与其谈判了三天三夜,劝花紫焰收手放过沐海棠等人,否则九大门派必定会竭尽全力踏平燎原山!”

         “说那么多干嘛?星火派就是一邪教,九大门派都已经围在山脚下了,干嘛还不攻上去呀?”珮瑶嘟着小嘴,忍不住发问。

         沐楚玉淡淡一笑,接着解释:“燎原山毕竟是星火派的地盘,他们盘踞于此且作恶多端却没有哪个门派敢贸然攻打,正是因为燎原山地势复杂,易守难攻,况且星火派的迷魂阵也是不容小觑!”

         “那星火派为什么还要卖佘——老姨夫的面子,最终选择妥协呢?”珮瑶低下头悄悄吐吐舌头,差点说漏嘴。

         “这也正是佘君麒老庄主的伟大之处了!”沐楚玉面露钦佩之意,笑道,“佘君麒知道自己只是吓唬花紫焰,并不敢轻易拿这么多弟子去送命!花紫焰为人谨慎小心,对佘老庄主的话将信将疑……他们都只是差了一步台阶而已。所以,佘老庄主便给了她一步台阶,将名剑山庄的七大名剑之一的孤煞剑送予了花紫焰以做交换条件!花紫焰明知佘君麒有备而来,也不愿意再多做纠缠,便答应放过沐海棠等人……”

         “可是……你说了这么大半天,这与名剑山庄的不老之道又有什么关系呀?”珮瑶入迷地听了半天,却发现沐楚玉好像讲偏题了。

         “你不要急嘛!”沐楚玉瞧着珮瑶一脸心急的样子,心里不自觉地欢喜,“马上就快讲到了!佘君麒老庄主离开燎原山返回名剑山庄的途中在离江水畔遇到一位胡须花白的世外仙人,仙人知其为天下苍生所做的努力,便传授了他一套内功心法,此内功心法便是传闻中的不老之道!”

         “内功心法?”珮瑶越听越感到离奇古怪。

         “没错!名剑山庄的人都练了这一套内功心法,再配合名剑山庄的剑法招式,便可以达到青春不老的效果!”

         珮瑶听到此处,感到疑窦重重,可还未等到她发问,沐楚玉似乎已经洞悉了她所要问的问题,自顾自地回答道:“不老之道的传言盛行之初,许多人都想前往名剑山庄一探究竟……而不老之道的假象也正是在那时被揭开。原来,不老之道只在名剑山庄有效,出了名剑山庄便会慢慢恢复原貌,下了云顶峰之后则会完全变成该年龄应有的模样。”

         “这么奇怪?”珮瑶杵着下巴的手指敲打着脸颊,眸子里的疑惑更深沉了。

         “更奇怪的是,那些不老的外表仅仅只是美丽的皮囊,皮囊不老,可是里面的血肉骨头却会跟着年岁增长逐渐衰老,这也是为何人人都羡慕的重返弱冠之年的不老第一人佘君麒,会在其八十岁时拖着一把老骨头生病去世!”

         “难怪名剑山庄的不老之道没有引起其他帮派的觊觎……”珮瑶微微点头,似乎懂了一些。

         “可是……”她的眸子即刻闪出一道光彩,提高了嗓音。

         “可是为何断竹会重生?”沐楚玉接过珮瑶的问题,沉思道,“以前我以为名剑山庄四季如春,花开不败,仅仅只是因为其地势和气候……可今日看来,恐怕不老之道远没有佘君麒所讲的那样简单!”

         “此话怎讲?”珮瑶挺直了脊背,聚精会神。

         “如果仅仅是内功心法配合剑术,这草木难道也会功夫不成?”沐楚玉盯着珮瑶反问道。

         “你的意思是说,内功心法是假,不老之道应该是藏于山庄的某件物品所引起?”珮瑶机灵地回答,聪明劲儿飞上了眉梢。

         沐楚玉心满意足地点点头:“正有此意!”

         珮瑶抿着唇似笑非笑:原来这山庄里面还有宝贝!果真没白来呀!如此一来,我可以大开眼界了!

         “吕姑娘,我看你对不老之道也颇有兴趣,那——不知你可否与我一起找寻这个秘密呢?”沐楚玉的提议正中珮瑶的下怀。

         她故意矜持地拒绝“沐公子你武功高强,怎么会邀请我一同寻找那个秘密,不怕我拖你后腿吗?”

         沐楚玉似看穿一切地笑笑:“一看吕姑娘就是聪明女子,如果吕姑娘可助在下一臂之力,到时候定能事半功倍!”

         “我表哥可是你亲姐夫!”珮瑶开始怀疑沐楚玉是在试探她。

         “那不也是你亲表哥吗?”沐楚玉果然反问。

         珮瑶自觉地低下头,因紧张而神色担忧,刹那又想到:我难道没提起,不算亲表哥吗?

         沐楚玉却拍着她的柔肩,疑似安慰道:“吕姑娘你放心吧!佘庄主是我的亲姐夫,我怎么可能陷他于不义,我不怕我姐姐吃掉我吗?我只是单纯地对不老之道好奇而已!”

         珮瑶见他眼神诚挚,便微笑点头:“我答应你!我对那个东西也挺好奇的!”

         二人一拍即合之后立马放下介怀,相视而笑。

         沐楚玉虽和珮瑶有了同样的目标,可是他深知此次的名剑山庄之行更重要的任务是探索姐姐的身体之谜。

         于是,他便借着和珮瑶“情投意合”的表象,一面与她一起打探不老之道的秘密,一面又暗访山庄里的家丁丫头……

         “等等!你有发现山庄最近少了哪些人吗?”他趁着在假山处徘徊等待珮瑶的空挡逮住了一名丫头。

         丫头不解何意,想了一会儿答道:“回沐公子,山庄里就算少一些人也很正常呀,因为每日都会有些丫环家丁会下山去采购,有些会回家看望父母,有些又会随商队出去做买卖,还有一些……”

         “停!”沐楚玉举起手不耐烦地打断,他抿了抿嘴唇道,“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说,丫头,最近几个月又不见了的丫头吗?”

         “丫头?”她满脸疑惑地挠了挠脑袋,恍然大悟道,“哦——奴婢想起来了,是有个叫李珊的丫头不见了,奴婢已经很久没看到她了!要不是沐公子你提醒,奴婢都快忘了她了!”

         沐楚玉总算有了些眉目,便立即趁热打铁地追问:“那你知道她去哪儿了吗?”

         “这——”丫头看起来十分为难,“这估计得问问和她住一间房的晓晓了!”

         “晓晓?”沐楚玉自言自语地琢磨着这个名字,挥手让丫头离开:晓晓?不是吕姑娘那个贴身婢女吗?莫非姐姐的身体之谜与吕姑娘有关?

         想到此处,沐楚玉不敢再想下去。

         眼见着珮瑶还未出来,沐楚玉索性上前跑到珮瑶的闺房门口,敲了敲门。

         开门的是一个小丫头。

         “表小姐呢?”沐楚玉十分客气。

         “表小姐刚刚见沐公子和其他丫鬟聊得开心,不便打扰就先行离开了!”小丫头直话直说,还真有些主子的范儿。

         沐楚玉惊了一下:“离开?”

         丫鬟确定地重重点头。

         沐楚玉转身走下石阶,心里竟胡乱想到:莫非吕姑娘是吃醋了?想着想着还情不自禁地笑出了声。

         他不知道珮瑶去了哪里,方才也忘了询问那个开门的小丫头,四处张望掂量了片刻决定去做自己的事——向姐姐的丫鬟再打听打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