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美丽皮囊
    佘图欢与沐楚玉听见珮瑶的声音,两人同时偏过头看向她。

     “裳儿,快进来,我给你介绍一下我的小舅子——沐楚玉沐公子!”佘图欢招手让珮瑶进去。

     方才只是听见了沐楚玉的声音,却并未见到他的长相,如今沐楚玉转过头看她,她才发现这位在京城里臭名昭著的纨绔子弟……当然咯,也是大名鼎鼎的“玉面剑神”,竟然长得——怎么形容呢?颇有姿色?

     他的面部线条十分柔和,肤色如白玉凝脂,天庭饱满,眉锋似剑,眉下的桃花眼更是天性风流,一双眸子如夜间繁星闪烁透亮,鼻若悬梁又挺又直,唇形完美无缺中透着小性感。

     而沐楚玉先是被这似曾相识的声音给惊了一下,转过头一瞧,霎时被眼前的女子震得七魂不见六魄,心里更是惊为天人,不由自主地直愣愣看着珮瑶,胸腔里心跳加速。

     此时的珮瑶身着碧色对襟羽纱衣裳,双手轻握,端庄地置于腹前,向着沐楚玉抿唇淡笑,心中则在想着:早知道就不化这么漂亮了,这个沐楚玉真下流!

     她莲步轻移走到佘图欢的身旁,还未想到说些什么,佘图欢就拉着她的胳膊,向沐楚玉介绍道:“这是我远方的表妹——吕裳!”

     “吕姑娘有礼!”沐楚玉急忙双手握拳回应,“在下沐楚玉!”

     珮瑶淡妆轻笑,不露声色。

     “楚玉可是大名鼎鼎的‘玉面剑神’,自古英雄出少年,那把灵蛇剑可就是他十六岁那年,我为了娶你表嫂才赠予他的……”佘图欢指着沐楚玉腰间悬挂的金色蛇形剑,向珮瑶谈到。

     珮瑶点点头:“小女子听过沐公子大名!”

     沐楚玉笑到合不拢嘴:“在下对名剑山庄不甚了解,以后还希望吕姑娘多多指教。”

     “不敢!”

     果然如佘图欢所料,沐杉杉在近酉时的时候才回到山庄,身后的阿罗与凤儿抱了好几匹绸缎以及大包小包的胭脂水粉等女人的玩意儿。

     她摇摆着柔软的腰肢向围坐在饭桌前的佘图欢以及沐楚玉等人走来。

     骚货!珮瑶和沐楚玉几乎同时在心里唾骂。

     沐楚玉定定着看着沐杉杉,沐杉杉也轻撇着嘴角径直走到他身边,纤纤素手握在他的肩上:“楚玉呀,怎么来看姐姐也不提前和姐姐说一声?”

     沐楚玉盯着这再熟悉不过的五官,听着那几乎一模一样的声音,心中百思不得其解,勉强笑笑:“不正是为了给姐姐你一个惊喜吗?”

     “哈哈哈!”沐杉杉轻掩着嘴笑着扭开,在佘图欢的身旁坐下。

     四人在一起共进晚餐,席间,沐杉杉两眼放光,时不时打量着沐楚玉和珮瑶,拉扯着佘图欢的衣袖道:“我看裳儿和楚玉郎才女貌,简直是天作之合,不如你做个媒撮合他们二人可好?”

     佘图欢一脸惊愕:“这个……”

     珮瑶更是不想为了一个任务还把自己给套进去,错愕的她正准备张口,却被沐楚玉抢了先:“姐,难道你忘记了?我和墨衣派掌门言康泺的女儿言箬莺是有婚约的……”

     “哐当”一声,珮瑶被他惊得打翻了汤碗,汤水弄脏了衣裳,坐在身旁的沐楚玉闻声赶紧替她收拾,甚至用自己的手帕替她擦拭衣裙,却又不小心碰到了珮瑶的敏感部位,珮瑶一脚踢中他的小腿肚子,沐楚玉脸红得赶紧收回手正襟危坐。

     二人刚才的慌乱也给了沐杉杉喘息的片刻。

     沐楚玉怀疑的眼神盯得沐杉杉头皮发麻,她尴尬地笑道:“呵呵——一时之间倒忘了这回事了!”说话间还给沐楚玉夹了一块超大号红烧肉。

     珮瑶:“……”那块肉是我先看中的……

     次日,珮瑶在佘图欢的授意下,带着沐楚玉在山庄里游览闲逛。

     她穿上了一袭碧色长裙,而沐楚玉则是身着月白色暗纹锦袍,刹眼望去,还真有种“山清水秀”的和谐之韵。

     纵使天空一碧如洗,名剑山庄里风景如画,既有飞流直下三千尺的水帘瀑布,又有清可见底的山泉绕芳甸,还有亭台水榭,假山石林……可明显沐楚玉醉翁之意不在酒,一双情人眼老是在珮瑶身上打转,珮瑶心中不舒服也只得强颜欢笑装作与其“相聊甚欢”。

     “吕姑娘是姐夫的亲表妹?怎么过去没听他提起过自己有这么一个天仙似的妹妹?”沐楚玉油嘴滑舌地打探珮瑶的背景。

     “不算亲表妹,我和表哥的关系挺远的,是远房表妹……只是家中突遭变故,所以才来投奔……”珮瑶讲到伤心处本想假意啜泣几声,可想到那样太假惺惺了,本来自己也不算柔弱女子,装又装不像,反而会惹怀疑,于是只好作罢,最后用平淡的语气陈述了这一桩伤心往事。

     “原来是这样,无意勾起了吕姑娘的悲伤是,在下真是不该,还请吕姑娘赎罪!”沐楚玉倒是不忘怜香惜玉。

     “不碍!”珮瑶爽快地回应,指向前面的竹林,偏过头问道,“前面就是山庄的锦绣林了?你想进去走走吗?”

     沐楚玉看向珮瑶手指的方向,狡黠一笑:“今得吕姑娘作陪,当然要进去逛逛!”

     “吕姑娘请!”他礼貌地侧身让珮瑶先行。

     珮瑶轻轻一笑当做回应,毫不客气地大走在前面。

     沐楚玉在锦绣林里又搭讪了几句,不过珮瑶顾不上这些,而是在慌张地边路过边张望,心里琢磨着:奇了怪了,我刻的字呢?怎么都没了。

     开始进入锦绣林时,珮瑶突然想起自己无聊刻的那些字,怕被沐楚玉看见之后会很羞愧,可她现在走了这么久竟然一个字也没发现……在免除了她的担心的同时也让她陷入疑惑……

     “吕姑娘是否有什么心事?”沐楚玉见珮瑶蹙着秀眉,关心道。

     “啊?”珮瑶一惊,急忙回应,“没事——”她低眉的瞬间瞟过沐楚玉腰间的灵蛇剑,一时兴起道,“沐公子,小女子也对兵器有所了解,听说过这灵蛇剑——只是,一直没有机会观摩他的风采——不知,公子你是否介意给小女子比划一番?”

     见珮瑶好不容易请求自己一次,况且又明眸皓齿甚是动人,他心里哪能不答应呀,抿唇笑道:“能为吕姑娘舞剑可是在下的荣幸,在下求之不得!”

     话音刚落,他便如大雁般腾飞而起,快速抽出腰间的蛇形配剑,剑尖指地,一股气流从四面八方而来,汇聚剑身,沐楚玉单脚站于虚空之中,锐利的眼神配合着手中的宝剑,人剑合一,剑随身动,混厚的气流震得竹叶七零八落,眼前的空间似乎被剑气划出数十道伤口,旋转之间,珮瑶周围的数十株绿竹纷纷倒下,它们的切口惊人的整齐划一……

     “啊——”珮瑶吓得惊呼一声的同时,沐楚玉早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天而降出现在她身旁,他紧紧揽着她的腰,带着她飞出数丈之远,待安全之后才稳稳落地。

     回望那数十株竹林,珮瑶还未来得及道谢,二人均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

     方才倒下的绿竹竟如雨后春笋般从接口处重新生长出来,争先恐后而又贪婪地吮吸着某方灵气,短短一刹它们便又恢复了最开始的模样。更奇怪的是,被砍倒在地的“死竹”竟又消失不见了。

     “这?”珮瑶惊恐地望向沐楚玉,一时说不出话来。

     沐楚玉盯着她,脸上才褪去了慌张,镇定道:“或许,这就是名剑山庄‘不老之道’的秘密!”

     “不老之道?”珮瑶装作第一次听到这个词的样子,眸子里闪出不解的目光。

     沐楚玉正欲解释,可突然发现自己还抱着珮瑶的细腰,赶紧松开了手。珮瑶意识到之后,也不好意思地后退了两步。

     两人继续一同行走在锦绣林中。

     “莫非——吕姑娘还不知道这些年来名剑山庄一直盛传着不老之道?”沐楚玉开口询问。

     “不老之道确实听说过,只是我却并没有认为它与名剑山庄有何联系!”珮瑶实话实说。

     沐楚玉点了点头,十分理解道:“这也难怪,名剑山庄今非昔比,从我姐夫的父亲那一辈就已经开始远离江湖纷争,转而做起了绫罗绸缎的生意……所以,江湖中人不再对山庄有何眷念,毕竟名剑山庄早前是大名鼎鼎的名门正派之一,我姐夫的祖父佘君麒更是曾经为了避免生灵涂炭做过大事……如今就算不比从前,江湖中人也不会冒着天下之大不韪攻打一毫不构成威胁的隐世山庄!”

     “可是——这座山庄里有着不老之道的传说,难道就没有人对此感兴趣吗?”珮瑶对此很是疑惑。

     “看来——名剑山庄确实是没落了呀,你竟然不知道这不老之道只是虚有其表的假象!”沐楚玉冲着珮瑶神秘地笑笑。

     假象?可我明明听见你对佘庄主说你来山庄的目的就是为了“不老之道”呀!珮瑶想起在会客厅外偷听到的话,难道那只是他们互相调侃打趣儿的话?

     “如果不老之道是假象,那你又如何解释刚刚断竹重生的现象?”珮瑶抬头质问,眼眸里满着“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倔强。

     “哈哈哈——”沐楚玉忍俊不禁,“这正是我所不解的问题,此次来山庄的目的也正是为了找寻不老之道的答案!”

     珮瑶一脸茫然地看着他,她被绕得云里雾里,脑子里乱成一团麻了,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她感觉自己已经无力去分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