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密室石剑
    沐杉杉住在山庄里的翡翠圃,那里景如其名,树叶与小草绿得透亮犹如翡翠,各种花卉艳丽胜火。而去到翡翠圃必须得经过一条幽静的羊肠小道,小道的两边是茂密的树林与藤蔓,鸟语花香,甚是怡人。

     沐楚玉还未走到羊肠小道处,便看见了那个所谓珮瑶的贴身婢女晓晓从他跟前晃了过去,好像刚从翡翠圃出来。

     难道吕姑娘也去了翡翠圃?沐楚玉心下想到这点便加快了脚步。

     走在小路上,尽管时不时会传来几声鸟儿叽喳的声音,可凭沐楚玉的内力要从鸟叫里分辨出姑娘的声音还是轻而易举。

     沐楚玉定神地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无声”地走过去,背靠着一棵树,偏着头伸出耳朵仔细聆听。

     “对于你说的我表嫂这几个月来的异常举动可是真的?”珮瑶加重了语气再三确定。

     阿罗一个劲儿地点头:“回表小姐!阿罗所言千真万确!瞧,这是阿罗按照表小姐的吩咐,记下的这近一个月来夫人的日常起居!”说着,阿罗便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簿子递给了珮瑶。

     珮瑶接过小簿子边随意翻看了几页一面点头一面夸赞道:“干得不错!”随后,她将小簿子裹好放进了衣袖,接着又拿出了一袋银两递给阿罗:“这是你应得的!”

     “谢谢表小姐!谢谢表小姐!”阿罗接过钱袋不停地鞠躬道谢。

     “别在这儿磨蹭了,当心被人看见!快去做事吧!”珮瑶打发她走。

     “是是是!”阿罗揣上钱袋赶紧跑开。

     阿罗走远之后,珮瑶趁四下无人注意也匆匆离开了小树林,沐楚玉悄悄跟了上去。

     奇怪,吕姑娘为什么也会查那个假沐杉杉的事?她到底是什么人?她和那个假沐杉杉是不是同一伙人?沐楚玉一面跟着珮瑶,一面分析刚刚偷听得的话。

     珮瑶回到自己在名剑山庄的居室外,站在门廊处焦急张望许久,直至看见一只白色信鸽冲她飞来才展开笑颜。她从信鸽的腿上取下小纸条后又举手放飞了它。

     展开纸条,看着上面的几行字,珮瑶的嘴角勾起得意的笑容: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个沐杉杉还真是个冒牌货!

     沐楚玉躲在假山后,紧抿着唇,皱着眉头猜疑:到底是谁在和吕姑娘飞鸽传书?纸条上写的又是些什么?吕姑娘到底是什么人?她背后的人又是谁?他们又在计划密谋着什么?

     珮瑶收起纸条后便进了屋,沐楚玉躲在这里空想也于事无补,自己干脆也离开了。

     第二日午后,珮瑶兴致冲冲地来到了沐楚玉在名剑山庄的住所。

     此时,沐楚玉正翘着二郎腿躺在树上小憩,嘴巴里还叼了一根草。

     珮瑶站在树下,透过稀疏枝丫,半眯着眼睛望向天边的太阳,果然舒适宜人,再看看树上悠闲的沐楚玉,晒得自己也想就地躺下睡上一觉了。

     思索片刻之后,她还是没忍住,便抬起头将手比作喇叭状放在唇前喊到:“沐公子!起床啦!”

     沐楚玉听到珮瑶这悦耳的声音,一个激灵地立马身心舒畅,通体精神。他迅速拿走口中的那根草,轻轻一跃,便从树上稳稳落在了地面,一气呵成。

     他背着手偷偷扔掉了草,嬉皮笑脸地问道:“吕姑娘大中午的不休息,不知找在下所为何事呀?”

     看模样明明是一个翩翩佳公子,可是表情动作怎么这么欠揍呢?珮瑶在心里轻轻撇了撇嘴。

     “四个字——‘不老之道’!”珮瑶举起四根手指在沐楚玉眼前晃。

     沐楚玉别有深意地笑笑,问道:“那——今日我们从哪里开始查?”

     “不如——沐公子你提议吧!”珮瑶把他的问题当球一样又踢给了他。

     “吕姑娘——你以后不要叫我沐公子了,听着挺别扭的——不如,叫我沐大哥吧!”沐楚玉趁机深情地看着她,努力想通过这清澈的眼眸看清心底藏着的秘密,当然只是惘然。

     “这——”珮瑶错开了它的眼神,思量片刻之后又盯着他应道,“好吧!沐大哥,你以后也别叫我吕姑娘了!就——叫我裳儿吧!和表哥一样!”她俏皮地指了指佘图欢住的方向。

     沐楚玉笑着点头。

     二人并肩走在路上,沐楚玉望着箜声园的方向,随口道:“今日去那儿查查如何?”

     珮瑶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想到名剑山庄这么大,如果每个地方都去找,不知得找到何年何月,昨天以前她还可以陪着他一起耗,可现在她只想快点完成任务顺便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然后早日赶回海棠阁。

     话还没有说出口,珮瑶转念又想到现在说这些似乎时日尚早,便先迎合着沐楚玉的意思,两人去箜声园查找了一转。

     他们几乎搬起了每一块石头,用鞋底仔细摩挲每一块地砖,敲打了每一根石柱……时至申时却依旧无果。

     “名剑山庄这么大,像我们这样一草一木地找下去得找多久呀……”珮瑶终于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并出主意道,“不如直接去重点地方寻找!既然是宝贝,要不就是警卫森严,要不就是离主人很近!”

     “你说的有几分道理!”沐楚玉掰了掰手腕,发出了清脆的“咯嘣”声,点着头反问,“你的意思是——翡翠圃?”

     “不!”珮瑶嘴角轻挑,眼神坚定,“准确地说是表哥的房间!”

     “好!”

     走在羊肠小道上,想起这几日查找毫无结果,沐楚玉解释着:“其实吧——我一直以为佘图欢会认为‘最危险的地方往往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所以——可能宝贝就藏在人们经常走动,或者是比较显眼的位置……”

     “沐大哥,我明白的!”珮瑶淡淡一笑,看似理解。

     要是珮瑶沉默不语还好,可面对珮瑶的善解人意,沐楚玉心里反倒不是滋味儿了:裳儿这是什么意思?是认为我真傻,所以故意附和吗?

     来到翡翠圃之后,珮瑶在武功高强的沐楚玉的掩护下,顺利潜进了佘图欢与沐杉杉的房间,沐楚玉谨慎地左右探探,认定没人之后才小心翼翼地关紧了门。

     珮瑶和沐楚玉又在这个地方一丝不苟地捣腾了一番,沐楚玉为了“一雪前耻”,竟都爬上了房梁查探。珮瑶小心翼翼地拿起架子上的古董,眯起一只眼看看里面,然后又灰心丧气地放了回去;打开每个抽屉摸了个遍,也是毫无结果……

     突然间她瞟到了佘图欢的床榻,想到:离主人最近的地方……莫非,在床上!

     她快步走了过去,摸索了枕头和被子,可还是一无所获。

     快要死心之际,她蹲下去撩起床单,看见了一只……夜壶?

     珮瑶先是用手指捏住鼻尖,嫌弃地撇撇嘴,后又灵光一闪,欣喜地唤道:“沐大哥,你快过来看!”

     沐楚玉闻声赶来,珮瑶眼神示意他看那只夜壶,他蹲在了珮瑶的身旁,摸着下巴疑惑道:“奇怪了?夜壶放在床头,他不嫌臭吗?”

     “我也正有此意!”珮瑶转过头望着他,得意地笑道。

     沐楚玉意会,两人一刹那之间这心有灵犀的一拍即合让沐楚玉心里对珮瑶的好感陡升。

     他伸出手欲把夜壶拿出来,却惊奇的发现——居然拿不起来!他勾起嘴角轻哼一声,迅速将夜壶往里一转。

     “轰”的一声,床榻里侧的墙壁被打开。

     “呵!终于找到了!”珮瑶惊喜地叹道。

     二人不由分说,立即起身潜入了密室,密室的石门感应到有人进去之后就自动关闭。

     他们走过一小段石阶,面对一条长长的甬道,心中生疑:这里——会不会有机关?

     甬道的两边石壁上有照明的火烛,间隔三尺顺次排列下去。只是密室里有些潮湿阴冷,微弱的烛光似乎随时可能熄灭。

     沐楚玉取下一只红烛,吹灭了火光,郑重地将它放在脚边。珮瑶不是很理解,只有呆呆地站在一旁看着。

     他立起身,右手拿着剑,用未出鞘的剑尖触碰了几下红烛,感受力道,随即优雅地将其打了出去。红烛滚在石砖上处处“碰壁”,呈“之”字形前进,沐楚玉侧着耳朵聆听:“这条道还是挺长的,但是很顺利,没有机关!”

     珮瑶露出佩服的神色,跟在沐楚玉身后走过这条长长的密道,尽管知晓没有机关,可他们还是步步为营,毕竟越往里走就越能感受到一种强大的气息缓缓袭来。

     走出甬道之后立马豁然开朗,他们面临的是一处方圆几里的山洞,洞顶和洞壁上都有着奇形怪状的钟乳石,钟乳石的水顺着钟乳石滴到地上,带来别有洞天的幽静。山洞的正中有一直径三尺高三尺的圆台,圆台上三尺高处悬有一把石剑,剑身与剑柄均有石头雕琢而成,石剑周围烟雾缭绕,“白色玉带”顺着剑身盘旋而上,随风漂拂,洞顶处狭长的光线正好照在石剑上,其周围色彩绮丽,晶莹夺目,真是“赤壁千寻晴凝雨,明珠万颗垂话帘”。

     二人怀着敬畏之情走近圆台,仰望着那把长达六尺的石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