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r id="UgcHrYyCaj"></abb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忍者学校
        “佐助,醒醒。”

         “这孩子怎么睡着了呢?”宇智波美琴看着坐在浴缸里睡着的佐助不由的皱着眉头说道。

         宇智波美琴看到泡在水里的小佐助一脸疲惫,也没有故意吵醒他。

         只是轻轻地将小佐助抱起来,把佐助的身子擦干,穿上睡衣。

         然后将佐助抱到他的房间,掖好被子,关上门就去做饭了。

         窗外的雨滴啪啪地打在窗户上,雨越下越大,天也越来越黑,让人不禁有些压抑。

         就在这狂风暴雨之中,宇智波鼬与暗部到达了团藏的伏诛处。

         看着眼前如同神灵发怒后的废墟,这些暗部眼中透出一丝震惊,但却没人开口问一句。

         “这种天气用不了卷轴,还是用麻袋装起来吧。”其中领头的忍者说道。

         戴着面具的宇智波鼬和众人一起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

         团藏破碎的头颅里面,脑浆在这暴雨下被冲刷成了一团浆糊。

         但是看到尸体的这些忍者面具下的脸却没有一丝异色。

         对于这群忍者来说,面前的尸体无非就是一团烂肉而已。

         没有人多说半句废话,十分钟后这里的尸体就已经收好了。

         当然,化为灰烬的托内尔并不在此列。

         此时天空上的乌云更密更沉了,几人背着尸体往回赶,没有一句话,显得气氛有些诡异。

         几人回到村子后,直接将尸体带到了暗部基地。

         接到消息的猿飞日斩很快就从火影大楼赶过来了。

         见到戴着面具,浑身湿透的几个暗部忍者,猿飞日斩关切道:“大家辛苦了,你们几个就先回去吧,今天就到这里。”

         几个暗部忍者闻言点了点头说道:“是。”

         宇智波鼬自然也是随着大家一起点头。

         几个人的身影一闪便消失了,宇智波鼬此时也是手中结印想要离开。

         “你等等!”猿飞日斩指着戴着面具,个子小小的宇智波鼬说道。

         听到猿飞日斩的话,宇智波鼬面具下的脸有些诧异。

         而后点点头示意明白。

         猿飞日斩见状便挥挥手。

         那些身处暗中的人看到这个手势,都飞快的离开了这里。

         见到人都离开后,猿飞日斩看着戴着动物面具的宇智波鼬说道:“鼬,以你们兄弟两个现在的力量恐怕目前整个木叶都不是你们的对手。”

         “拥有强大力量的你们,任何一个决定都十分重要,希望你们能心存光明,碰到事情不要轻易出手,可以的话,可以先找我这个老头子谈谈。”

         “这次你们在我眼前击杀团藏,身为火影的我,本应该与你们不死不休。”

         “但是目前的木叶摇摇欲坠,内忧外患都是你们看不见的。”

         “我们如果战斗的话必定是两败俱伤,到时候没有火影的木叶村必定被列强所蚕食,到时又是血流成河,这不是火影该做的事情。”

         “我只想让村子处在和平当中,如果可以的话,村子出了什么事情,到时候还要请你们出手相助。”

         猿飞日斩眼神透出一丝坚毅。

         “我们也是木叶村民,只要没有威胁到我们,我们不会乱开杀戒的。”

         “如果村子有危险,作为村子的一份子也是责无旁贷的,三代目还请放心。”宇智波鼬闻言也是认真回答道。

         猿飞日斩听到后,看着宇智波鼬认真的点点头。

         而后望向地面的尸体说道:“这件事情我帮你们压下,希望你们能改变宇智波一族的想法。”

         宇智波鼬点点头:“好。”

         “那你也回去吧,鼬。”猿飞日斩对着宇智波鼬说道。

         宇智波鼬点点头后就消失不见了。

         猿飞日斩看着地上的尸体不由地拿出烟斗抽了一口。

         当宇智波鼬回到家中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宇智波美琴见到同样湿漉漉的鼬不由得又开始念叨:“你们兄弟两个,一个比一个过分。外面下雨了不知道打把伞吗?还是说你们觉得这样很酷?”

         “对不起,妈妈,下次我会记得打伞的。”宇智波鼬不由得有些抱歉地道。

         “鼬比佐助要有礼貌的多呢。”宇智波美琴上前掐了掐宇智波鼬的脸说道。

         “先去洗个澡吧,鼬。不要感冒了。”宇智波美琴微笑着说道。

         宇智波鼬点点头,将鞋子脱掉便去洗澡了。

         刚进浴室后,宇智波美琴便大声道:“饭快做好了,鼬待会儿叫一下佐助。”

         “哦,知道了。”宇智波鼬也大声回答道。

         打开水龙头,让温热的水从淋浴头喷洒而下,经过头发,皮肤,这使得宇智波鼬不由得放松了下来。

         他深深地舒了一口气,他感觉到一身的疲惫都被这温热的水融化了。

         不多时,宇智波鼬擦干身体,穿上衣服。

         朝着佐助的房间去了。

         轻轻拨动门栓,啪嗒一声轻响,宇智波鼬将佐助的房门打开了。

         看着床上睡着正香的佐助,宇智波鼬脸上泛起一丝无奈。

         “佐助!”宇智波鼬大声叫到。

         “啊?嗯?怎么了?”睡得深沉的佐助被惊醒,坐在床上一副迷糊的样子看了看四周。

         “是鼬啊。怎么了?什么事?”佐助努力打起精神问道。

         “该吃饭了,佐助。”宇智波鼬见状说道。

         “哦,好。”佐助迷迷糊糊的起床,跟着宇智波鼬去往餐厅。

         宇智波美琴见到两人说道:“今天爸爸要加班,晚饭就我们三个人吃了。”

         宇智波鼬和佐助闻言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三人坐在椅子上准备吃饭。

         宇智波美琴突然一脸神秘开口问道:“佐助,你今年五岁了吧?”

         “嗯,五岁了。”佐助答道。

         “那你知道后天是什么日子吗?”宇智波美琴看着佐助明亮的眼睛问道。

         “不知道,后天是什么日子?”佐助十分配合地问道。

         “后天是……忍者学校招生的日子哦。”

         “以后佐助也要上学了,怎么样?开不开心?”宇智波美琴朝佐助微笑道。

         “哦。”佐助抬头看了一眼宇智波美琴说道。

         “哦?你一点也不惊喜吗?佐助?”

         佐助一脸无所谓地看着宇智波美琴。

         “去了学校就能交到很多好朋友呢。”

         佐助没有说话……

         “佐助这么冷淡可交不到朋友的。”宇智波美琴看着一脸淡漠的佐助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