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r id="UgcHrYyCaj"></abb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约法三章
        “对不起,您说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一回家,白晓就瘫痪在沙发上,两眼无神的凝望着天花板。周围的一切都与她无关了,更没察觉到此时刚进门的顾溪正阴沉着一张脸看着她。

         这个电话号码白晓播了不止千遍也有百遍,回答她的都是永远都是机械般的女声。

         “你给我起来。”

         顾溪放下书包,走到白晓面前,抢过她手里的电话扔掉,一把把她从沙发上拽起来。

         “干嘛?”白晓一头雾水,看着他的眼睛,黑的发亮的眸子隐约有两簇小火苗呼之欲出。

         他总能够这么任性。从第一次见面在飞机上无缘无故说她没智商,到如今同一所学校却要白晓假装不认识他,哪怕是白晓主动和他说话,他也装作是陌生人。

         白晓不明白哪做错了,让顾溪这么讨厌自己,好歹……他们现在也算是生活在同一屋檐下。

         顾溪俯视着白晓无辜的面孔,缓缓松开手,把涣散的目光转向别处,不让她看出自己焦虑的样子,平静了些才开口。

         “你怎么回来的。”

         白晓很累了,她没力气和顾溪吵。在学校的日子让她总算明白度日如年是什么滋味。

         本来放学是想叫上顾溪一起走的,虽然白晓承认自己记忆力很棒,但还没到过目不忘的地步。而且她还没零钱坐公交,除了去找顾溪她想不到其他办法。

         可能顾溪不知道,白晓在不远处跟着他走了很久,但他的心思一直停留身旁的子橙身上,看出的她很不高兴的样子。

         直到白晓停下脚步准备往回走,不知从哪冒出来的洛三生把她拎走了……没错,是拎走的……

         “当然是走回来的啊,我又没零钱怎么坐公交。”

         本来跟江子橙为了白天的事吵架就够烦的,女人真是奇怪,一点点小事就能生气。尽管如此,顾溪还在担心白晓。

         虽然他嘴上说不管她,但毕竟白晓智商太低,能不能找到回家的路都是个问题。直到看到洛三生把她完好无损的送回来,顾溪就觉得自己真是瞎操心。

         “好。”

         既然白晓这么说,顾溪觉得再追问下去不太合适,更何况和子橙的矛盾还没解决完,哪有空去管白晓。索性这个话题到此为止。

         “和小白在学校怎么样?小白从小在国外长大,适应国内的环境需要点时间,你是个男孩子,适当的学会照顾女生……臭小子听到没有?”

         何惠忙着准备晚饭,转身发现儿子根本没在听她说话,自顾自的在沙发玩手机,气的拿起筷子直敲顾溪脑袋。

         “那她还要在这呆多久?”

         “起码高考完吧,正好你爸常年出差,有了小白我还觉得家里热闹呢。”

         顾溪叹了口气,看来他要习惯下睡书房的感觉了,想到这就食不下咽。

         “不是给你的,是给白晓的,送到她房间去。”何惠纠正儿子的自作多情,以命令的口吻说道。

         她才不担心顾溪会不会饿着,倒是白晓,多年不见消瘦的让人忍不住怜惜。

         浴室里,白晓闭上眼睛感受着从花洒喷落的温水轻轻拍打着脸颊。啊……真舒服,冬天洗澡真让人陶醉,就让时间停止在这一刻……

         该死,睡衣忘拿了。

         白晓只好暂停下,裹着浴巾跑出去拿睡衣。身上还滴着水珠,丝毫感受不到屋子暖气的存在,冷的直哆嗦。

         一转身,白晓竟看到房门被人推开了,不是何惠阿姨,而是……

         起码有两秒她的脑袋一片空白,听不到任何声音。过了会她冷静了下问道,“你要看我洗澡吗?”

         “可以啊,光你看过我的,这也太不公平。”

         顾溪放下饭菜,借着眼角的余光瞟了眼白晓的身材,感觉和自己没啥区别……

         白晓几近咆哮,什么叫她也看过他的?明明是来到顾家的第一晚,他死皮赖脸要秀他一整块腹肌的好吗?

         “出去。”

         “好。”

         眼看着房门被关上,白晓站在原地久久回不过神来。可怕,真可怕,男女共处一室太可怕了。

         唉等等,她刚出来是要干嘛来着?

         这样想着,房门又突如其来被人打开,白晓下意识的抱住自己的胸。只见顾溪背对她,踱步往后走,在不远处停下来。小手轻轻一抛,毛绒熊猫睡衣在空出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最后成功降落在白晓头顶上。

         只剩空气在说话,很好很和谐。

         凌晨一点,白晓辗转反侧,直到头发自然干都睡不着。不行,此事一日不解决,她就一日睡不了好觉。

         这样想着,白晓蹑手蹑脚来到书房,生怕打草惊蛇特意把拖鞋脱了。可她差点忘了,自己视力在黑暗里尤其弱,不得不扶着墙壁才能不晕倒,几乎看不清东西,甚至连脚下踩着的瓷砖都透着未知的恐惧。

         “你经常大半夜跑到男生房间吗?”

         白晓吓了一跳,刹那间,灯光亮的刺眼。她看到顾溪站在身后,头发乱糟糟的,像是才睡下就被她吵醒的。

         不过白晓觉得,此时的顾溪懒洋洋的,像是个没有攻击力的小绵羊。如果他不开口说话的话。

         “我是来跟你约法三章的。”说着白晓拿出刚写好的纸张,大声的念出来:

         “本人为了回国追求新的人生新的生活,遂,期间暂住顾家,所有的费用最后都由家父白老头代为支付。”

         “寄住期间,白晓同学和顾溪同志达成以下共识:

         1.鉴于双方都是有家室的人,遂,在之后的相处保持距离,除了基本交流外,做到互不打扰,互相尊重。

         2.在学校期间,不得私自向第三方透露此合约的存在,只保持同学交流,互不打扰,互相尊重。”

         “第二个什么意思?”听完,顾溪皱着眉头指着纸上白晓写的乱七八糟的字。第一个他懂,白晓说过自己有男朋友。

         虽然到目前位置,这个传说中的男朋友并没有什么卵用。

         白晓挠了挠脑袋思考了下回答,“就是最熟悉的陌生人啊,这不是你说的,让我别说认识你。”

         一开始就是为了顾溪考虑才添上第二条的,既然他讨厌自己,那就离他远点咯。原本以为他看到后会态度好点,可为什么白晓觉得,他好像更生气了。

         “第三个留给你的。”

         顾溪冷冷的看了她一眼,这个从飞机上就阴魂不散的女孩,原来这么想和自己划清界线啊。

         “好。”顾溪答道,在七零八落的小学生字体下写下一串好看的宋体字。

         “3.最终解释权归顾溪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