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r id="UgcHrYyCaj"></abbr>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1章 皇之传承(求收藏和推荐)
        “钟图?艺校都没有读过,就你还想当主演?”

         看着资料,导演一脸不屑的冷笑,转而抬头冷嘲热讽的表达拒绝之意。

         钟图本想反驳,但不等他开口,几百个群众演员争相开始对导演声援。

         “你小子是中途断片吧?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样子。”

         “现在的年轻人,想出名已经想疯了。”

         “你小子连演尸体的资格都没有。”

         ……

         等拍马屁的声音逐渐小声点过后,钟图据理力争:“王导,你请棒子小鲜肉当主演,片酬一亿,演技稀烂,一点都不划算。你还不如请我,虽然我没有名气,但我只要一万。”

         王有钱哈哈一笑:“你以为钱这么好挣?一万?你就只值一个盒饭。”

         闻言,钟图的脸色变得有些难堪。

         和大多数吊丝一样,钟图没车没房没存款,没有女朋友,没有好文凭和一份体面的工作。

         但是,他想当大明星,什么明星都行。

         因为明星来钱快,又受人追捧,甚至是崇拜,还有不少拜金女也会倒贴过来。

         然而,现实是很残酷的。

         当今社会出名有很多种方式,他几乎都已经试过。

         1,网络文学作家,低门槛。结果,写一本,扑一本。

         2,网络主播,低门槛。结果,被大量女主播的房间所淹没。

         3,音乐家,演奏家,高门槛。学了半年,吹拉弹唱,还是样样不会,只会听歌。

         4,体育界,高门槛。锻炼半年,依旧是战五渣的身体。

         5,传统文艺,高门槛。太过枯燥乏味,没有兴趣。

         ……

         最后,趁着每个周末,钟图都会来燕京的横店这边碰运气。

         他希望能够借鉴草根明星的出名方式。

         结果,来了几个周末,就连成功应聘上群演的机会都是少得可怜。

         现在更是被富二代王有钱当众侮辱,穷人就该受委屈吗?

         越想越憋屈,钟图决定撕破脸:“我也来过这里好几次,你王有钱的背景我也知道一点。说句难听的话,要不是你占了本地人的这个便宜,就你这样20多岁的年龄能有这么多钱?我还就不信了。说白了,你也就是拼爹。如果我们出生平等,你绝对比我混的还惨。”

         王有钱挪谕道:“我就是当地人,我就是有优越感。不服?你也上燕京户口啊,呵呵。”

         脸色一沉,钟图紧握双拳:“告诉你,千万不要瞧不起任何人。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今天我钟图没本事,说不起硬话。但是,我总有翻身那一天。等到那一天,老子要打你脸!”

         天天羞辱外地人,穷人,北漂等等吊丝,第一次被当面反击,王有钱的脸色也不好看。

         但是,这是首都,又是这么多人在场。

         所以,他没有选择动手,只是望着钟图离开的背影下了一个决定——

         给附近的导演们全部打个招呼,这个钟图,任何群演的机会都不要给他!

         啪!

         点燃香烟,转身离开的钟图满脸苦涩:“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我自己都不信。算了,我也老大不小了,不要再天真。这些鬼话就留着骗那些热血少年们吧。”

         烟雾缭绕间,呼吸着有些浑浊的空气,钟图心中最后的热血已经被现实大海浇灭。

         他在此刻萌生了回家种地,安分老实的度过余生的想法。

         “发现禽1兽,适合传承。叮,传承完毕,呼。”

         突然,钟图脑海中响起了一道虚弱的女声,最后又听到了她松气的感叹声。

         不过,在听到前面一句话的时候,钟图就是下意识的发火:“踏马你才是禽1兽,你全家都是禽1兽。吊丝怎么了?活该被鄙视吗?草!”

         发泄完小人物内心的悲哀与无奈之后,钟图骇然一惊,他脑袋已经转过弯来。

         随即,他忍不住的有丝小激动:“小说中主角华丽逆袭的必备之物——系统的开场白,你是什么系统?我不挑食,因为我知道,不管是什么系统都表明我钟图雄起了!”

         孟雪柔不满道:“你才是系统,你全家都是系统。我是初代动植物之皇孟雪柔,纯种人类,该懂?”

         什么?不是都市小说的狗血套路?

         纯种人类?修真类的夺舍?

         我的天,我是吊丝还不够,还要短命?

         钟图心底有些发慌,这个孟雪柔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照理说,随身流应该常见于玄幻,奇幻,仙侠之类的啊,怎么跑到现代来了?

         似乎是不愿再和钟图纠缠,孟雪柔正经道:“钟图,告诉你一件事,你现在已经正式成为第二代动植物之皇。希望你能早点完成大业,从而让我的灵魂得到解放。”

         “动植物之皇?我成为皇者了?这有什么能力?”钟图不解。

         孟雪柔解释道:“简单来说,八个字——左手开灵,右手奴役。顾名思义,开灵左手可以让动植物开启灵智,奴役右手可以夺取动植物的自由,这就是皇者的奖惩手段和主要能力。”

         钟图摊开双手:“听你的意思,感觉很厉害的样子。不过,我在想,动植物之皇这么厉害,你怎么就死了?听你的声音,你也就是20岁上下吧。你是不是还有什么危险没告诉我?”

         孟雪柔:“。。。”

         深呼吸了两次,孟雪柔喃喃道:“要说危险,不是害怕动植物们的造反,而是皇者自身的三观。我终究是个女孩子,不喜欢太过血腥的东西。所以,考虑再三,我选择了放弃皇位。在你成长为合格的皇者后,我的灵魂才会得以解放,我才会重新变成一个普通女孩。”

         自己的三观?

         好像也是,动物的世界,一切以生存和繁衍为主。

         近亲结婚,只认雌雄,没有伦理的约束。

         残忍杀戮,只认实力,没有法律的约束。

         单是这两条就可以想象,做为女孩子的孟雪柔的确会有些难以接受。

         毕竟,纵观人类历史,母系社会虽然出现过,但因为生理构造和心理层面上的差异,结果证明,女人还是不大适合独揽大权。

         意识到危险居然是这一点,钟图放心道:“原来是这样。你放心,我会尽快成长,早日让你得到解放。对了,你美吗?既然我们这么有缘,等你重生那天,你当我老婆可好?”

         孟雪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