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1章 天降顽石
    烟城,在纷纷扰扰的华夏大地上,这座刚刚从三线晋升为二线的城市,此刻正灯红酒绿,繁华正盛,那夜市里吵闹拥挤的人群用各种歇斯底里的声音彰显着这座城市的进步。

     三面环山的城市最东部盘踞着季雪所在的这座城市里最大的公园——龙湖公园,而此刻,她正站在这座公园的中心湖,蟠龙湖最为人迹罕至的一端。

     今夜,天色本就有些暗沉,而夏季这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抑气氛更容易让人心烦意乱。

     昏黄摇曳的灯光中,看不清季雪的脸,娇|小的身子埋没在黑暗里更是不惹人注意,但从她剧烈地上下起伏的胸膛便足以看出,她现在的心情非常不好。

     一滴粘稠的带有浓烈血腥味的液体顺着季雪光洁细腻的额头滑落,越过她长如蝉翼的眼睫而后与黑暗融合,忽明忽暗中,那双灿若九天星辰般的黑色明眸因此而眨动了一下,紧接而来的便是一声愤慨到极致的怒吼。

     “啊~~~!”

     此时,已经是凌晨十一点多,也幸好公园里没有了八|九点时的热闹,否则,季雪这一声喊,绝对会招惹过来一大批不嫌事儿大的人,尽管她现在所呆的地方很是隐蔽,但是,在烟城,最不缺的便是爱凑热闹的吃瓜群众。

     季雪觉得自己的人生已经很是狗血了,却没想到竟然还能更进一步。

     季雪今年二十二,是刚毕业没多久的职场菜鸟,但说菜鸟也不尽然,毕竟她从高中起便开始自食其力了,不仅如此,大学刚上那会儿,同父异母的弟弟季晨便跟着她相依为命了。

     三年高中,四年大学赋予了她足够的时间去接触和了解社会,然而,即便她已经从过往的经历中遭遇了种种在她看来已经算的上极品的刁难和不公,但是,却没想到曾经的那些小打小闹与如今的遭遇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毕业之后,通过努力,季雪成功应聘上烟城最大的一家广告公司,青叶广告。本以为和季晨就此过上安稳的小日子,从此逍遥自在,但可惜,实习期还没过,她便被公司领导记了一大过,若是再犯,便直接红牌出局。

     错误确实是发生了,但铸就错误的人却不是她啊,结果她却变成了替罪羊!多年的打磨让季雪养成了隐忍的性格,为了能够保住这份饭碗,为了能够改善自己和季晨的小日子,她只好忍辱负重,有冤无处申,有苦无处诉,在公司里一整天都憋屈的要命。

     好不容易挨到了下班,季雪没有回自己的家,而是直接奔男友李天泽的住处,反正今天季晨班级里组织聚回来的也要很晚,而她只想找个人将这一天的苦楚好好倾诉一番,结果……

     结果一开门,便让她碰上了一件令其更加撕心裂肺麻木震惊的事情。

     李天泽竟然和自己的闺蜜冯巧巧……厮混在了一起!!!

     生活不该是电视剧啊!平时自己没事儿干嘛总是将“防火防盗防闺蜜”挂在嘴边呢!现在可好,她这个女主竟然在悄无声息中愣生生被人挤兑成了女配!

     本就心有不爽,看到这一幕登时傻眼的季雪在反应过来之后,没有吵更没有闹,而是上前冲着李天泽露出了一个再甜蜜不过的微笑,而李天泽在东窗事发之后摸不清季雪的微笑究竟代表着什么,就在他惶恐之际,一道响亮的似乎是用尽了平生最大力气的巴掌当即便落在了他的脸上。

     而后,在李天泽和冯巧巧从震惊中清醒过来之时,季雪早已经从那间散发着恶心糜烂味道的房间里退了出来。再之后,她便茫然无措地任凭自己随便走着,结果不知不觉中便来到了龙湖公园。

     黑夜中的龙湖公园像是一个突然间失去了儿孙嬉闹的耄耋老人,给人的感觉竟是有些凄凉,而季雪今夜的心情已经低落到了不知用何种词语形容的地步,整个人阴沉的让几个本想上前调|戏其一番的小混混在看到她眼底的那份阴鸷之后竟然连靠近的勇气都没有了。

     连续徒步行走了将近四个时辰,但因为心不在心上,所以季雪压根就没有觉出累来,更是行如鬼魅地来到了那个一直以来被自己视为避风港湾的秘密之所,而这个地方之所以被成为“避风港湾”,那是因为每次当她遇到人生中伤心难过,一些过不去坎儿的时候,她便会独自一人来到这个不会被人轻易发现的地方,将自己心中的那些悲苦就此掩埋,而这里,她已经不知埋葬了多少令人伤心的过往。

     这里,被她起了个十分文艺却有些伤感的名字,“雪葬”。

     没有落花,只有松针掉落的轻飞,以及蟠龙湖微风拂过的轻吐。

     原本,她只是想龟缩在这里,寻找一片清净之地独自舔舐心中那越来越大,越积越深的伤口,然而,天却不见犹怜,就在她抱膝发呆的时候,天外横祸不期而至,一块同鸡蛋大小形如刺猬一般的白色石头不偏不倚刚好砸中了她的额头。

     “嘶!”石头虽然长满了尖刺,但手感却很是轻巧,所以,季雪在被砸中额头的时候,那种令人眩晕的疼痛没有发生,反而从石头上感觉到了一丝有弹|性的触感,然而尽管如此,这该死的石头还是砸的季雪一阵呲牙咧嘴,嘶声不断,毕竟,因为这一击,季雪的额头实打实地被开了花,鲜血滴落下来,滴到了她雪白的衬衫上,尽管光线昏暗,但那晕开了如同彼岸花一样的血滴依旧很是扎眼,而与此同时,鲜血也将那块刺猬石染红了一片。

     季雪心中窝火,盯着那个杀人“凶器”想要知道它到底是从何而来,然而可惜,在她将脑袋转了数十个三百六十度之后,却还是没有发现究竟是哪家熊孩子这般令人生厌,如此乱丢东西,岂不是想要谋财害命?

     不过,内心的这份道德观也只是存在了那么一瞬,下一刻,季雪忽地抓起了那颗被其直勾勾盯了好长一会儿的刺猬石,用尽了此刻所剩的所有力气,像是要将内心的那份郁结就此扔掉一般,用力前向一甩,刺猬石朝着暗黑色的蟠龙湖中心急急而去。

     只是,料想中的落水声没有听到,正当季雪纳闷之时,忽然间,身后不远处一条羊肠小径上,一声沉闷的“啊!”让呆立中的季雪猛然间惊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