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 东方街(三)
    罗汉殿挨着南后居住的长仪殿,因平日诸葛猷喜欢养一些奇珍异兽,所以罗汉殿的外园子更似一个动物园。自院门进入罗汉殿范围,便见只得中间两行束兽石铺垫而成的小路,所谓束兽石就是用来约束魔兽魔力的石头,这里布置了法阵,魔兽在内不可越过束兽石。束兽石两旁都是青翠的竹子林,足足有两三人高,穿过竹子林往里面走有许多各种各样的参天大树,还有悠悠绿草,还有珍贵药材,当然还有天上飞的地上走的珍兽。

     岩着束兽石小路一直走就走到罗汉殿正门。

     看到南后到来,罗汉殿门口的秋兰和秋菊就迎上前,彬彬有礼地道:“奴婢参加南后娘娘,待奴婢去禀告大王子。”

     南后挥挥手说:“不用了,下去吧!”

     “是。”秋兰意欲想说些什么,最后还是老实退下。

     南后缓缓地移步,刚踏入殿内就见心爱的儿子躺在靠窗的卧榻上呼呼大睡,敞开的窗户,风呼呼地从窗外吹进来,旁边的帘子被吹得有一搭没一搭的飘动。

     南后轻轻地皱着眉头,就想教训罗汉殿这些不会伺候主子的奴才,可转而又想到她这个乖儿子最讨厌别人打扰他睡觉,估计这里的奴婢都有一种默契,凡他睡着了,就不入殿内。

     南后走到窗户边,轻手轻脚地把窗户关掉,谁知群摆还是不小心把卧榻边边放置的书本碰掉地上。

     “拍”地一声把诸葛猷从睡梦中吵醒,他拧高浓浓的眉毛,缓缓睁开惺忪的睡眼,看到是南后之后,拧紧的眉毛稍微舒展。

     “母后,你这么晚找我什么事?”诸葛猷从卧榻上坐起来,甩甩有点晕乎的脑袋,想把瞌睡虫甩走。

     经诸葛猷这么一说,南后才意识到真的是挺晚的,刚一紧张反而没想到猷儿已经睡下了,南后本是打着闲聊的名义来找儿子谈事情的,现倒不好特意提起。

     “还说呢,幸好我过来瞧一瞧,你就睡在这卧榻上,窗户又开着,身上又没盖被子的,容易着凉。”

     诸葛猷玩了一天,累极了,躺在卧榻上看书,一会就睡着了。诸葛猷起身往床上走去:“那我现在就回床睡去,母后,你也早点休息吧。”

     走到床边,被子一掀,倒头就睡。

     南后满腹的疑问被诸葛猷这么一搅合,一句话都没说出,无奈地走了,经过罗汉殿门时停下对秋兰说:“明日叫大王子到长仪殿一趟吧,他有些时日没过去了。”

     秋兰秋菊齐齐半蹲欠身答道“是。”

     ……

     诸葛猷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洗漱后,秋兰就禀告:“南后请大王子去一趟长仪殿。”

     诸葛猷想起南后昨晚是来过,只是被自己睡觉才打发走的,“不急,我外出回来再去找母后。”

     秋兰看着诸葛猷低头穿鞋子,不禁想帮忙,向前跨了半步,然又退了回来,她想起大王子与别的王子不一样,平时虽平易近人,可他睡着的时候不许别人入内打扰,生活起居基本都要自理,连院内的花草鸟兽,他有时间都是尽量自己打理的,当然膳食还是膳房准备的。

     “若是南后问起,奴婢如何禀报?”秋兰想知道诸葛猷打算去哪。

     “啊……我好久没带你出去玩了,你就跟着我一起去吧,这样你就不用想怎么禀报了。”诸葛猷穿完鞋子站起来。

     “是。”秋兰点头道。

     秋兰是诸葛猷当年外出是在街头捡的一个小姑娘,她年纪幼小,无父无母,诸葛猷就求了南后把她带回皇宫,因这个缘故,诸葛猷对秋兰比起其他侍女要多一些关注,偶尔出去玩时都会带着秋兰一块。

     诸葛猷把秋兰带到东方街,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秋兰和诸葛猷并排走,在皇宫外面,秋兰都不用把诸葛猷当主子看,刚开始秋兰也战战兢兢,可外出多了之后,她就觉得特别舒坦,可以跟诸葛猷像朋友一样。

     他们一路往前,经过一个卖新奇玩意的小摊时,秋兰对诸葛猷说:“公子,我们看看吧。”

     “你在这看吧,我有事。”诸葛猷没有停下的意思。

     “……”秋兰有些不高兴,可脸上没一丁点痕迹,“那我还是先陪公子去处理事情再逛吧!”

     诸葛猷点头后就继续往前走,最后在一间叫玉芳斋的铺面前停下。

     “到了。”诸葛猷笑着跟秋兰说。

     玉芳斋……秋兰念了一遍门口牌匾上写的店名,后紧跟诸葛猷进去。

     诸葛猷一进去,店家就认出了,如此气质样貌出众的,印象自然特别深刻,熟络地打招呼:“这位公子,今天又过来,可是有什么看中了?”

     诸葛猷也不跟他客气,拿出皇族的令牌抛到店家面前说:“我要昨天我朋友看中的吊坠。”

     店家接过令牌,立马收起献媚的笑容,毕恭毕敬地道:“原来是大王子,奴才有眼不识泰山。若是大王子要,吊坠拿去便是。”

     “原本要买的人出多少价钱?”

     “一黄金。”

     诸葛猷又抛了一个袋子给店家:“这里是他出的三倍,你就赔给他吧。”

     这个情景对秋兰来说很熟悉,虽然大王子平时待他们这些奴婢都是没什么架子的,但是他骨子里还是拥有皇族的傲气,对于一些他想得到的东西,毕竟还是很霸道很任性。可他昨天看中之后没立刻拿下,反而是今天才来取,秋兰就想不明白了。

     诸葛猷得到吊坠之后,一整天都心花怒放,秋兰说什么,他脸上也总是笑嘻嘻的。

     “公子,我看那吊坠样式很特别,是一把弓箭?”秋兰问道。

     诸葛猷摸了摸藏在袖子里的吊坠,眼神不自觉地水波粼粼。

     秋兰心中一颤,接着问:“公子,“是买来佩戴吗?”

     “不是。”

     “送人?”

     “是。”

     诸葛猷答得简洁,可秋兰心中听着却是一震,送给罗芸吗……她小心翼翼地问:“公子,昨天是跟什么人过来呢?”

     “跟学院的朋友。”

     学院的朋友?不是罗芸,如果是罗芸,诸葛猷会直接回她是罗芸,而秋兰作为诸葛猷的心腹,一直都知道他不太喜欢她。

     秋兰再看看诸葛猷,他眼神分明柔和了很多,她接着问:“是女孩子吗?”

     “是啊!”

     这下秋兰不禁有一些紧张了,她紧紧地捏住衣服的袖口。

     此时诸葛猷招呼她回宫,她才回过神来,若无其事地跟着诸葛猷走,可心中却荡起一圈又一圈的不安。